Sony第一方工作室《Drive Club》已力不從心?

現在的遊戲主機界依舊是PS4和Xbox One的天下,而前者在遊戲陣容上明顯比後者要好了太多,眾多獨佔遊戲都是衝著Xbox One而來,但你不難發現,這些獨佔遊戲中Sony第一方作品少的可憐。Sony第一方工作室已力不從心? ,現在的遊戲主機界依舊是PS 4和Xbox One的天下,而前者在遊戲陣容上明顯比後者要好了太多,眾多獨佔遊戲都是衝著Xbox One而來,但你不難發現,這些獨佔遊戲中Sony第一方作品少的可憐。顯而易見,Sony近些年明顯更注重第二方獨佔和第…

Sony第一方工作室《Drive Club》已力不從心?

Sony第一方工作室已力不從心?顯而易見,Sony近些年明顯更注重第二方獨佔和第三方合作。

比如《Drive Club》的Evolution工作室就是個例子。Evolution已經正式倒閉了,Sony這種策略是否能夠對他們產生遠期利益?他們逐漸放棄第一方獨佔的做法是否違背了一直以來的優良傳統?這是個很複雜的問題,答案也同樣複雜。

Activision的《Destiny》一直都與PS4合作宣傳營銷,人們經常忘記其實這是一款多平台遊戲。《星際大戰:戰場前線》也同樣在宣傳營銷時側重於PS4平台。

2015年全年,沒有出現任何一款3A等級的第一方大作。PS4上的獨佔作品,《Bloodborne》《Until Dawn》《UNCHARTED: The Nathan Drake Collection》全都是第二方獨佔。

Sony並不直接擁有這些製作組。佔的第一方製作組有Santa Monica,Bend,Team Ico。它們全都已經沉默數年。

Team Ico上一部作品還是PS2時代的《旺達與巨像》。

Sucker Punch的《inFAMOUS:Second Son》則遠沒有達到玩家們的預期,《Killzone: Shadow Fall》則顯然是出來湊數的一款毫無新意的FPS。

目前《Drive Club》還算比較出色,但別忘了它經過了一整年的跳票,而且首發狀態慘不忍睹。PS4平台上最成功的大作都不是來自Sony第一方工作室的。之前提到的《Destiny》。《星際大戰:戰場前線》《Bloodborne》都是很好的例子,但Sony這個策略在最近三年中的表現來看都還不錯。

PS4的銷量已逼近4000萬台,幾乎領先Xbox One一倍。曾經Sony幾乎每個季度都會為PS3推出獨佔大作,不過當時他們有點費力不討好,《剪刀王子》25萬套,《瑞奇與叮噹:Into the Nexus》70萬套,銷量都很慘淡。

甚至PS3的全球銷量也是等到主機壽命末期才追上Xbox 360的。所以,Sony采取第二方合作獨佔的策略似乎顯得非常機智精明,沒有繼續犯之前的錯誤。

看上去的確如此,但他們需要小心的是,如果Sony再繼續關閉第一方工作室,讓資深人才流入市場,加入競爭對手的陣營,無疑是在為自己的未來種下苦果。

PlayStation的光輝歷史在遊戲業界僅次於任天堂。從古惑狼到奎托斯到內森德雷克,我們見證了一個又一個品牌的崛起,但十分擔心看到他們相繼崩塌隕落。

而且,不要忘記Sony和PS4是如何獲得今天的成功的。

2013年2月份,Sony首次舉辦PS4新聞發布會,期間他們明確表示這是一檯面向核心玩家的遊戲機,其次才是娛樂媒體功能。

PlayStation對遊戲的忠誠換來了玩家的青睞,而所有入手PS4的玩家都期待看到他們高品質的第一方大作,如果PS4與自己的初心漸行漸遠,無疑會讓PS4和Sony失去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讓忠實的玩家感到自己被背叛。

我來說兩句...

匿名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