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島秀夫表示:我從四年前開始就一直在和孤獨鬥爭,而我想讓玩家分享這份孤獨

贊助商連結

據時代雜誌 TIME 報導,雖然小島秀夫在和源源不斷的人們交流,但他其實從大概四年前開始,就一直在和孤獨鬥爭。小島秀夫在採訪中談到,他想通過《死亡擱淺》連接世界的主題,來讓玩家分享孤獨,和「孤獨」「鬥爭」作鬥爭。

image

大概四年前,50多歲的他離開呆了30多年的公司,他感到很孤獨。「我一無所有。」他說,「只剩下了一個夢想,和一種創作的激情。」在創辦小島工作室的時候,他意識到,自己實際上一生都在與創作方面興味相投的人建立聯繫。「突然,我這才意識到我自己並不孤單。」

小島秀夫曾在聚光燈下說:「我和每個人都有聯繫,我不想失去這種聯繫。因此我締造了一個‘結’,這樣我永遠都不會和你們分開。」看上去他非常令人矚目,但小島秀夫向時代雜誌編輯透露自己一直在與孤獨作鬥爭。

「在社會上我總是感到孤獨,太多遊戲的玩家也有這種感覺,他們有脫離社會的,不舒服的感覺。我想讓玩家們在遊戲中分享這種孤獨感,就是《死亡擱淺》。」小島秀夫接著說,「只有你自己在玩遊戲,但你想和破碎的社會連接起來。世界又大又美麗,而你只是一個渺小的斑點,絕望又無助。」

image

不過實際情況並沒有那麼糟,小島秀夫是很樂觀的一個人。盡管《死亡擱淺》的主題是病態的,但你依然可以抓住一線希望。「玩遊戲的時候,我會按鍵讓山姆大喊大叫。如果在別人的遊戲世界裡,他們跟我身處同樣的區域,他們也會大聲呼喊來回應。」小島秀夫感慨道,「雖然我看不見他們,但我聽到了他們的聲音,收到了回應,我就感覺不那麼孤單了。」

小島秀夫說:「我們正處在一個個人主義的時代,每個人都是分離的,在網路上更是如此。雖然彼此聯繫那麼容易,但是,世界各地,每一個人都在相互爭鬥。溝通太直接太迅捷了,這就是根源,我們沒有考慮別人的感受。」

image

「我不知道該怎麼改變這些‘鬥爭’和‘孤獨’,但我真的想讓大家玩一玩《死亡擱淺》。」他說,「我不會放棄希望的,網路和社媒其實是雙刃劍,我確實感到了孤獨,但我也確實和很多從未接觸過的人建立起了聯繫,我無法拒絕。」

留言板

Copied title and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