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皮爾伯格1982年年拍攝的電影為原型而改編的《ET》被數落為遊戲史上最糟糕的作品只之一,甚至一度有人指責這款遊戲導致了雅達利的奔潰,天才製作人Howard Scott Warshaw為本作的開發者,近日他分享了這款「渣作」是如何在幾周內趕工出來的,還有現在他對於這款作品的看法。

[遊戲歷史] 花5周時間製作的8位像素遊戲 竟讓雅達利損失2億

花5周時間製作的8位像素遊戲 竟讓雅達利損失2個億

斯皮爾伯格當時一臉茫然…

「你不如做一款類似《小精靈》的遊戲吧」他說道。

那是1982年7月,雅達利,可以說是當時世界上最成功的科技公司之一,宣稱花費了2100萬美元獲得了斯皮爾伯格電影《ET》的改編權。

Howard Scott Warshaw則是這款遊戲的負責人,他的任務就是進行這款遊戲的設計。

「我整個人石化了!坐在我對面的是斯皮爾伯格,我的偶像之一,正在和我面對面討論一款我即將製作的遊戲,但我最想問他的是更多關於《地球停轉之日》這部電影的內容。」

Scott Warshaw在雅達利地位很高,24歲的他剛剛完成了斯皮爾伯格另外一部電影《奪寶奇兵》的遊戲製作,而斯皮爾伯格也稱讚其極具天賦,期待著下一次合作,沒想到機會這麼快就來了。

「現在想起來這款作品真的是我一生中的恥辱。」

「當時我正坐在辦公室中,接到了雅達利CEO的一個電話,他說,我們要做一款《ET》的遊戲,你能夠做到麼?」

還未聽到要求,我已經興奮不已:「能!當然能,我可以做。」

然後遊戲製作一般都有一個周期,但這次不同,CEO給了我一個非常苛刻的最終時間,一般來說,製作一款遊戲通常會有6-8個月的時間,但為了能夠讓《ET》在聖誕商城中上架,CEO要求我在9月1號之前作出來,而現在的時間距離9月1號只剩下5周左右。

接著他表示:下周二會安排你和斯皮爾伯格見一次面,有什麼創意你倆當面聊一聊。

我當時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自信,就只有一種感覺,一種超棒的感覺。

左:斯皮爾伯格 右:Warshaw

為了和斯皮爾伯格見面,Warshaw精心打扮了一番,從加利福尼亞雅達利總部飛往了洛杉磯,他的想法是製作一款冒險遊戲,玩家需要幫助《ET》收集組件建立通訊訊息而成功回家,中途需要躲避政府特工和科學家的侵害。

Warshaw說道:「我把所有想法告訴了斯皮爾伯格,這款遊戲非常重要,因為《ET》是一部突破性的電影,而我希望遊戲也能造成同樣的轟動。而且我不希望再用模仿《小精靈》的那一套體系了,不過當下之急是如何在5周內作出這麼一款遊戲。

雅達利需要《ET》打一場翻身仗,因為雖然在1982年公司營業額達到了20億美元,但市場卻在不斷流失,因為例如Commodore 64這些遊戲機的出現,它們可以玩更多的遊戲。

「那段日子是我人生當中最艱難的,我是遊戲唯一的程式員,我開始瘋狂地編寫代碼,甚至把辦公室當做了家,但現實不饒人,我依舊需要回家吃飯睡覺,因此我在家裡也安裝了一套開發系統,這樣一來除了開車其他時間我能夠用於遊戲開發上。為此當時還有一個管理人員負責照看我的生活狀態,防止我不吃飯而發生意外。」

「最終,當我處理完遊戲的守衛部分,我的感受是,干!我做到了!。」

本文譯制於BBC雜誌報道《The man who made ‘the worst video game in history’》,轉載請註明作者和譯者。

雅達利立刻生產了400萬份遊戲,並且花費了500萬美元告訴大家這是什麼!在當時這個宣傳費用對於一款影片遊戲來說是天價般的存在。

「ET需要人類朋友的幫助——就是你!」這是遊戲的宣傳語,雜誌上印著,電視上播著,斯皮爾伯格都為遊戲打著廣告,Howard Scott Warshaw更是被邀請到了倫敦坐在威爾士公主邊上觀看《ET》電影的首映禮。」

Howard Scott Warshaw坦言:老闆們都相信接下來不管什麼內容只要打上ET的標籤就能夠賣上幾百萬套。「

事情的開端總是好的,遊戲一開始直衝暢銷榜首,大膽隨即,各式各樣的嚴重問題就出現了。

這是一款做完了的遊戲但絕不是完美的遊戲,遊戲中存在著太多的BUG,你隨時會遇到突髮狀況,因此遊戲的口碑也越來越差,當時連一名10歲的小孩子告訴紐約時報:這款遊戲不好玩。

雅達利很快意識到了這款遊戲不能回本了,在1982年12月,雅達利宣布《ET》遊戲銷量暴死,同時,其母公司華納通訊的股價也因此暴跌,這個結果也影響到了其他開發者的作品價值。

「在聖誕季之後,零售商都開始找我們退貨了,遊戲當時售出了月150萬份,但對比我們生產的400萬分,這個銷量難以接受。」

隨後在1983年第二季度,華娜通訊宣布公司損失了3億1千萬美元。

Warshaw表示:「災難才剛剛開始,誰都沒想到我的這一串8位代碼讓公司損失了數億美元,但事實上的問題還有很多。」

那時候,消費者逐步轉向家庭用電腦,而相關遊戲行業也趨於飽和,為了削減開支,在1984年7月華納通訊宣布以2億4千萬美元的價格出售雅達利。

「我花了很久的時間從這件事情中走出來,甚至進入了真實房地產行業工作了數年,但我並不喜歡這份工作。最終我還是回到了科技行業,回到了遊戲製作業,但我的靈氣和名聲已全然不及當年,我在這個行業的前途已經沒有了,只能扮演小角色貢獻最後的力量。」

然而通過自我調節和理療,在2008年,他轉變了自己的職業,成為了一個心理治療師。

「創造《ET》這款遊戲給我帶來的創傷很難彌補,但我內心深處一直很明白,這就是我喜歡的行業,我願意去承受這些後果。」

現在的Warshaw在硅谷做理療師,自稱是流利的口語表達者和書獃子,當問及時候會和客戶分享自己的故事時,他表示會,有時候會。治療師和客戶分享自己的故事很正常,拉近關係的同時那些顧客也會是一個理性的安慰者。

2014年4月,Warshaw有機會獲得了自己曾經的失敗作品,一家電影公司在新墨西哥的沙漠中挖到了一批未銷售的《ET》遊戲,它們被埋葬了近30年。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場景太荒謬了。」新墨西哥州阿拉莫戈多授予許可了這一次公開挖掘,Warshaw應邀出席。

「經過一段旅途,我們來到了挖掘地點,當遊戲出土時,似乎連帶著我當年的回憶一起出現,我非常激動,30年前,我花了5個禮拜製作的遊戲,依舊保存至今。」

「我現在非常感激玩家將這款遊戲評為歷史最爛遊戲之一,因為我曾製作過《Yars Revenge》這樣出彩的遊戲,我的製作能力跨度可能許歷史上沒有幾個製作人能夠達到,哈哈」這樣的自嘲可能許在今天對於Warshaw非常欣慰。」

我來說兩句...

匿名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