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幻想10 劇情分析 劇情向通關心得

最終幻想10 劇情分析 劇情向通關心得 ,相信《最終幻想》系列的每部作品都有能讓玩家感動牢記的地方,下面蝦米攻略小編給大家帶來的是《最終幻想10》劇情向通關心得,跟蝦米攻略小編一起來看看吧。

最終幻想10 劇情分析 劇情向通關心得

最終幻想10 劇情分析 劇情向通關心得

雖然FF8由於Ultimecia=Riona這個論點而被後知後覺地奉為FF史上第一悲情之作,但我始終覺得,就算Riona真的會在經年之後變成最終魔女,也是在遙遠的未來,甚可能平行空間,正篇結尾畢竟是Happy Ending。將來的事情另當別論,人終有一死,不代表不曾攜手共度、廝守一生,正如《盜夢空間》里男主角最後對妻子之死的釋懷——在迷失域Limbo的幾十年裡,兩人何嘗不等於白頭偕老?

而FF10,卻是一部長使淚滿襟的作品,我不是一個淚點低的人,但我淚點低起來不是人。首當其衝的是Jecht晶球里記錄的影像,Yuna的父親Braska,多麼溫和而寬廣的中年人。是他從拘留所里保出野猴子般的Jecht,試圖讓Jecht搭車回到家鄉Zanarkand;是他在起初格格不入的Auron和Jecht之間打圓場,在Jecht闖禍后拿出幾乎所有旅費賠償;也是他,為了讓民眾過上太平日子,不惜拋下年幼的女兒,踏上打倒Sin的不歸路,錄影時盡量避開話題,偶爾轉頭獨自難過。「讓我們比賽誰先打倒Sin吧!」你能想象嗎,這樣互相勵志的召喚士們,所談的實質是一場爭先恐後的赴死。我認為FF10是一款適合劇透的遊戲,知道了來龍去脈,才能參破流程中的各種細節,包括伏筆所指、笑容后的憂傷。當然,有時間打二周目也是一個辦法,我是沒那空閑了。

淚點第二幕是Tidus得知究極召喚會使Yuna送命時,雖然他的表現有點咆哮教主之嫌,但是配合主題曲《To Zanarkand》的高調演繹,的確把情緒渲染得十分飽滿,Al Bhed族炸毀自己Home之前哼唱的粗放版《祈之歌》,更是平添悲壯。據說《祈之歌》本是Zanarkand對Bevelle表達挑釁和蔑視的產物,後來歌詞被教廷篡改了。個人感覺這歌實在不像挑釁,表達挑釁的歌怎會是這樣舒緩的旋律,理應類似Michael Jackson的《D.S.》才對。又有說法是,《祈之歌》的詞意是要豎著念才能讀通的,連出來其實是這樣:

いのれよ(祈禱吧)

えぼんじゅ(Yu Yevon)

ゆめみよ(做夢吧)

いのりこ(祈之子)

はてなく(直至永遠)

さかえたまえ(帶來光榮)

Yu Yevon是善用召喚的魔法文明Zanarkand的領袖,也是遊戲的最終BOSS。一千年前,魔法文明Zanarkand被擅長機械的科技文明Bevelle打敗,倖存的Zanarkand人們雲集在聖山上,抽出自己的靈魂,封印在一起,這種形式便是所謂祈之子。不甘末路的祈之子開始集體做夢,在夢境里重現他們繁榮的都城,亦即序章呈現的幻之Zanarkand。領袖Yu Yevon則利用祈之子做夢的能量,打造出他最強的召喚獸Sin,寄居其中到處破壞,作為報復。祈之子不斷做夢,Sin的能量也就源源不絕。當祈之子感到厭倦,希望解脫出來的時候,Yu Yevon卻不願停止——這就是遊戲的大背景。

我比較奇怪的是,作為戰勝方的Bevelle,為什麼要放棄自己的科技文明,轉而研習Zanarkand的傳統,改造出Yevon教來,把自家的機械定為禁忌,即便只是表面上的禁忌。是出於對Sin的畏懼?那就更應發展自己的科技,造出更厲害的武器,力爭把Sin摧毀才對。祈之子自己也說了,當初Bevelle在戰爭中佔盡上風,Zanarkand壓根沒什麼機會,開發出對付Sin的武器,相信也只是時間問題。是出於統治的需要? Bevelle能發動戰爭並取得勝利,就說明其統治已相當穩固了嘛,有必要再大動刀嗎?是想掩蓋Bevelle發動了戰爭的事實?勝者為王,Bevelle取得了話語權的主導,聖Bevelle成了世上最大的城市,前因後果想怎麼編就怎麼編,還需在乎人言可畏?

通觀遊戲正篇,雖然現實中的Zanarkand早已湮滅,但如今的Spira大陸都以信仰Yevon教為主流,仍在使用機械的Al Bhed族被斥為異端,大家的手勢禮節、公認的聖歌、膜拜的召喚術,無不來自Zanarkand。如果Zanarkand居民還能活著出來看看,就不會有那麼多怨念了,他們雖然戰敗,卻在事實上同化了整片大陸。打個不恰當的比方,就好像蒙古人入關打敗了漢族,建立了統治,但許多歷史論調並不定為亡國,因為元朝保留了不少漢族傳統,漢人的文化依然在傳承。

老實說,我覺得Bevelle的首腦挺傻的,大約是被Sin嚇傻了,不利用自己的優勢再接再厲,反倒去走敵方的發展路子,簡直是文明上的退化。在Yunalesca搞出一套利用究極召喚打敗Sin,休養生息十年,Sin又復活的大循環之後,Bevelle的首腦就更加坐享其成了,只要不斷培養單純而又熱血的召喚士們,愚昧的死亡螺旋就能世世代代持續下去。

所以審判庭上的Yuna,忍不住質問教廷的最高導師,並被其無恥震驚了。接下來的幻光河之吻,表面上只是親熱戲,在我看來卻是故事的重要轉折點,也是人物塑造上最細膩的一節。Yuna初嘗愛情滋味,如此甘甜美好,似乎只要她放棄討伐,就能從此獲得幸福。可她又實在是個責任感太強的人,即使得到所有同伴的支援,也過不了自己心裡那關,不知該選擇保命要緊,還是救世大義。Yuna的眼淚,其實包含了多重情緒:對死的恐懼、對生的渴望、對理想的執著、對至親的留戀……這段抽泣的表情做得真是太好了,我見猶憐。畢竟是20歲不到的少女,閱歷有限,她長久以來的彷徨和壓抑,終於在一直信仰的宗教形象坍塌之後爆發出來。而Tidus及時給予的愛、旁觀者清的看法,像投入平靜湖面的石子,引起了Yuna心中的連鎖反應,這才會在Yunalesca面前拒絕無謂的犧牲。所以我非常理解日文版里Yuna對Tidus的臨別台詞是「謝謝」,而非英文版的「我愛你」。他們的兩情相悅已無需再用語言表達,對Yuna來說,Tidus不僅僅是相愛的對象,更是人生之路的重要嚮導,是Tidus這個來自異世界的新人,啟發她和同伴探尋真相,引領他們找出既不用犧牲召喚士,又能徹底消滅Sin的方法,終結了Spira大陸的死亡螺旋。

Ronso一族的情節是個意外的淚點,之前我都以為那對Ronso兄弟只是挑事型的小反派,萬萬沒想到,他們在被Kimahri打敗后,居然大方地承認了Kimahri的強壯。如此說來,倒是年輕時死不認輸的Kimahri,顯得有些無理取鬧呢,不過我在本作最喜歡的男性角色就是Kimahri了,是不是有點人獸重口味……Ronso兄弟還說要幫忙阻擋追兵,為Yuna塑像,在頭上加個他們那樣的角——FF10並未忘記苦中作樂呢。在蒼涼的雪山上,耿直的Ronso一族以更低沉的嗓音唱起《祈之歌》,為主角們送行,冥冥中也是為自己送行,因為不久他們就被Seymour這個不給力貨團滅了。這段劇情之後,我也完全喜歡上了Yuna,她不是傳統的被動型女主角,她有想法,有堅持,儘管這樣的性格造成她有時太過自作主張。正如Ronso族主教感慨的,Yuna的魅力就在於聲音柔弱、身材嬌小,卻擁有足以俯瞰聖山的強大意志。

隨後是又一節關鍵劇情,正面交代了Tidus的來歷。根據我的理解,FF10與《駭客帝國》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出品的時間也相差不遠。祈之子相當於Matrix里的人們,幻之Zanarkand相當於Matrix製造的虛擬世界,Tidus相當於救世主Neo。在《駭客帝國》的世界觀里,意識已經能以程式為載體,FF10的世界觀則還比較東方式,意識仍以靈魂的形式出現,幻光蟲就是四散的靈體。《駭客帝國》里的機械文明,通過給Neo這個肉體注入程式的方式,讓他前往人類世界,最終目的是補完系統漏洞,達成自身的進化,人機戰爭的結束是其副產品。類似的,FF10里的祈之子通過讓Tidus這個夢中人物接觸Sin而實體化的方式,引他前往現實世界,最終目的是幹掉領袖Yu Yevon,停止做夢,獲得安息,Sin被消滅是其副產品。

這裡有個疑問,Jecht在幻之Zanarkand的海里遇到Sin而進入現實世界,究竟是純屬意外,還是祈之子的謀划?天幻網上的資料說,是Jecht練球時注意到海里有這麼個物體,一直想摸到它,那麼聽起來是意外?可是身為幻之Zanarkand受益者的Yu Yevon,又怎會允許這種特例的出現?正如Matrix的虛擬世界里不允許有質疑周遭真實性的人。可能許是Yu Yevon的一時疏忽?總之Jecht成為新一代Sin后,打破了千年以來只有現實世界的人成為Sin的規律,讓祈之子有了新盼頭,便打算把Jecht的兒子Tidus也送往現實世界,因此有了序章時祈之子少年對Tidus說的話:要開始了,不要哭哦。巧合的是,Auron也在Sin襲擊幻之Zanarkand時,感應到了Jecht的願望,這才決定帶Tidus前往現實世界體驗人生,之前他在Tidus身邊的十年,只是因著Jecht的囑託。所以,Tidus才相當於Neo,是祈之子十年磨一劍的計劃,Jecht則是一場狂野的意外。

「也許你能成為終結長夢的那個夢」,被祈之子這樣要求著的Tidus,來不及多作反應就匆匆醒來,回到了同伴身邊。那一刻的Tidus真叫人心酸,得知自己父親就是這一代Sin時,他假裝什麼都沒發生,忙著鼓舞Yuna,如今得知自己只是一場夢,根本不是真實的存在,他也只是假裝不慎暈倒,伸伸懶腰便繼續趕路了,把自身的疑問、不甘,全部拋在後面。甚至從頭到尾,他都沒有問過祈之子,為什麼偏偏選中他,有沒有考慮過他的感受。Tidus,這個初期無比中二的男主角,在最後階段藏起自己的落寞,頂多暗暗爬上山坡,如開場畫面那樣表示:「聽聽我的故事,這是最後的機會了」。他只留下積極樂觀的一面,拼著自己的存在會因此被抹煞,也要將戰鬥進行到底,這才是FF史上最英勇的男主角吧?

夜幕降臨,眾人拿起武器,踏上召喚士之旅的最後一程,這是整部遊戲最迷人的場景,本文標題也是源自這一節的感觸。BGM《Someday the Dream Will End》,糅合了《素敵だね》和《To Zanarkand》兩大旋律,堅定開闊,主打New Age曲風。星河下的Zanarkand廢墟,幻光蟲靜靜飄飛,破碎的公路延伸至遠方,恍如世界盡頭。空曠的迴響是命運的追趕,眼看傳說步入終章,我的心裡也隨之升起不舍。如要評選FF系列的最佳場景,第一票我就投給這段。題外話,第二票我會投給FF12的大砂海,驕陽似火,熱氣蒸騰,流動的砂粒時隱時現,像一場不醒的正午之夢。第三票給FF13-2里Noel的回憶,真正的末世,天空暗紅,大地漆黑,陪伴最後一個人類的,唯有頭頂的孤獨追光。

最終BOSS沒什麼好說的,是個蛇精病,Yu Yevon的本體已經失去人形,像只大跳蚤了,倒是類似《宇宙騎士》里寄生型外星人拉達姆的設定。鑒於曾是自己人,祈之子對他的評價相當客氣,說他無所謂善惡,只是因著本能和慣性,仍在不斷召喚,要我說嘛,就一仇恨驅動的魔鬼。我想探討的是他女兒Yunalesca,第三形態的美杜莎附體的確丑爆了,但Yunalesca本人還是美貌的。研究歷史的老頭認為是她策劃了究極召喚這個陰謀,以此贏得父親般的榮耀,我不太認同。Yunalesca如果是個貪圖虛榮,又不敢違背父親的人,又怎會與丈夫逃出Zanarkand,逃出Yu Yevon的勢力範圍?她吃飽了撐著嗎,放著私底下的小日子不過,非要回來擊敗Sin?作為第一代救世召喚士的虛名,又怎麼比得上和丈夫一起,實實在在廝守的幸福?所以我相信,Yunalesca本意是造福大眾,消滅Sin的,然而父親過於強大,她只摸索出究極召喚這個慘痛的方法,犧牲了自己也毀了丈夫。由此產生的極度負面情緒,扭曲了她的心智,使她成為活死人留在這個世上,也局限了她的思路,使她一根筋地指示後世召喚士重複自己的辦法,拒絕作出改變。實際上,FF8、FF10、FF13都有這樣一個共通的主題:尋求新辦法,打破死循環。

來源:gamersky

更多《最終幻想10-2 HD 重製版》實用攻略:

  1. 最終幻想10:HD合集 獎盃列表
  2. 最終幻想10HD重製版 刷怪及改造玩法匯總
  3. 最終幻想10 召喚獸大全 全召喚獸技能及獲得方法
  4. 最終幻想10HD重製版 最低配備要求說明
  5. 最終幻想10-2HD重製版 隱藏迷宮出現條件及BOSS打法

我來說兩句...

匿名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