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幻想13-2 (FF13-2) 女神Etro不為人知的故事 官方小說翻譯

最終幻想13-2 (FF13-2)

最終幻想13-2 (FF13-2) 女神Etro不為人知的故事 官方小說翻譯 本篇節錄的是Lightning與女神Etro在Valhalla神殿對話的一小段故事。

最終幻想13-2 (FF13-2) 女神Etro不為人知的故事 官方小說翻譯

來源:gamersky

主要內容說明了官方在影片中沒有提到的,Lightning在無人神座前與女神進行了什麼樣的對話,以及女神在時空之中究竟扮演的是個什麼樣的角色。

本來是要做筆記之用,結果不經意翻譯超過這段的一半……(默)。後來想想乾脆翻個完整放上來分享給大家,因為看着內容心中還蠻有感觸的。

最終幻想13-2 (FF13-2) 女神Etro不為人知的故事 官方小說翻譯

本篇是收錄在官方小說Final Fantasy XIII-2Fragments After第二章prayer& wish之中的小片段。

這篇算是二次翻譯(日文→英文→中文)(日文直翻比較苦手)

對原文(英文)有興趣的話請走這邊:點擊進入,裡面有全書完整的英譯文。

因為是自我流翻譯,若有精通日文或看過英文版本的大大發現文中有錯誤的話非常歡迎指正!

 

Chapter 2 – prayer & wish 節錄

Lghtning將moogle留在外面,自己走進了空無一人的神殿。

女神就在那裡,就算自己的雙眼無法看見。

如同地上攀爬的小蟲無法看見人類的全貌,女神的存在是無法被人類肉眼所觀察到的存在。

也許就是如此,就可以理解神座上看起來空無一人的理由了。因為同時存在不同的時間,因此自己的感官已經變得無法辨識了。

「儘管如此,女神依舊存在於那裡……」

感應到女神對她的呼喚,也對她進入神殿這點並不排斥。Lightnining不確定自己是否有能力可以與神交談,但是她仍向前邁出了步伐。

Lightning不自覺的想要伸手,去觸及女神那令人感到溫暖又親切的手。

當接觸到的那一瞬間,她的眼前自動顯現了許多從來未看過的影像。

那是透過了女神的雙眼所見到的世界。

「我看到了……神所看到的世界……」Lightning不自覺的囈語

同一時間,她了解到Valhalla是如何從時空中被切割出來,並且頓悟為何她的感官在這個世界中感到窒礙,因為在這裡,神不需要使用時間與感官來得知一切。

但是Lightning終歸是個人類,所以在這裡她無法靠自己的感受分辨過去與未來,不過神不會因此受到困擾,神可以同時看見及聽見所有發生的事物。對神來說,這是再熟悉不過的視野,對Lightning來說,卻是無法理解的。

一切是從何時開始的?沒有辦法清楚的看見,但她可以確定那裡一定有着什麼,有什麼存在那裡。無法由常識構築出來的概念,那是創造fal’Cie Etro的遠古的神祉。

那大概是女神Etro被創造以來所留下來的記憶,因為腦海中清楚顯現了一個過去她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名字,父神(The Paternal God)—Bhunivelze。Etro如此稱呼祂。

Bhunivelze創造了三名Fal’Cie。分別是Lindzei、Pulse及Etro。

並將祂的力量分給了Fal’CieLindzei和Fal’Cie Pulse,讓祂們有創造新的Fal’Cie的能力。

Etro也期盼父神將祂的力量分予祂,那種可以像父神一樣創造新生命的力量。

但唯有Etro沒有得到,這讓祂對Bhunivelze感到困惑,為什麼單單遺落了祂。

因為Fal’Cie並不被賦予情感,Etro無法理解人類因憤怒或痛苦而引起爭鬥與紛爭。加上祂沒有被賦予力量,因此,一開始,祂只做一個歷史的旁觀者。

於是,沒有力量的Etro只能嘗試模仿Fal’Cie誕生的方式—透過傷害自己,讓自己流血,試着創造類似Fal’Cie的生命。她思考着,假如祂們其它的力量可以創造出新的l’Cie,那自己的血應該也可以創造出不一樣的生命吧?並藉此希望可以像Lindzei及Pulse一樣,獲得父神Bhunivelze的注意,改變現狀也不一定。

「我懂了……你只是感到寂寞吧?……想要受到祂的關注,就像Lindzei和Pulse一樣。我也看到了,能夠理解當時感受到的是什麼,那種像是在用刀在身上留下傷口般的悲傷,而胸口的痛楚則像是要將自己撕碎一般痛苦。你……雖然凌駕於人類之上,卻無法理解這些。如果你是人類的話,很容易就可以理解了吧。」

直到Bhunivelze進入沉眠之前,Etro都沒有停止傷害自己。儘管沒有情感的祂無法解釋自己為何堅持如此做的理由……。

假如Etro是人類的話,祂便可以理解這是什麼樣的感受,但是祂不是……沒有情感的祂,是連悲傷都感受不到的。祂無法知道自己需要做的,並不是流血,而只是像個孩子般放聲大哭……

之後,Etro因失血過多而死亡,並飄落到了Valhalla,遇見了女神Mwynn,那位被Bhunivelze親手殺死的母親。

看到這幕的Lightning頓悟了,Etro被捨棄的理由。

因為Bhunivelze排斥着外貌像母親的Etro。

在女神Mwynn被渾沌吞噬之後,Valhalla里只剩下了Etro自己一個,再沒有人可以與祂對談,也沒有人可以了解祂。

某天,一個來自Etro過去居住世界而來的”東西”出現了。

那是由Lindzei製造的肉體、Etro過去流下的血所創造出來的第一個人類。

有着紫色的眼、銀色長發的女孩。

因為外貌太像女神的關係而被捨棄,女孩的靈魂與心一起進入了Valhalla。

女孩的心很快的就被吞噬了,但是靈魂留了下來。Etro很喜歡這個靈魂,因為這讓祂感到在Valhalla,不再是自己一個人。

之後,陸續有新的"其它東西"飄入了Valhalla,那些是Lindzei後來創造的其它人類。但是這些人類的靈魂與心進入這裡之後,很快的就都被渾沌吞噬,迅速的消失。唯有第一次出現的那個靈魂,在Valhalla徘徊不去。

Etro對這個女孩的靈魂心生憐憫,一邊說著:「回到妳的同伴那裡吧!」便將女孩的靈魂送回了她原本的世界。

就像人類會欣賞花的美麗、盯着飛舞的蝴蝶飛舞或聆聽鳥兒的鳴唱一樣,當女孩的靈魂因為死亡再次的回到了Valhana,Etro就無法不去注意到這個特別的靈魂。

雖然會跟其它人類的一樣回到Valhana,但因為是第一個被創造的人類,她並不完整,因此只要她到了Valhalla,便無法像其它人一樣順利離開。Etro只好使用自己的力量將女孩的靈魂再次送回原本的世界,讓她開始第三次的轉生。

因為女孩的靈魂無法與Valhalla中的混沌兼容,因此不管她重生多少次,只要遭遇死亡,一回到Valhalla,都無法再回到原本的世界。Etro每次見到女孩的靈魂出現,便會想辦法再將她送回。因為祂堅信,能與同伴在一起活着一定是件快樂的事情。

但是Etro沒有想過,並不是每個人都會期待無限重生的生命。祂也沒有發現到每當這個女孩的靈魂轉生一次,就會引發人類之間的戰爭。

這個女孩的靈魂在每次重生的過程中,不覺間接收到太多來自Etro的力量,而得到了可預言未來的能力。因為這個能力,每次的重生,就會引發周圍的人類發生戰爭。只因為人類得到了可預知未來的力量。儘管沒有人怨恨她,但是最後總是會造成人類之間無可避免的流血爭鬥。

女孩雖然感嘆自己的命運,但最後仍決定離開自己所居住的群落。Etro在另一個時空中望見了女孩的命運,但是祂感覺不到任何的悲傷與寂寞,因為她無法理解那樣的感受、也沒有辦法理解……

因為祂不是人類,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女孩的一生活在悲傷與孤獨之中,最後邁向死亡。因為,她是人類,才會經歷這樣的過程。

隨着時光流逝,人類的歷史不斷演進。出現了一個願意以生命交換為代價保護女孩的人。女神Etro應允了他,並給予他自己的心臟,這樣,這個人才能永遠的守護女孩,他的名字是……

「那個人,我記得他!身邊有着與守護神座那位不同的黑色Bahamut。他的名字是……Caius Ballad。(注1)。」 Lightning說道。

註:Lighrning進入神殿之後,先遇到了守護神座的白色Bahamut。因為要遵守Valhalla"敗者需服從勝者"的法則。所以為了見到女神Etro,不得先與之對戰。所幸後來得了Moogle協助,成功擊敗。

「這個男人與我過去戰鬥過的是同一人嗎?曾經拼了命苦戰最後卻仍無法戰勝的對手。」

當Caius接收了女神Etro的心臟之後。日復一日,他陪伴、等待着無數個Yeul面對死亡,看着數以萬計的人們死去。無法計數的靈魂走向Etro的所在並消失。許多的人類在Fal’Cie Barthandelus的操弄下,在名為”默示戰爭(War of Transgression)”的殺戮中失去生命。

這些都是……因為我,是我的錯。

Lightning想起了過去的自己。

在垂落邊緣的Pulsian ruins,我殺死了好幾個PSICOM士兵。只因為他們接收了狙殺路希的命令,將槍口對準了我。絕望之下,認為自己別無選擇,為了保護我自己只能先發制人。

然而,當我從女神的雙眼看到一切之後,我發現相較之下這一切都微不足道。女神Etro將所有人類都等同視之,每個個體只要有意願,都有權利選擇與他的同伴們生活在一起。

就算說再多的理由,不管是誰殺了誰,罪孽就是罪孽。那是再怎麼樣也無法抹去的。

突然,Lightning聽到了來自死亡邊緣的人們傳來的呼喊聲,那也許就是女神當時聽到的聲音。那些呼救聲如同在說著”我不想死”或是”我好害怕”。 那些曾因為自己而死去的PSICOM士兵也許也包含在那裡面,為了服從保護繭的命令而被迫接受死亡的命運。

不過,實際上是聽不出分別的……

我將他們的生命抹殺了。

從女神的視點,就像是捨棄了凡人的雙眼來注視無數的生命。只要一瞬,就可以得知所有可視事物及生命存在的始末。女神Etro,對一般的生命來說,是無法理解、也無法稱之為幸福的存在。

對祂來說,包含人類在內的所有生命,儘管有着不同的起源,但他們的存在價值都是相同的。

因為自己不想死的關係,而奪走了許多人的性命,我對自己解釋這是因為我沒有選擇的餘地。但是已經造成的罪孽,是因為自私,是我將生命的重量看輕了。現在的我,無法停止去想這些逝去的生命是因為我才犧牲的

一切是因為過去的我……多麼明顯的惡行跟傲慢。

但是,女神Etro卻仍舊實現了Lightning的願望,祂對Vanille和Fang施予援手,改變了繭會墜毀的命運,並消除了Lightning一行人身上l’Cie的烙印。賜予罪孽深重的l’Cie救贖。

Etro……竟然將人類視為如此珍視的存在。他無法忽視任何人對祂的呼救、那些喊着”我不想死” 的聲音,無論這個人是否有犯錯。

人們總說女神Etro為人類投注了太多的愛,是位愚笨的神明。也許Etro不斷給予人們祝福的行為,只是單純的同情與例行公事。有時,女神認為施予的是祝福,在凡人的眼中,卻是比死亡還要殘酷的痛苦折磨。

不論事實為何,女神所授予的召喚獸的確殺害了許多的人。而被Etro送回可視世界的第一個靈魂,也被囚禁在不斷重生的輪迴中無法脫困。而那位被贈予了女神渾沌心臟的男人,甚至厭惡着這樣的永生,並想要毀滅現存的世界。這一切悲劇性的結果更加證明了,女神Etro只是一名愚笨的神明,只因為祂太輕率的注入了自己對人類的愛。

無論女神造就的結果是好是壞,他依然不放棄給予人們救贖的希望。儘管在贈予的過程中,渾沌藉由女神的門扉流入了可視世界,祂必須以自己的力量阻止渾沌入侵。若混沌侵入了可視世界,不論是人類或是其它一切生命,所有我們熟知的一切都會被混沌給摧毀。Etro嘗試以自己的力量阻止並抹除這一切,雖然這麼做會撕裂可視世界與不可視世界間的界線。祂仍舊想要保護人類。

所以,Etro將祂僅存的所有力量來壓制這一切,以至於現在的祂看起來如此薄弱幾近消失?即使祂早已知道最後的結果,卻仍要繼續下去嗎?

現在,女神Etro已經沒有辦法再賜予人類任何祝福了,就像最初一開始,他再度成為了一個歷史的旁觀者。不,在這最後的時刻,女神還是實現了一個人的願望,那是,這世界最後僅存的人類的呼喚……也是,女神最後所能賜予的祝福……

即便如此,在這最後的時刻……

「平靜的沉睡吧。神聖的女神Etro……我會在您留存的最後之地守護您」

Lightning上方投下了更多的光芒,但是女神已將祂的神識緩慢的收回。就算現在,透過Etro之眼感受到像是度過一段創世般久遠的時間,實際上卻僅有一瞬間而已。

當Lightning再度回過神來,身上已經覆上一層閃着光輝的銀色鎧甲,並感受到一股新的力量。

她相信,這是女神所賜予,保護她的力量。

「所以,我不能再回到我所生活的地方了嗎?」

當她意識到這一點的同時,那個男人已經站在了她的身後。

「現在的妳已經得到了新的力量,可以用這股力量回到你所熟悉的家人身邊,反正這個世界還要幾百年之後才會毀滅。」他狂傲的說道。

這個人,便是想要毀滅世界的那個男人。

「我的回答是不會改變的。」

在那短暫的一瞬間,已經從廣大的時空記憶中,看過無數眾多靈魂重生與消失的她。早就體認到了……已經不是從前什麼都不知道的自己了

女神Etro以相同的愛來愛着每一個人,但每個人卻都有自己想要達成的願望。

即使把Lightning送回原本的世界,祂並不會開心。

但祂已經意識到過去的自己,因為過於關注的生命發生了什麼,而一切都是因為自私。

女神將不再對任何事感到喜悅,因為不論他做了什麼或看到了什麼,都會受到無力感與自己造成的罪孽折磨,直至死亡的那一天為止。

「我現在就在這裡,我會陪伴您,並為守護而戰。」

『就照你想做的去吧!』一道清晰且充滿笑意的聲音傳到了Lightning的耳中。

更多《最終幻想13-2 (FF13-2)》相關文章: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