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幻想13-2 (FF13-2) 塞拉與諾艾爾進入時空門之後的故事

0
最終幻想13-2 (FF13-2)

最終幻想13-2 (FF13-2) 塞拉與諾艾爾進入時空門之後的故事 本篇是AF4XX,Serah與Noel使用Alyssa給他們的歐帕茲進入時空門之後的故事。

最終幻想13-2 (FF13-2) 塞拉與諾艾爾進入時空門之後的故事

來源:gamersky

Hope發現Augusta Tower似乎出現了某些異常,而決定進入塔中進行調查……

收錄在官方小說Final Fantasy XIII-2Fragments After 第六章 back & reverse。對於主線劇情及Alyssa的描寫非常深刻。所以才下定決心要把這篇全部翻完(吸氣)

最終幻想13-2 (FF13-2) 塞拉與諾艾爾進入時空門之後的故事

因為是自我流翻譯,若有發現錯誤或詞句不通順的地方,都歡迎大家的批評指教!

 

Chapter 6 – back & reverse: Part 1

不斷的、一直重複出現相的同景象……

在一般人的常識里,這樣的場景,大概只會出現在夢境之中吧!

這些在夢中看到的影像,通常最後只會被認定是自己過去記憶所造成的錯覺。

「但是。」Alyssa思考着。

「這些絕對不僅僅是錯覺而已。」

Alyssa會將他作夢的時間及睡前的生理狀態仔細記錄下來。

如果可以,她希望這可以用來阻止自己不要再次看見那個夢。

這就是為什麼她認為自己必須對這個現象進行調查。如果可以發現是什麼樣的現象導致這個 夢的發生,必定也可以知道如何去預防它再次出現。

自從在十三年前成為”凈化事件下的倖存者”那一天開始。

她便無法擺脫這個一直糾纏着她的噩夢。

兩人尖銳的腳步聲回蕩在Augusta Tower中。

在平常,因為有太多工作人員出入的關係,這麼冷清的情況是不太可能發生的。

尤其是,現在放眼望去完全沒有人的狀態。

絕對有什麼事情發生了。Hope停下了腳步,環視了一下周圍。不管是操作用的顯示面板或生物辨識系統都維持着綠燈的正常狀態。但是這仍無法阻止他對這一切感到懷疑的感覺。

這個入口處,並不像學院總部設有”接待大廳”。絕大部份的研究人員在這裡都有自己的複製體。雖然像是有固定人員進駐一樣,實際上卻沒有什麼人會真的進到塔中。除了Hope跟Alyssa,被登錄在生物辨識系統的數據庫里的也只有少數人,所以就任何方面來說,其實不太有”接待”的需求。

「太安靜了….不是嗎?這種感覺就像是……」

Alyssa一邊推論的同時,Hope給了他一個警戒的眼神。在這麼安靜的狀態下,應該先保持沉默,以防周邊突如其來的危險。

因為在這裡的工作人員幾乎都是複製體的關係,所以鮮少有因為討論或是工作過程而產生的噪音。然而,現在這種完全悄然無聲的情形,卻隱隱透着有什麼不對勁。這棟建築物結構被設計成能聽到來自不同樓層的聲音,這樣即使複製體在不同樓層,也能夠兼顧工作的同時進行簡單的溝通,而不必大費周章的移動。

Hope心想,必定有什麼事情發生了……。當他收到來自Augusta Tower同時發生多處不明原因故障的消息時,心裡便有着不好的預感。這些在系統上發生的錯誤,似乎是來自外部的通訊問題。

第一個被聯想到的可能,是來自塔外的黑客入侵。但當他進行調查之後,卻開始懷疑入侵者可能是來自內部。會這樣推論,是因為發現越來越難從學院總部對Augusta Tower進行遠程操控。所以如果有人可以切斷AugustaTower對外的連結,就可以完全避開外來的干擾……。

若入侵的是”過去”最嚴密的防禦系統,以邏輯上來推論,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困難性了吧。

從過去到現在,學院所發展的科學技術在這個年代是最為發達的。

沒錯,如果是以”目前”來看的話。

如果,有人透過未來更高端的科技及知識來入侵Augusta Tower的話呢?

聯想到這點之後,Hope開始使用遠程操作,對複製體進行調查。然而,就像是已經預料到他會這麼做一樣,所有與複製體相關的系統全部癱瘓了。他這時更加確定,一定有什麼人入侵了這座塔,並且仍潛伏在這裡。

所以最後,他決定要自己私下進入這座塔調查。因為無法確定是不是學院內部人員私下串通或勾結。另一方面,他也不想將這個年代的人們牽扯其中。即使共謀者是在這個年代的人,入侵者卻有可能是來自其它年代。他想,如果真是如此,那應該由他這個本來就不屬於這個時空的人,來面對這個敵人才對。

那就是為何Hope決定自己獨自前往調查的主因。他並沒有告訴Alyssa相關的事,然而她卻像是看透了他的目的一樣。

「你要去哪裡啊!前輩?」

就在他準備踏出學院總部大門的時候。

「站住。你什麼都不用說,我都已經知道了。」

同時,Alyssa臉上帶着一個大大的笑容。這當下,Hope就已經放棄自己一人潛入的想法了。如果他試圖說服與表面笑容完全相反意圖的Alyssa,那可不是花個一天一夜就可以結束的大工程……

除此之外,他其實很開心有Alyssa陪同着。如果只是要將塔內損壞的部分進行程式的重寫及修復,他一個人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但是現在又多了一項需要抓住入侵者的目標。只有他自己一個的話,狀況就會變得比較棘手。如果像現在有兩個人,至少他可以將修復系統的任務交給Alyssa,自己則負責逮住入侵者……

「前輩,這裡本來應該有警衛的,對嗎?」

Alyssa小心翼翼的詢問着Hope。後者則是點頭示意,並一邊掃視周圍情況。從這裡的走廊一直延伸到電梯之前,本來是有軍備警力進駐的。除了警衛之外,這裡現在卻連任何一個研究人員都沒有。

他們,大概在將情況通報給學院總部之前就全部被挾持了,又或者是……被抹殺。

如果他們都被殺害,那絕對是有人在塔內部將訊息給封鎖了。就事實來看,光是塔中只有複製體的情形,就已經意味着塔內的訊息流通已經與外界完全隔絕。

「但是,如果犯人是內部的人,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Alyssa一邊凝視着Hope操作電梯的手指,一邊偏着頭說著。

「如果他們真的是內部的人,你可能會想,他們應該會先破壞各樓層間的通路才對。畢竟,只要他們一離開這裡或是系統停擺,就會被抓到。」

電梯此時開始緩緩的上升,與他以前搭乘過的感覺沒有分別。更精確的說,如果犯人很熟悉這裡的話,那似乎又有些地方不尋常。

「所以,犯人不是內部的人啰。」

「奇怪的地方就在這裡,如果是外來的入侵者的話,應該是無法操作電梯到其它樓層才對。外部的人是無法通過生物辨識系統認證的。」

「辨識系統的運作正常,但是,並沒有證據證明這點,不是嗎?」

目前發現的故障,隻影響到通訊系統及遠程操控複製體的功能。

「不管電梯了,理論上應該是連進入這座塔的辦法都沒有的。喔,等等。如果是像Serah他們一樣,用時空門進入的,那就有可能了。」

「塔內的時空門,連Serah他們都無法使用。」

Hope從他們兩人那裡知道,一個時空門只存在一個可以相對應的歐帕茲(Artefact)。但現在,Serah與Noel已經朝向未來邁進。

「Serah跟Noel不會是犯人的。」

電梯停下了。從一開始思考犯人來自內部的可能性,到猜測外來入侵的機率。一切的推論,似乎都指向一個結論。入侵者是來自其它的年代。

「蛤?前輩,我們好像沒辦法到達最上面的樓層?」

「不論入侵者是來自內部或外部,他們第一步應該會先掌控住中央主機。然後入侵每個樓層的終端機,並觀察我們。」

「所以最好的方法是不要正面衝突對吧。哈……我完全可以想到你接下來要怎麼做呢,前輩!」

注意到Alyssa的發言,Hope像是被挖苦般的苦笑。儘管是在稱讚,他的確是跟她想到了同樣的事情。在他們還未能掌握住對方的目的跟行動之前。最好避免直接的正面接觸。

就在他進入離電梯最近的一間房間,進行終端機操作的時候。

「小心!」

聽到一聲槍響的同時,Alyssa比他更快發現了異狀,並大叫着想要引起Hope的注意。他立刻被一股力量往後撞飛,並意識到頭部及背部像是撞擊到牆壁一樣。

不,那不是牆。出乎意料的,他一睜開雙眼看到的是顛倒的視野。當他理解發生了什麼事之後,才發現剛剛是從走道上滾了下來。起身的地方,正是向下走道的另一端。現在已經處於通道被鎖住的狀況,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才讓他可以停下來。

當Hope聽到其它地方上鎖的聲音,他驚慌的站了起來。Alyssa還在房間裡面,他試着想辦法解鎖,但是控制面板完全沒有反應。他聽到房間裡面夾雜着持續不斷的槍擊及尖叫聲。

「Alyssa!」

如果沒有辦法從外面解鎖的話,那他就只剩一個選擇,那就是走向下一道門。幸運的是,這次面板是可以操作的。Hope焦急的解開了鎖,並迅速衝進房間。

進入房間的一瞬間,他愣住了。

那裡有一隻怪物在裡面。為什麼軍用獸會被放置在學院的實驗室里?

不過他並沒有時間去細想更多,Hope立刻將心思專註在投出的迴旋標上。自上次使用以來似乎已經過了很多年。Hope卻仍一直將它帶在身上,就像是幸運符一樣。因為注意力集中在要儘速救出Alyssa的關係,不經意的也用上了些魔法,儘管他覺得已經不太記得如何使用……

Hope直線衝過緩慢移動的軍用獸旁邊,跑出了房間。因為直接跑回上一間房間的關係,他不確定是否有確實的殺掉牠。無意間,他在入口處停下了腳步。

是血,但是複製體是不會有血液的。也就是說……

「Alyssa!」

當他衝進房間里,Alyssa並不在裡面。牆上充滿了槍擊過的痕迹,從操控面板到房間盡頭的地板上也看的到,充滿着大小不一的拖痕。

「不會吧……」

如果早知道會發生這樣子的事,一開始就應該不管Alyssa說什麼,也不讓她跟過來的,Hope感到深刻的後悔。但是當他一抬起頭,卻發現有些發光的東西在他眼前緩緩飄落。

「這是,水晶?」

當他還在繭當中被通緝的時候,曾經看過好幾次這樣的景像。看着這些在空中漂浮着的碎片,立刻讓Hope連想到了fal’Cie。也回想起了剛剛與軍用獸對峙的時候,好像也有看到這些碎片。可是因為當時將解救Alyssa視為第一要務,所以沒有仔細確認。

難道fal’Cie與這個事件有相關連嗎?但是,繭里的fal’Cie早已進入了沉睡,脈衝的fal’Cie又對人類沒有興趣。他無法連想到任何fal’Cie會想入侵人工設施的理由。

「難道會是,Proto fal’Cie……」

自從Proto fal’Cie計劃中止以來,Proto fal’Cie Adam就不存在Hope的記憶中了。所以在這個時間軸上,應該也不會構成什麼問題才對。在Proto fal’Cie計劃被執行的時間軸歷史中,Proto fal’Cie Adam掌控了學院城的中央控制權,並使用人工智能將Hope及Alyssa殺死了。

然而,最後時空被Serah他們進行了修正。從未來傳來Serah的話語,讓Hope決定暫停Proto fal’Cie計劃的進行。Proto fal’Cie Adam的存在,變成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可以說,這個"事件"已經在修正後的歷史中消失了,也可以說,是不存在於人們的記憶之中。現在,學院里只有一個研究者對這件事還殘有微薄的印象。基於某些難以形容的原因,Hope總是無法走近學院總部的某些特定地點。實際上,雖然現實中並沒有發生任何事,但是他知道,那些特殊的地方,是”他曾經被殺的地點”。

大部分的人,都會在時間的見證下存在着。但某些少數者,他們會消失在歷史之中,只留下了一些”虛假的印象”。為什麼這些”殘留的影像”會出現在人們的記憶之中?更重要的是,為什麼我們無法確切知悉悖論的規律?於是,學院成立了一個研究小組,為了能夠解釋這些難以解說的現象。但是直到現在,真相卻還是沒有定論。

無論如何,在現在的時空被修正之前,Proto fal’Cie Adam是存在的。修正後的現在,或許只有一些少數人,對這件事有着微薄的記憶。

也許有某個可以穿越時空的人,能夠將Proto fal’Cie 計劃的文件進行修復。並讓本應不存在的Protofal’Cie Adam再次出現?

如果fal’Cie真的與這個事件有關連,那事情就棘手了。Hope的臉色不禁難看了起來。Alyssa有可能被這個難纏的對手給囚禁起來。還好,地上的血跡並沒有越來越多的趨勢。這至少可以證明Alyssa還活着,只是受了些傷。

Hope覺得是時候連絡塔外的增援了。但他卻發現無法與外界進行連絡。通信服務已經早一步被破壞。先前在學院總部的時候曾經測試過,那時系統是正常的。因此他猜測,應該是在與軍用獸戰鬥的時候,系統才被動了手腳。

現在,通信服務無法使用,Hope只好嘗試用終端機來連絡外界。然而,這個樓層的終端機只剩一台可供登入。……他真來的及嗎?Alyssa真的有辦法撐到他抵達嗎?Hope撇開這些想法,現在,第一要務是救出Alyssa,對方現在可能在這座塔中的任何地方。跟外界接觸這件事,可能要先暫擱了。

Hope再次掃視地上。血跡一直延伸至走廊,也許只要循着它,就能推論出Alyssa的所在。

地上不斷看到的血漬,一直到電梯前面才消失。電梯還停在51層,也許這意味着Alyssa被帶到了那裡。

Hope抬頭看着停在上方,離自己不算遠的電梯。

我不想死。每個人都會這樣想的。除非是面臨極度悲慘、絕望的時候,才會有人想要求死。但是,儘管是這樣,絕對不會有人是真的想要尋死的。我認為,無論如何,大多數人還是渴望活着的。

我相信,不只我。自己想要活着的慾望,絕對大於人們自己能夠想象的程度。

犧牲別人的性命去延續自己的生命。就算會感到後悔,也一定是當下立刻想到的事情吧。

你能夠為了心愛的某人犧牲自己的生命嗎?不可能,絕對是不可能的。我痛恨這種假好人。如果我可以為了某人犧牲,那絕對是因為我沒有認真思考,這樣做的意義只是讓自己面臨死亡。

嘿,前輩,你會救我嗎?

 

Chapter 6 – back & reverse: Part 2

仔細回想,他們當時的對話也許就已經預示了之後的結局。

「前輩,你當時坐在流放列車裡的時候在想些什麼呢?」

Alyssa想着要說些什麼來打發時間。凈化事件自發生以來已經過了那麼的久。回想起來,好像只有13年的時間。但認真回溯的話,事實上已經是400年前的事了。

「我想,我已經記不太起當初在列車裡的時候的事了。尤其是後來又發生了那麼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

「我當時整個人都充滿了憤怒。我只不過是從Palumpolum到Bodhum觀光,我並不住在那的。所以,為什麼我會被牽連?為什麼是剛好我到Bodhum的時候?」

「哦,我當時也是這麼想。什麼時候不發生,卻這麼剛好是現在。本來不會遭遇到的情況,這麼巧合的在度假的時候遇到了。」

「是吧?如果他們只封鎖了一個星期,那我就可以來的及回到Palumpolum。在我第一次,完成自己單獨旅行的時候。」

如果只待了一個星期的話,又或者是發生在我離開Bodhum之後。那媽媽就不會死了。在那麼長時間的逃亡之中,那些想法更是緊緊抓住我不放。

「當時還有那麼多人在Bodhum觀光的,對吧?明明有那麼多的人,沒有理由只有我一個人被卷進來才對。」

當然,那時絕對不只Alyssa一個人被卷進這個事件里,但是,他可以理解那樣的感受。他也不相信只有自己有那麼倒霉,其它人卻可以躲過一劫。

可能是因為當時的年紀讓他們只會想到這些。

雖然他們是同年,但因為在學院內位階不同的關係,Alyssa總固執的稱呼他為”前輩”。 事件發生當時,兩人都只有15歲,同樣都在優渥的家庭中成長。只想着自己,對周圍人總是不屑一顧。現在想想,那時候的自己真的很孩子氣。

「只是,過沒多久,所有居住在繭里的居民也都被迫捲入了。」

「沒錯。我同意這點。繭最後掉下來了,大部分的人都死了。我在想,如果他們在死去時都想着同一件事的話,那大概就會是『為什麼是我?』或『為什麼不是其它人?』」

「對其他人來說,這些事情聽起來可能很奇怪。但是,為什麼妳會想問這些?」

當Hope詢問Alyssa為何想在這個時候談論這個話題時,她卻回「沒有特別的理由」

「我是指,之前總是很難提起這件事。因為,前輩在我面前,好像一直想避免跟我談論到有關凈化事件的事情。」

「不是這樣的。我雖然不會試着談論,但如果妳問我的話,我都會回答。沒有什麼事情是需要隱瞞的,不管是任何事。」

「哦,原來是這樣子。那倒顯得我既愚蠢又想太多了呢。」

如果她的確一直對我抱持着懷疑的態度,那為什麼今天卻突然決定要停止了呢?如果她的理由是”沒有特別的理由”,那為什麼選在今天提到?Hope突然感到疑惑,但是他並沒有說出來。心裡有什麼阻止了他,也許他自己,也感受到這是一個預兆吧。

不,不要去想。他不想要去思考這件事。如果他開始認為這是個徵兆的話,那一切就會沒完沒了了。

血跡停在了51層樓的走廊盡頭,這讓他聯想到不好的事情。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Alyssa到底被帶到了哪裡?Alyssa是從這裡穿過走廊消失的嗎?

原本引導Hope來到這裡血跡,突然消失了。但是他沒有選擇,也沒有辦法。塔內還有其它未受控制的設施嗎?只要敵人還沒有掌握住所有的系統,他就一定還有什麼可以做的。

他開始留意周圍任何可以登入的終端機。使用終端機的同時,也意味着他將暴露自己的行蹤,但是他已經沒有選擇了。不管做什麼都好,總比現在什麼都不做來的強。很有可能,犯人早就都預料到Hope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因為這樣,他才一直盡量避免使用自己的ID進行登入。

因為他害怕,這麼大的系統背後,有某人正在操縱着。

「好吧,先不管要與外界連繫這件事了。我現在甚至連一個複製體都無法操控,這真是太好了。」

系統程式已經巧妙的被某人進行了改寫。大概在收到第一個系統錯誤回報的時候,敵人就已經入侵了,並且慢慢對系統進行竄改。如果要將全部修復的話,大概需要花上很長一段時間。

到底可以從哪裡、從哪部分開始進行修復呢?已經多次試圖用自己的方法想要進入這整個系統,他開始感到不耐煩。Hope知道,他必需越快救出Alysaa越好。但是,那位進行系統竄改的某人,似乎也擁有大量的技術及知識。不過再怎麼說,可以進行這樣大規模重寫程式作業的人,在學院也是寥寥無幾。

經過不間斷的嘗試之後,在系統中只發現了一個容易修正的區塊。他心想,這或許是個陷阱,然而,他也沒有其它的選擇。

「什……!」

他正在操作終端機的手停了下來,在他進入這個程式區塊中之後,畫面中只出現了一個數據夾。就像數據上面顯示的一樣,是可以不去打開他的。但是事實上,除了打開文件,Hope已經無法再繼續往下做其它處理。沒有別的狀況比這更像是個陷阱了。

那麼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文件本身的內容。文內記載着Hope從2AF以來的所有參與過的活動記錄。2AF,他以研究員的身分進入學院,然後再下一年—3AF—”悖論”(paradox)及時空門的出現,他開始對這兩者造成的現像進行研究。再來是7AF,由Alyssa Zaidelle建構的理論為基礎,他預測到了Ruins of Paddra會出現的時空異變。那一年,10AF,他開始對預言書(Oracle Drive)進行調查,也是在那個時候,遇見了Serah和 Noel……

在學院的官方記錄里,並沒有出現Serah Farron和 Noel Kreiss的名字。就算是最機密的文件,也只記錄了”21歲的女性”跟”18歲的男性”。這代表當時仍有人秘密的紀錄下了這些數據。他想,應該會在更早的文件里發現線索。

這些數據應該是由某人或某fal’Cie所得到的。展示這些資料,大概是為了告訴Hope”我知道所有關於你的事”,由此也可知道,敵人的目標應該是Hope,而不是Alyssa?

又或者,敵方的目的不只這些?當Hope意識到這一點的同時,他趴了下去。

就在這一瞬間,他頭頂上的終端面版碎裂成了數以萬計的碎片。那個位置恰好有一位研究員站在入口邊緣。當然,那位研究員是個複製體。對方的計劃,大概是趁他開始操縱面版閱讀數據的時候,就朝他開槍。

也許是計劃突然被改變了,那些複製體的移動方式非常緩慢且獃滯。這也是為什麼他並沒有受傷。如果照平時的狀態的話,可能早在他意識到有人將槍口對準自己的時候,就已經中彈了吧。

Hope拿出之前訓練時所使用的槍。而且他必須更快點才行。因為預料過可能會有這種狀況,早先備好了反複製體槍(anti-duplicate gun)。隨着發出比剛才槍響更小的射擊聲,那位研究員的複製體消失了。

「抱歉……」

方才複製體的原身,過去與Hope是隸屬同一研究小組的成員。儘管他知道那個人在久遠以前就已經死去,這隻不過是眾多複製影像的其中一個,可是卻還是會因為消除了他的存在而感到後悔。Hope對於對方逼迫他做出這種行為感到憤怒。

之後,有一道微弱的光線出現在房間的入口附近。

難道的確是fal’Cie在幕後操控這一切嗎?還是Proto fal’Cie Adam?那個本不應出現的存在。

「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那接下來又會發生什麼呢?」

對這一切毫無頭緒的Hope,對自己喃喃自語着。

「我不會在乎誰是真正的騙子,我只是純粹討厭說謊這件事。」

這是她就讀寄宿學校時無意間聽到的對話,她很驚訝,居然有人會這麼想。

就讀的第一年,也許是為了減少學生想家的感覺,校方會分配兩人住一間房。而剛剛說那句話的女孩,正是她的室友。

已經忘記當時是怎麼提到這個話題,也忘記自己是怎麼回答的了。但是,她說過的那句話一直留存在我的記憶之中。

「因為每當你說謊一次,就像將你自己身上的某些東西剝掉一樣。心中存有的那些部分,也會一件件消失。」

如果那是真的,那我的心,應該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是空的了吧。自從開始不去排斥說謊開始。我想着,那不過是對事實稍微做了點修飾,就可以讓其它人更開心,而我自己也能從中感到快樂。我不再認為說謊這件事是糟糕的,在面對周圍人的時候,這還是一項實用的技能。

但是每當我想到Elida(注一),這個論點好像就不太適用。她實在是真誠的令人難以想象。回想起來,光是我們能成為好朋友這點,我就覺得實在是很了不起。

注一:是舊『繭』時代出身於Palumpolum的歌手,活躍於AF10-20年代,與Hope在進入中學之前是同班同學。–歷史斷片(領章:猜謎中士)

從小時候開始,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幾乎已經待過繭里的各個地方。對我來說,從沒有任何地方或任何人是熟悉的。

沒有人真正認識我。就算我對他們說了謊,這也可能是我在這個城市最後一次出現,所以沒有人會去深入探究。所以,更好的方式就是說些讓人發笑及開心的事。即使那並不是真的,也比較好吧。

Nina,我在Bodhum交到的好友,他跟我一樣是個騙子。我們兩個常常一起編了許多謊話,但是沒有人發現我們兩個都在騙人。一個人的時候很難自圓其說,但是兩個人就可以將謊言變的更加完善。我們是共犯,是最好的、最棒的完美夥伴。

當我像之前一樣,要到Nina家去拜訪的時候。卻剛好遇到凈化事件的發生而被捕。在我們從垂落邊緣逃回繭的途中,我們一起編了無數次的謊。但是這次,所有的謊言立刻就被拆穿了。那些大人一開始是震驚,然後大笑,卻沒有人是生氣的。

因為事實是如此令人悲傷及絕望。

沒有人在乎什麼是事實。帶着幽默感並快樂的活着比這些還要重要的多。

欸,前輩。我並沒有錯,對吧?

 

Chapter6 – back & reverse: Part 3

走遍了51層,但是還是沒有看到Alyssa。沒有任何線索透露出她所在的地方。

Hope只知道一件事,對方試圖引導他到別的樓層。51層的終端機全部都故障了,甚至包含了他第一次使用的那台。看來在Hope遭到槍擊的時候,所有的終端機就已經都被某人破壞。

「看來我除了到別的樓層之外,沒有其它的選擇了。」

如果只是純粹的系統故障,修復它或許是可行的。但若是整台機器都被破壞的話,他也無法做任何的補救措施。

最後,還是只能依靠電梯移動到其它樓層,也是唯一沒有遭到任何改動的地方。當Hope對控制面板輸入指令之後,電梯準確的運作了。但是只能上升到更高的樓層。很明顯的,對方有意讓Hope這麼做。

電梯的設定馬上被Hope輕易的修正了,但是這也是唯一他有辦法修復的的部分。現在,他真的無法確定敵人的目的是什麼了,更不用說猜測對方的身分。假如他想繼續往下一層樓進行調查,或許就會得到更多的線索。就像剛剛檢閱文件的時候,他感覺的到幕後有一個”觀察者”存在着。

只是純粹觀察Hope的反應?還是有什麼訊息想要傳遞給他呢?

他可以想象的到對方的目的是什麼,不過也可以確定,這絕不是一般入侵者會有的想法。

這次,他決定先搜尋Alyssa的所在,再去使用終端機。可是儘管他找遍了整個樓層,還是一點影子都沒有。

也許,這層樓是「被漏掉的?」 不,這層樓的終端機並沒有全部被破壞。這表示對方並不想讓他朝下一層前進,否則應該全都不能操作才對。

「這是要我登入這個樓層?」

Hope小心翼翼的一邊警戒四周,一邊操作終端機。很順利的,他並沒有受到系統的阻擋。這正是他所期望的,能夠更深入真相的核心。那也是為什麼現在他願意冒險追查的原因。這樣的行事作風,讓他連想到fal’Cie’如何透過讀取人們的心,來達到他的目的。

從之前槍擊的經驗來看,敵方應該頃向群體的攻擊。想到這裡,他相信至少暫時,會是安全的。他再次透過終端機入侵系統,像上次一樣,系統的漏洞非常明顯。

「我懂了,很明顯是有個聰明的傢伙不想犯第二次錯,可見這次的陷阱不是在系統漏洞上。而是在其它的地方。但是這次,會比之前更容易滲透進去,對吧?」

在他意識到之前,無意中開始與看不見的對手進行了對話。Hope無法不去想到對方是為了傳遞某些訊息給他。儘管背後有雙視線正在盯着,Hope仍舊繼續操作着面板。這一次,他毫不猶豫的使用他自己的ID登入。現在,使用任何小聰明都是沒有用的。

就在順利進入系統的同時,他聽到了一聲尖叫。

是Alyssa的聲音。Hope直接衝出房間。

在走廊盡頭的轉角處,他看到了倒在那裡的Alyssa。

「Alyssa!」

Hope一邊吼着一邊跑到她的身邊,Alyssa卻不再有任何動作。

她是失去意識了,還是?

不,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當他朝着Alyssa衝過去的同時,上方某個地方的機關也被觸發了。Hope立即往一旁閃去。有什麼穿過了他的手臂,然後伴隨而來的是什麼燒起來的味道,以及灼熱的痛感。

Alyssa站在另一端,用槍對準着Hope。

那不是她,那只是她的複製體。就像先前那個研究員一樣,雖然Alyssa的複製體已經站穩並準備再次開槍。但Hope以更快的速度對準了她。

以Alyssa為模板的複製體一瞬間就消失了。

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每個他親自消除掉的,都是跟他親近的人?

彷佛像是在嘲笑他一般,包括了剛剛操作的那台,這個樓層的所有終端機再度無法操作了。方才那聲尖叫聲迫使Hope離開了終端機。而Alyssa的複製體也像是早就設置好,準備在他衝過去的時候就啟動。

當他走回電梯的前面,就像是命運早就被決定好了一樣。敵人對他窮追猛打,完全沒有給自己選擇的餘地。

犯人用這麼複雜的方式引誘他上鉤,並用這些複製體的相似外貌去打擊他的內心。這種方法非常像fal’Cie Barthandelus會使用的手段。雖然他覺得幕後的黑手很有可能是fal’Cie。

但是他又懷疑着,有一股說不上來的感覺,就好像,可能是……

Bodhum被軍隊封鎖,並且開始進行凈化。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不真實。直到坐在凈化列車裡之後,我才意識到,已經無法回家了。

當我在垂落邊緣看到將槍對着市民的PSICOM士兵,我才真正相信他們要做的是將Bodhum整個抹除掉。一切只因為在Bodhum發現了一個Pulsian fal’Cie,軍隊就要把這些市民殺光。當時,我也認為我會被殺掉的。

那道無法開啟的遺迹大門,被一個下界的l’Cie打開了。一切的開始,都是因為那個l’Cie。我躲藏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再次回到了Palumpolum,我才了解到一切的怨恨,都該歸在那個l’Cie的身上。

我發現,大人們將這件事隱而不宣,這麼重要的真相,他們卻選擇將他埋藏起來。

當時,我僅僅是個孩子,也是在不久之前才知道真正的原因。當然,就算當時他們告訴了我真相,我也是無法做任何事的。

不對,我才不想繼續當一個什麼都無法辦到的弱小存在。我受夠因為別人的意志而受到擺布的自己。

也受夠了被別人取代的感覺。

嘿,前輩,你會取代我的位置嗎……

 

Chapter6 – back & reverse: Part 4

直到走出了電梯,好像都已經被安排好的一樣。走廊的盡頭禁止通行,而且只有一間可以進入的房間。雖然房間內有很多台終端機,但只有一個沒有被破壞。

這裡已經看不到任何水晶微粒漂浮在空中。也許對方相信,能夠走到這一步的Hope,已經不會再認為兇手是fal’Cie了。事實上,在其它樓層看到的那些水晶微粒,都是偽造的。

「所以這就是你想讓我看的,嗯? 」

他用手觸碰了終端機。在昏暗的房間中,屏幕上的文件項目一條條的顯現出來。

5AF, X Month, X Day

學院實習生的集訓結束,我被分派的第一個實習地點是Bresha Ruins。自己被分到原本最期望的地方,我感到非常開心。接下來,還要利用這裡所有我能拉攏到的人脈,並在所有人面前建立好印象。可以說,這根本是一件累人的苦差事。

但是……我卻有點害怕去這個地方

XMonth, X Day

我已經習慣在第一個實習地點的生活了。這裡不只有單純的人們,還包括了其它多疑的、易怒的、健忘的人……我想,不管在哪裡的情況似乎都差不多?至少現在,我很慶幸這裡的人都不太會懷疑別人。

剛到這裡沒多久,上頭就不斷發配工作下來,這時我就了解到,實習生就像是純粹的雜工一樣。不過,當下一批的實習生到來之後,我覺得應該好好利用這個機會,將自己變成一個既親切又會照顧人的前輩,來贏得他們的信任。

除了這些,我也不放過任何一點可以利用的時間。儘管是在休息的時候,我也會關注所有正在發生的事,無論身在哪裡。雖然最後,我還是沒有找到我需要的情報。

即使我覺得我已經朝向正確的道路前進,甚至記得發生的地點在哪裡。但還是有哪裡不對。

通往那裡的路消失了,為什麼?

最令人喪氣的,就是出現了「看不見的巨人」。讓部分的遺迹被封鎖了起來。

XMonth, X Day

看不見的巨人被命名為「Atlas」。

XMonth, X Day

隨着巨人的出現,有兩個人在「坐標0」出現了。我知道其中一人的名字,Serah Farron。另外一個人我就不認識了。因為他們出現的關係,才知道「坐標0」原來有着一道「門」。

也就是說,Bresha Ruins所發生的異常狀況與坐標 0 的那道門有着關連性。從那裡出現的兩個人,一定做了些我們無法辦到的事情。也許我可以利用他們來調查被封住的那條路。

XMonth, X Day

我找到了!刻在墓碑上的名字是Nina Stein。那天死在崩塌意外的人不是我。

但是,這一切是真的嗎?難道不是假的?墓碑上的名字真的不是……Alyssa Zaidelle?到底什麼是假的,什麼才是真實的?

難道我們兩個在那個時候就都死了?我們是最親密、最合作無間的夥伴。只有一個人死去的事實就像是謊言一樣。只有我活了下來,難道不是一場騙局?

不。無論是真的還是假的,我都不介意。現在活着的人是我,Nina才是死去的那個人。

XMonth, X Day

我在Bresha Ruins的實習結束了。

6AF, X Month, X Day

我被Paddra Ruins的研究小組選上了。不再是實習生,而是真正的研究員。這是我第一次離開繭,不過我早就習慣在不熟悉的地方生活了。這也是說,我終於可以擺脫那些討人厭的工作了!

雖然我的實習生涯還不到一年,但因為有Hope Estheim的推薦,我才得以成為這個研究團隊的一員。我認得這個人。當然,全學院的人都認得這個名字。但是,我想說的不是這個。我會知道他,是因為他是Elida的童年好友。

不過,就像Serah Farron,我認為我會被選上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我是Elida的室友。

事實上,我並不想成為他的敵人。不是我沒有想過這件事情,而是我決定要跟他平等的站在同一陣線。因為他看起來就是那種前途無可限量的人。

XMonth, X Day

停!停下來。我又做了那個夢。

這個夢令我痛苦,也讓我感到害怕。但是什麼都沒有改變。為什麼?是因為我並不是那個死去的人?我想,是否只要我不是那個人,那個夢就不會停止。

XMonth, X Day

研究團隊對外進行了簡報。Hope Estheim發表了有關悖論效應的理論。如果這是真的,就代表就算墓碑上的名字是別人,我的存在還是會消失。這就是為什麼就算看到的是Nina的名字,我還是一直作着這個夢?

不是這樣的,我不接受。他的理論是錯的。我會推翻他,無論要怎麼做……

7AF, X Month, X Day

時空門跟悖論效應的調查成果在學院總部發表了。以Hope Estheim 及Alyssa Zaidelle的名字共同發表。我所研究的部分,不過是整個理論的基礎而已,所以我跟Hope提議,只要以他的名義發表就好。但是它卻對外宣稱是我們兩個人一起合作的成果。多麼老實的一個人啊!

不過,這樣還不夠。這不是我所想要的結果。我只想要推翻他的理論,但要如何確認真歷史這件事,我卻一點頭緒都沒有。

就像被我自己掐住脖子一樣。你是在開我玩笑嗎?

XMonth, X Day

如果AF 0的悖論被消除了話,我就會在那一年的崩塌意外中死去。也許那也代表”我將不再存在”。從現在研究的基礎來看,我無法推論出其它的可能性。因為我所存在的時間軸,是由悖論所造成的。

那7年的生活,還有研究成果,將不會有任何記錄留下。也不會存在任何人的記憶中。一切都會消失、也會被遺忘。就像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會有某人取代我的位置,跟我進行同樣的研究,累積一樣的成果……就像我所努力的一切,全部被另一個人搶走了。

就算我現在不在這裡了,也不會有人發現,不會有人感到悲傷。時間只會繼續前進,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XMonth, X Day

那個夢又出現了。為什麼最近它出現的次數越來越頻繁?

XMonth, X Day

我必須做點什麼。我必須找出來,解除悖論之後我一樣可以存在的方法。或者,要找出讓我存在的悖論是哪一個。

只要我還沒找到,就無法安心入睡。我好害怕那個夢再次出現。我不敢入睡。那讓我覺得,像是再也不會醒來一樣。

XMonth, X Day

我開始構想,可以藉代入悖論數據來預測最終時間軸的公式。

XMonth, X Day

HopeEstheim用我的公式預測出 AF10發生的時空異變。

又來了。

我思考着,為什麼他總會讓事情往我最不想要的方向發展。不管是利用我的公式,還是其它方面。那都不是我想要的結果。你到底還要阻撓我到什麼樣的程度?!

像他這樣的好人,為什麼總是可以在第一時間打亂別人的計劃呢?

10AF, X Month, X Day

預測的「時空異變」被驗證了。Serah Farron及 Noel Kreiss真的從Paddra Ruins內部的時空門出現了。

五年前,他們在Bresha Ruins突然的消失。就當我還在想,能再多利用他們一些的時候,他們卻一聲不響的就不見了。這次,他們一樣會擅自消失嗎?

XMonth, X Day

當我在遺迹內巡視的時候,我看見了一個可疑的人。就像是在預言書中出現的那個人,Serah Farron當下說出的那個名字 ─「Caius」。

他們是同一個人嗎?還是只是另一個外貌非常相近的血親?

XMonth, X Day

我花了些時間在學院總部資源中心尋找相關數據。因為有太多還未被解讀出來的部分,比對古代Pulsian的相關文件花了我不少時間。

我認為搜尋古代文件的話,應該可以在其中找到跟Caius相關的數據。在久遠的過去,Caius代表的似乎不是某一個特定的人,而是一個被賜予的特殊階級。如果不是這樣,也許這是某種稱號?

當我想到這點的同時,這已經是我第五次看到Caius這個名字了。因為我們還不確定古時候Pulse居民壽命有多長。以上的推論都是建立在,他們與住在繭里的人壽命相近的前提下。

這五個「Caius」如果都是同一個人,那就表示他長壽的令人難以置信。

我忍不住去想:如果這裡有更多Pulsian的文件,可以找到任何一個Caius相關的「死亡記錄」。應該就會有頭緒了。

XMonth, X Day

我開始尋找”時頌人”這個字眼。不過進展卻令人失望。就結果看來,”時頌人”與Caius的關係很密切,但是我無法得知更詳細的內容。從前留下來的數據實在太少了,又或者,是有人故意將數據消滅的?

所有的事情都透露着古怪。

XMonth, X Day

我又做了那個夢。

XMonth, X Day

讓我來假設一下,在Paddra Ruins發現的「Caius」跟預言書里的是同一個人。

他會陪伴在預言者的身邊,並與「時頌人」的社會有明顯關連。

不過以上純屬猜測,他大概比我們了解更多有關悖論的知識。不對,他一定會知道。如果他是這個Gran Pulse遠古部族的成員,一定會知道相關的事迹才對。絕對不能小看古代人的知識。

如果我問他的話,也許就可以解決這些讓我困擾很久的疑問。真正的我是不是已經死了?現在的我是由悖論造成的嗎?當然,我還想問,有沒有在解除被論之後還可以存在的方法呢?

我想要見他。

XMonth, X Day

我開始尋找任何我可以使用的方法,不過卻沒有成功。有證據顯示他時常在各個時空門之間出現。他是在保護時空門?還是在等誰出現在那裡呢?至少,可以看出來,他時常在那些門之間進行監看。

這就可以說的通,為什麼當我開始關注放在時空門上的時候,通常就能遇見他。不過,事情應該沒有我想的這麼簡單。

12AF, X Month, X Day

Protofal’Cie計劃被中止了。

背後的原因非常愚蠢。就因為Hope Estheim跟Serah Farron都曾經是l’Cie的關係。純粹就是對 ‘fal’Cie’ 這個存在感到不舒服罷了。這條時間軸就因此受到了改變,對我來說真的是很大的問題,因為這代表未來的我,存在也受到了改變。現在,我思索着,這樣的更動,到底是變的更好,還是更壞?

令人困擾的是,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去得到這個問題的解答。

13AF, X Month, X Day

在Proto fa’Cie 計劃進行的時候,時空膠囊(time capsule)的研發也同時完成了。它可以搭載我們穿越幾百年的時光,直至未來。因為這是截至目前為止,唯一的最初機型。Hope和我實際上也只能使用這台。

Hope最初似乎只想自己一個人搭乘。因為這個時空膠囊只能作單向的旅行。你只能向未來前進,卻沒有辦法回到過去。這個年代的人將不會再見到你這個人。換句話說,就相當於你在他們眼前死去一樣。

他的雙親都已經不在,所有他以前的”夥伴”也都已經消失了。他現在付出的所有努力,就只是想要去確認Serah Farron在未來仍舊活着。他大概認為這趟單程旅行都不會有什麼問題,甚至把所有的賭注都放在改變未來這件事情上。這樣的做法倒真的很像是他的風格。

Hope還有兩位在水晶柱中沉睡的同伴,雖說很難判斷他們現在究竟是否活着,他還是想要救出她們。但是現在,他還沒有任何辦法。但是,如果前往幾百年後的未來呢?

當然,就算他有想過這件事是錯的,應該也不會承認。但是我們大家都看得出來,那就是我認識的他,不論情況有多麼危險、多麼讓人想放棄,他都會向未來邁進。

當我跟他提到想一起進行旅行的時候,他看起來非常驚訝。

「我從想過妳會想要坐這個。」他說。

多麼沒禮貌阿 ! 我給了他一個憤怒的眼神,他才收回他的話,並對我說抱歉。天阿,多麼單純的一個人。

當我跟他說,從我小時候開始,就已經習慣常常搬家,住在不熟悉的地方。他看起來才比較放心。

當然,我對「未來人類」的事一點都不感興趣,也不想參與。我會想去遙遠的未來,只是因為那個一切還未知的地方,可能會存在讓我活着的方法。

而且,我也希望這趟旅行能證明「那是我可以存活的年代」,悖論並沒有對我造成影響。

我想要擺脫那個噩夢……遠離被抹殺存在的恐懼……

XMonth, X Day

我現在進入了時空膠囊。當我醒來的時候……如果我可以醒來的話,那應該已經是幾百年後的未來了。

一場久到令人不安的長眠。

我只希望在這場睡眠中,不要再作那個夢了。

399AF, X Month, X Day

試驗成功了。我跟Hope都順利的從沉睡中醒來。

除了時空膠囊自己,已經完全毀壞了。

我試着回想,在那場睡眠中,我見到了「Caius」。我最後在夢中終於見到他了。那個場景像是預言書里出現的「Valhalla」。難道是因為研究過程中一直重複看着預言書影像的關係?我真的出現在Valhalla了嗎?

就算不是在現實中遇見也沒關係,就算在夢中,我還是要把我所有的疑惑向他問個清楚。

真正的我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死了嗎?

悖論全被修正之後我會消失嗎?

已經沒有任何辦法讓我不會消失了嗎?

不過,他沒有回答我任何問題。這只是我的夢境而已,會不會他只能說出我想聽的話?只能做我想讓他做的事,是嗎?然而,卻不是這樣。

他一點都不在乎我在跟他說什麼。然後我就理解了,這應該不是在我的夢裡,但是也不是在現實世界。這是真的嗎?這就是為什麼他會完全不理會我,或是告訴我答案的原因?

這都不重要,我已經不能回頭了。必須找到更多線索,不論是否有沒有找到他。

如果我錯失了這次機會,也許就再也不會再看到他了。

我知道,Hope應該會在不久的未來成為Caius的障礙。我相信他們在未來很有可能會互相對抗。會這樣推論,是因為Serah Farron的姐姐Lightning,在預言書中就是與Caius在戰鬥。對Caius來說,Hope的智識與頭腦應該是個不小的威脅。

我會為你除掉Hope、Serah Farron跟Noel Kreiss,如果這是你希望的話。他們雖然都不信任我,但是也沒有防備我。這對你來說是個優勢。

所以,告訴我,要怎麼樣才能創造出我可以存在的未來。能讓我繼續活着!

在那張像岩石般不動的臉上,面無表情的Caius,嘴角露出了令人不寒而慄的微笑。然後,他用令人發寒的聲音笑着說:

「兩個歷史不能共存,不論他是對還是錯,只有一個可以存在。」

我才不管那一個是對的!只要可以活着!只要不要讓我消失!告訴我吧。救救我。

「接下來,為了開啟妳希望的那道門,要用你的手親自關閉它。」

隨着這句話,Caius給了我一個歐帕茲(artifact)。我理解他想說什麼了。他希望我將這個交給Serah他們。就我所知,現在只剩下兩道可以開的門。手上這個,應該是假的歐帕茲。如果他們使用這個進入時空門。那無疑的,"那道門”將會被”關閉”。

他們將會消失,然後我會留下來。我會活着,一直活下去。就算這是一條錯的歷史,被扭轉的未來。

當我想清了這一切,Caius已經消失了。難道,一切只是個看似進展順利的夢境嗎?但是當我醒來,卻發現不是這樣。我的手上真的拿着跟剛剛夢中一模一樣的歐帕茲。

我會實踐我的諾言的。為了回報他,我會抹除Hope的存在。

400AF, X Month, X Day

我們再次與Serah Farron 和Noel Kreiss相遇了。因為他們的好心,在短時間內就幫學院完成了許多困難的工作。這部分讓我聯想到很多與Hope相像的地方。

感謝他們,人工繭計劃所有的部分都已就緒。他們真的是很好用的人。同樣是令人難以想象的單純。想讓他們相信我一點也不費力。就像說出”我很抱歉”跟”讓我們一起吧”這些事情,對我來說就像是早上跟人打招呼一樣簡單。雖然,預料之外的,Hope只是露出稍稍驚訝的樣子。

他們兩人毫不懷疑的使用了我給他們的假歐帕茲。乍看之下,似乎沒有發生任何異常。那應該就是為什麼Hope沒有對我起疑了吧?

這些都是,由我的謊言所編織出來的陷阱。

我很抱歉。還有,永別了。

XMonth, X Day

前往Augusta Tower 進行操控作業。

屏幕顯示的畫面此時突然消失了,日記到這裡結束了。這個瞬間,Hope相信上面記載的最後一天,應該就是今天。

因為有人已經將槍口抵住了他的背。

是Alyssa的複製體。

「你並沒有計劃在這裡殺了我吧?如果你真的想殺我的話,你早就可以開槍了。」

Alyssa的複製體緩慢的移動着,這給了他足夠的時間轉身,讓它消失。隨着露出跟Alyssa一模一樣的笑容之後,複製體消失了。

「Alyssa!你可以聽到我說的話嗎?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

他對Alyssa呼喊着,那個現在正在某處操縱整座塔的人。

「還有一個方法可以讓你不會消失!絕對還有的!妳不需要做這樣的事……」

他無法繼續說下去了。Alyssa的複製體們同時衝進了房間。

「我不是因為對你懷恨在心才這麼做的,前輩!」

所有的Alyssa複製體同時開口說話。

「那到底,是為什麼?!」

Alyssa們用開槍取代了回答。Hope躲在櫃檯的下面,希望這期間Alyssa會再說些什麼。

「我只是不想死。自從十三年前意外發生的那天到現在。你看,我現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嗎?但是,為什麼你要將它奪走?如果照那樣一直繼續下去,我會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你知道嗎!就算你在這裡死掉了,你的存在還是會被記載在官方紀錄里。所有這個年代的人都會記得你,這不是很不公平嗎?」

就算已經聽到了剛剛那些話,Hope還是不相信那是她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如果真的只是要說這些,就沒有必要讓複製體出現,讓我再消除他們一次。

Alysaa一定還有些什麼是沒說出來的。我想要就兩個人面對面,好好的談話。

不管如何,他很不想傷害這些跟她有着同樣外貌跟聲音的複製體。

「求你,停下來!不要再做這種事了!」

最後一個複製體消失了。難道他想透過Hope消滅複製體這件事來表達什麼嗎?也許她認為”前輩”會藉由射殺她得到一些補償,是嗎?

Hope爬出了這個房間,他對不知道藏身在哪的Alyssa大吼着。

「悖論跟時空門背後的運作機制能夠被了解,都要歸功於妳所提出的基礎理論!時空膠囊也是!甚至人工繭的點子!所有的這些,沒有妳都不會存在!所以,讓我們再繼續一起調查跟研究吧!去找到不會讓妳消失的方法。」

一定會有的。在修正所有時空異變后依然可以讓她存在的方法。

然後,不知從哪裡出現了Alyssa的聲音。

「我已經花了很長的時間去調查過了。我跟Caius做了一個交易,我告訴他,我想知道要如何讓有我的未來存在。作為交換,我會替他除掉檔在他路上的人。只要能夠拯救我。」

他知道Alyssa為什麼要讓他看日記了。一定是因為對Alyssa來說,面對自己會完全消失的恐懼,已經到了獨自一人無法承受的程度。

原本只是為了自己而已,卻因為Hope的關係,不知不覺間”為了未來的人類”這個口號已經變成研究的最終目標。

人們只在確定自己在某種程度的安全之下,才會想到要幫助他人。換句話說,會想要幫助他人的人,一定很有自信自己不會受到傷害。對Alyssa來說,她連自己能不能活到下一刻都無法確定,原本寄託於未來的希望,也讓她感到痛苦。

所有他說過的話、做過的事都與她的目標相左。那就是為什麼她想讓Hope將所有她的複製體消滅。除了那些擬真的血跡之外,與本人相差無幾的外貌及聲音一個接一個被抹殺的過程,就像拿刀往自己心刺上去是一樣。Alyssa大概是想說”這就像是你之前對我做過的一樣啊!前輩。”

「從我加入學院開始,寫了大量的報告,也到處調查,甚至發表了很多篇研究文章……但是,一切就只會像是沒有發生過一樣,完全不會留下有關於我存在過的任何痕迹。所有的努力都會被另一個人取代,你不覺得這樣的結果比死亡還要殘酷嗎?」

「那就是為什麼我們要一起繼續研究!」

Hope試着用他最大的聲音說出來。

「只要確認哪一個悖論跟你的存在相關,然後鎖定那個時間軸。只要讓它扭曲的時間點經過的夠久,這樣就算悖論解除了,一切都還可以維持住。如果可以得到能穿越時空的Serah他們協助,那就可以……」

一聲尖銳的笑聲回蕩在這個空間里。

「前輩,你忘了嗎?不就是我親自將Serah他們的存在消除了嗎?」

Hope突然說不出話來。在日記里,的確記錄著她給Serah他們一個假的歐帕茲。

當然,他不是沒有檢測過那個歐帕茲。他很確定這一個不是存在於這個年代,所以才認為這是真品。如果不是這樣,他也不會輕易的讓Serah他們拿到。

他當時怎麼沒有想過這有可能是一個陷阱?如果這個歐帕茲是來自其它年代的某人,那就很容易可以製造出”不屬於這個年代的物品”了。

如果造成Alyssa存在的時空異變是在這裡的話,那就表示Serah他們目前還是安全的。他無法說清楚,當時是由於某種未知的原因,使得他們無法得知背後是誰想要傷害他們。所有的研究能達到今天的成果,都是因為有Alyssa。如果他向Serah跟Noel表示需要他們協助拯救Alyssa的話。Hope相信,他們是不會拒絕的。

「我應該……要更早一點理解這點的,情況看起來的確不太好。但是,我們還有其它選擇的。之前不是也發生好幾次像這樣的情況了,不是嗎?」

因為悖論跟時空門的運作機制是如此難以理解。他只能透過大量的測試及失敗經驗來驗證。其中有好幾次,連他自己都想要放棄了

而讓他可以繼續堅持而不輕言放棄的理由,就是因為Alyssa,她從不放棄。現在從Alyssa角度來看,終於能夠理解是為什麼了。因為她一直活在恐懼之中,所以無論發生了什麼事,都不允許自己放棄。

能夠讓他堅持目標走到現在,Hope認為都要感謝她。

「無論我們是否會失敗、無論多麼困難的情況發生,我們都可以克服他。儘管可能要花一點時間,我們不是一直都是這樣子走過來的嗎!」

這個時候,一個細微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這就是我們一直向前邁進的結果!」

槍再次抵住了他的背部。她用單一又毫無情感的語氣說著,但他知道,這次是真的Alyssa,不是複製體,而是她本人。他專註的聽着,搜尋着不知何時消失的聲音來源。

「這就是為什麼我沒有選擇的餘地。」

再見了。

隱約聽到了這句話,然後槍響的聲音回蕩在四周。

Hope反射性的將手壓在滲出溫暖的地方。他知道自己被擊中了。他想,應該沒多久就會這一切就會結束了。然而……

「為什麼!?」

他聽到像是尖叫一樣的慘叫聲。他疑惑的看向自己的手,他很確定自己中彈了,但是身上卻沒有任何傷口。

「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我正在消失!?」

看向周圍,Hope發現Alyssa正在哭泣,而且從他握住槍的那隻手開始,正在一點點的消失。

「大概,在未來某個時間點,我發現了可以不讓你消失的方法?」

假設Hope在這裡被殺害,那可以讓Alyssa存在的方法就不會被發現。

從其它方面看,也有可能是Serah跟Noel逃出了假歐帕茲的陷阱。如果是因為這個,未來應該會發生劇烈的改變。而那條改變后的時間軸,卻是沒有Alyssa存在的未來。這個假設的可能性更大。因為只要未來改變了,過去也會跟着改變。

然而,不管是哪一個假設,他都無法解救Alyssa。只有這個殘酷的現實沒有被改變。

「在我自己按下了板機那個瞬間,我……是我自己?不,這真是太可笑了……」

在握住手槍的那隻手完全消失之後,眼淚從Alyssa的臉頰滑落。

Hope心想,至少還可以為她擦去眼淚,但是他的手指卻只是從她的臉頰滑過。

「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呢,前輩。我甚至想要殺了你。」

「就算如此,我還是很感謝妳。妳是一個頂尖的研究員,也是最優秀的合作夥伴。」

有着雙面的性格,還自我中心,從來沒有人真正的了解她。她輕易的就可以撒謊。他卻從很久以前開始,就選擇毫無懷疑的信任着她。就算現在,Alyssa所留下的研究成果仍舊是真實存在的。不管初始動機為何,她所貢獻的一切是毫無虛假的。

「謝謝你。至今為止對你做的一切,我感到抱歉。」

Alyssa微笑着,彷佛像在說著『謝謝』跟『抱歉』。Hope已經無法看清她臉上的表情到底是在哭泣,還是微笑。

「就算我不在了……只要你能記的有關於我的一點點事情,那我…」

那句 「…會非常高興的」的聲音聽起來就像只有微風吹過一樣。

 

Chapter6 – back & reverse: Part 5

他感覺到地面微微的振動。不是一個巨大的晃動,而是輕微的、不規則的搖動。

感覺就像是蜇伏已久的繭為了重生所作的掙扎,Hope如此想着。

明天,新的繭即將誕生。舊的繭即將結束他的任務,並回到地上。為了最後的確認工作,Hope回到舊的繭里進行各區域的巡視。

BreshaRuins,是他最後的確認地點。儘管,這裡與學院相關的設施都已經關閉,大部分也已經遷移完畢了。

繭的內部從很幾百年前開始就已經不適合人居住。因為需要維持各種設施的清理及運作。從Noel那裡得知,繭所含的危險物質會對居住在Pulse的居民造成污染及傷害,最後造成人類的滅絕。他不能讓歷史重演。

「喔,終於找到了。我們一直在找您。」

一位研究員朝他跑了過來。因為邊跑邊講話的關係,她顯得有點喘不過氣來。隨着她的呼吸,脖子上戴着的ID卡也隨之前後搖晃。他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寫着”Aina Stein”,他覺到心裡好像有什麼想法閃過。

「還有其它危險地點沒有檢查過嗎?」

「不,不是這裡……」

話說到這裡就停頓了,是連他自己都不清楚的原因。為什麼他要走到這麼深入遺迹的地方呢?在他意識到之前,就已經站在這裡了。

「這看起來,是一個墳墓?」

Aina用手指着被雜草覆蓋住的墓碑。不知經過多久的風吹雨打,所有的石碑看起來已經無法分辨。這些墳墓看起來在幾百年前就已經造好了。

「我無法確定是為什麼,只是很想要在繭墜落之前,來這裡看他最後一眼。」

當說到一半的時候,他覺得好像忘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他不再說話,因為覺得好像聽到了某人的聲音。

他將手指伸向空中,好像想要尋找什麼,但是卻只是穿過了空氣。感到自己以前好像做過相同的事情,但是那感覺,像是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這是真的嗎?因為實際上他什麼都回想不起來,那就像是一個很古老、很古老以前的記憶。

「怎麼了?」

「什麼都沒有。」

那裡就只有風……不是什麼任何人的聲音。

「時候到了,我們回去吧。」

簡單響應了Aina之後,Hope邁出了腳步。

更多《最終幻想13-2 (FF13-2)》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