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塵餘生 系列避難所背景一覽 避難所變態實驗匯總

異塵餘生 4 (Fallout 4)

異塵餘生 系列避難所背景一覽 避難所變態實驗匯總 ,《異塵餘生》系列中的避難所對於某些人來說,不是溫柔鄉而是地獄!今天蝦米攻略小編給大家帶來了《異塵餘生》系列避難所變態實驗匯總,一起來看看吧。

異塵餘生 系列避難所背景一覽 避難所變態實驗匯總

如果把999個男人和1個女人(或999個女人和1個男人)關在同一個房間里數十年會發生什麼事?這種想法非常獵奇。事實上,任何一個文明國度都不會允許進行類似的實驗,但《異塵餘生》中的避難所就為我們想象出了類似的場景。

從字面上來理解,被稱為“避難所”的地方應該為倖存者提供生存的條件,但《異塵餘生》中的避難所無意拯救任何人,建立避難所的真實目的是為了進行各種各樣的社會實驗。每個避難所都有一個實驗項目,而生活在其中的居民則是一隻只小白鼠。實驗內容大多比較獵奇,有的還非常殘忍。這不是開發者為了噱頭刻意為之,從《異塵餘生1》到《異塵餘生4》,透過無數荒誕不經故事,開發者們實際是在向我們揭示一個道理:人性始終是我們最大的弱點。

 

11號避難所:服從權威是人類的天性

當最後一位居民踏進11號避難所后,大門就被鎖死了。等待着避難所居民的是一個極其殘忍的死亡遊戲:每年都必須選出一個人走進一間密室獻出生命,否則避難所內所有人都會被人工智能處決。第一個知道這條規則的人是11號避難所的首任監督,因此當他將這一消息公諸於眾的時候,立即引起了公憤。感覺受到欺騙的人們一致要求讓監督第一個去死。

儘管監督在避難所中擁有最高統治權,但是在和全體成員對抗的情況下依然顯得勢單力薄。監督苦苦解釋說,自己在進入11號避難所之前也毫不知情,無奈在民憤面前還是百口難辨,最終只有哭着走進密室死去。從此以後,11號避難所每年都會民主選出一位監督,並讓他在任期結束后充當犧牲者。被選出來充當監督的,通常都是大家公認品德敗壞的人。

輻射 系列避難所背景一覽 避難所變態實驗匯總

在殺戮遊戲進行期間,11號避難所的大門持續保持關閉

隨着時間流逝,所謂的壞人已經全部被投票處死,11號避難所開始人人自危。於是一些以操控選票為目的的利益集團形成了。它們仗着各自對選票的影響力不斷威脅、壓迫避難所內的其他居民。其中氣焰最囂張的是一個叫“正義團”(The Justice Bloc)的組織。

在一次選舉前,正義團威脅一位叫做凱瑟琳的女性與他們全體成員一起去床上娛樂,否則就會選出她的丈夫。護夫心切的凱瑟琳只好屈服於淫威,可是萬萬沒想到正義團最終還是食言將票投給了她丈夫。憤怒的凱瑟琳決定拚死一搏,便拿起武器陸續暗殺了多名正義團成員,並在被抓住后對自己的殺人罪行供認不諱。

11號避難所處刑犧牲者的密室

凱瑟琳如願以償,最終替代了自己的丈夫被選為新任監督。然而令各大利益集團意想不到的是,她一上任就利用監督的權力廢除了民主選舉監督的制度,並規定以後每一任監督都只能通過電腦搖號隨機產生。如果這一法令最終執行,各大利益集團不但會失去威脅他人的資本,而且自己的成員也完全有可能被選為犧牲品。

各大利益集團為了維護既得利益發起了武裝政變,而凱瑟琳則獲得了長期受利益集團欺壓的弱勢人群支持,於是一場曠日持久的衝突爆發了。絕大多數避難所居民都在這個過程中死去了。

當整個11號避難所只剩下5個人的時候,已經沒有人對未來抱有希望。他們決定不再選出犧牲者,打算共同迎接即將到來的死亡。但人工智能並沒有殺死他們,而是一邊盛讚他們是“光輝人性的好榜樣”,一邊打開了避難所大門放他們離開。原來11號避難所一直以來還有一條沒告訴任何人的特殊規定:當所有居民一致拒絕選出犧牲品的時候,殺戮遊戲就會結束。

進入處刑室後會先讓你觀看一段溫馨的錄像,隨後就會突然被亂槍打成篩子

實際上揭露11號避難所秘密的文檔一直靜靜地放在處刑犧牲者的密室之中,只要大家鼓起勇氣衝進密室打敗處刑機器人,就可以發現真相併脫離困境。可是自始至終沒人敢質疑人工智能的權威,大家寧願勾心鬥角互相殺戮直至全滅,也不願團結協作,衝進密室一探究竟。最終因為絕望而打算集體自殺的5人真的可以算是“光輝人性的好榜樣”嗎?得知真相的5人感受到了莫大的諷刺。或許是因為羞愧,其中四人在避難所門口用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而剩下的1人則孤身踏上了廢土,決定把11號避難所的慘劇告訴世人。

11號避難所的故事來自《異塵餘生:新維加斯》。或許有人覺得之所以人們會聽從安排自相殘殺,是因為避難所中的人們都面臨著生命的威脅,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們肯定不會出現類似的情況——然而事實並沒有這麼樂觀。11號避難所這個故事的設計靈感來自於上個世紀60年代美國耶魯大學做的一個心理學實驗。值得注意的是,在那個實驗中受測者完全沒有受到生命威脅。

11號避難所的故事來自《異塵餘生:新維加斯》

該實驗召集了40名不同職業、不同年齡和不同教育水平的人。工作人員騙他們說這場實驗的目的是“研究體罰對提高教學水平是否有幫助”,為此需要他們扮演老師不斷問學生試卷上的問題。一旦學生答錯,就要按下按鈕對坐在電椅上的學生施加電擊,而且每錯一次,電擊的強度就會增加一個等級。當然,實驗並沒有真的施加電擊,扮演學生的工作人員會假裝被電擊中發出叫聲,但作為受測者的“老師們”並不知道這一點。

隨着電擊強度的增加,“學生”會叫得越來越慘,如果電壓達到330伏,學生則會假裝暈死過去不作任何反應。在整個實驗過程中,只要受測者表現出了對“學生”的關切或者對實驗安全性的質疑,站在老師旁邊的工作人員就會擺出嚴肅而權威的態勢,用毫無妥協餘地的口吻說道:“實驗要求你必須進行下去。”

這個實驗後來被拍成了一個名叫《服從》的紀錄片

在進行實驗之前,設計者估計絕大多數人都會在電擊強度達到330伏之前要求停止實驗。因為這40個人中沒有一位有人格缺陷,他們都是家庭中的好兒子、好丈夫,在工作上也兢兢業業。生活在和平時代的善良人怎麼可能沒有惻隱之心呢?然而結果卻大大出乎了意料:雖然所有人都對實驗過程表現出了極度不安,但是40人中有26人(超過六成)一直堅持到把電壓增至足以致命的450伏。

魯大學的研究者得出了一個結論:人類天生就有服從權威的傾向,只要是權威的命令,任何人都有可能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11號避難所屈從於人工智能的居民如此,服從長官的命令屠殺猶太人的納粹士兵如此,當今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們恐怕也是如此。

許多人認為二戰時期的普通納粹士兵不該為犯下的罪行負責,他們僅僅是服從命令而已。這樣的說辭成立嗎?

 

112號避難所:人性是最大的系統Bug

《異塵餘生3》中的布勞恩博士是一位發明了虛擬現實設備的天才發明家。他發明的設備可以完美模擬出視覺、聽覺、觸覺、嗅覺和味覺。更重要的是,布勞恩博士還可以讓躺在虛擬現實設備中的人意識不到自己正處於一個虛假的世界中。其效果非常類似於《黑客帝國》的母體世界。出於對科學的熱愛,布勞恩博士希望深入虛擬現實技術的研究,他尤其想知道人們長期生活在虛擬現實世界中會怎樣。於是便在美國政府的資助下建立了112號避難所。

核戰爆發后,雖然世界被毀滅了,但是布勞恩博士卻得到了深入研究的機會。他決定親自和112號避難所全體居民一起進入虛擬世界,並打算永遠生活在當中。至於他們現實中的肉體則靜靜地躺在避難所中可以持續維持生命循環的躺椅上。

112號避難所的概念有一絲《黑客帝國》的味道

在虛擬世界中,布勞恩博士擁有絕對的控制權,他可以任意地創造或改變整個虛擬世界。而避難所的其他居民則在進入虛擬世界的那一瞬間被洗去記憶,忘記了自己正生活在虛假的世界當中。

布勞恩創造的第一個世界叫做“大嘴鳥湖”,一個風景宜人的熱帶風景區——在這樣的環境中從事研究工作想必是一件非常愜意的事。然而研究工作本身漫長而枯燥,布勞恩需要做的僅僅是生活在這個世界中進行觀察。終於有一天,他厭倦了湖水拍擊岸邊的聲音和熱帶毒辣的太陽,希望換一個生活環境。於是布勞恩強行終結了這個世界,洗掉了所有避難所居民的記憶,然後創造了第二個世界:阿爾卑斯雪山。

布勞恩博士創造的第一個世界是個熱帶風景區

和大嘴鳥湖一樣,雪山風光雖然能在最初的時候給布勞恩帶來新鮮感,但隨着時間的流逝,布勞恩開始覺得生活越來越乏味。有一天,一位避難所居民在下樓梯時不慎滑倒,飛到了半空中,最後重重地摔進了雪地里,雪和血沾滿全身的樣子狼狽至極。看見這一幕的布勞恩突然萌生了一個充滿惡意的念頭:為什麼不捉弄避難所其他的居民來找樂子呢?

布勞恩開始設計各種惡作劇來嚇唬、愚弄他人。為了追尋越來越刺激的體驗,惡作劇的內容也逐漸向惡俗和血腥方面發展,到最後甚至變成了一場場屠殺。幾年下來,整個世界的面貌發生了巨變:原來的阿爾卑斯雪山變成了“阿爾卑斯血山”。對布勞恩來說,虛擬世界中的其他居民不過是自己遊戲中的NPC,就算殺了他們也可以用自己的力量任意復活。然而對避難所的居民來說,他們並不知道自己是虛擬世界中的人物,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忍受死亡的痛苦。

很難想象阿爾卑斯山血流成河的樣子是怎樣的

殺戮持續了二十多年,布勞恩最終還是對這種純粹的暴力感到厭倦了,於是又一次按下了重置按鈕。所有居民也在記憶被清空后隨着布勞恩前往了第三個世界:寧靜巷。

寧靜巷是一個非常溫馨的美國小鎮,避難所的居民們這次變成了小鎮上樸實的鎮民。鄉玩家們之間其樂融融的景象讓布勞恩博士想起了自己的故鄉,也想起了快樂的童年時光。於是他在這個世界中變身成一個小女孩,享受着所有人的寵愛。

然而有着二十多年屠殺經歷的布勞恩早已失去了純潔的靈魂。當他看到居民們在小鎮中安居樂業的祥和景象時,順理成章地萌生了一個更加邪惡的想法:先維持一段時間的和平,當所有人都以為自己生活在安全和幸福之中時,再掀起一陣血雨腥風,用巨大的現實反差摧殘人們的意志。

布勞恩博士在寧靜巷中化身為一個小女孩。內心極其歹毒,外貌也不見得可愛。

就在此時,《異塵餘生3》的主角闖入了112號避難所的虛擬世界。玩家可以選擇協助布勞恩博士的計劃,弄哭兒童、挑撥夫妻關係、謀殺小鎮鎮民,最終帶來災難和恐懼;又或者在一個廢棄的房子中打開虛擬現實系統的秘密控制台,啟動“自毀程式”。一旦自毀程式被啟動,除布勞恩博士之外的全體112號避難所居民都會真正死去,從而得到解脫。而布勞恩博士則會被永遠困在虛擬世界之中忍受孤獨。

至此,布勞恩博士的實驗應該已經有結論了。虛擬現實世界既然能正常運轉那麼多年,就已經說明這項技術達到了堪稱完美的程度。然而有一個無法用技術手段解決的惡性Bug卻會毀了這一切,那就是人性。當一個人擁有了上帝的能力,卻仍然保持着一顆人類的心,那麼他離變成惡魔就不遠了。

112號避難所的虛擬現實艙

 

75號避難所:由冷漠引發的慘案

在《異塵餘生4》的世界中,槍手組織的出場頻率非常小,存在感相當薄弱,可是你一旦與他們接觸,肯定會感到驚訝。這些槍手的體魄非常強健,血量個個都可以和掠奪者的頭目相媲美;他們的身手極其敏捷,即使在槍林彈雨中也能穿梭自如;更重要的是他們講究戰術,掩護射擊、包抄偷襲運用得爐火純青。如果仔細觀察他們,還會發現槍手們穿着風格統一的軍裝。此外,就連他們在戰鬥中說話的腔調都頗具軍事化色彩。這樣一支可怕的部隊來自75號避難所,而他們每個人都是一場殘酷實驗的產物。

75號避難所修建在一所中學的地下,在核彈來襲的警報響起時,這所中學的師生和部分孩子的家長有幸進入了其中。不過他們並不知道這個避難所建立的初衷是為了進行人類基因的改良實驗。科學家們希望通過基因甄選、激素治療和加速世代循環來全方位強化人類的智能、體能和心理素質,從而培養出足以重建並復興文明的超級人類。為了達到最理想的效果,實驗對象只能是兒童和青少年。於是對實驗毫無益處的17歲以上成年人很快就被避難所警衛集體處決了。孩子們雖然倖存了下來,但等待着他們的是更加殘酷的命運。

75號避難所的大門隱藏在一所中學的地下

所有的孩子都會被強迫參加超高強度的體能和智能訓練,與此同時還會注射大量用於基因改造的藥物。訓練的壓力讓孩子們始終處於疲憊狀態,而藥物的副作用則常常讓他們狂躁不安。但這些絲毫不會喚起避難所工作人員的良知,這些和他們非親非故的孩子在他們眼中不過是另一種形態的小白鼠。

在這地獄般的生活中,孩子們唯一的盼頭就是17歲那年的“畢業典禮”。避難所工作人員欺騙他們說,畢業之後就可以從事自己想要的工作,過上幸福的生活。每個孩子在“畢業”后都會被永遠帶離生活區。這時,實驗室工作人員會對他的體能、智能和心理素質進行一次全面考核。考核不達標的人會被直接處決。而考核結果優良的會被帶去基因實驗室採集基因,並通過人工受精的方式培養下一代。不幸的是,即使是這些表現優異的孩子,在完成這些工作后仍然會被帶去焚化場處死。

75號避難所內還搭建有模擬的城市街區,估計是用于軍事訓練的

可悲的是,“畢業典禮”的謊言欺騙了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在漫長的歲月中沒有哪位孩子提出過這樣的質疑:“為什麼凡是畢業的學長都會永遠消失,並且再也不會回來探望我們?”孩子們只會關心自己能否順利“畢業”,至於那些失蹤了的學長去了哪兒則完全不關自己的事。在這種狀況下,孩子們恐怕永遠無法自己解開真相。

由於75號避難所的實驗是一個封閉的長期項目,因此避難所的工作人員團隊只能從實驗對象中補充。通常情況下,避難所會選擇那些體能指標不合格,但智能方面表現卓越的孩子加入工作團隊。但為了防止新員工對原來的同伴起惻隱之心,通常都會先和居住區的孩子們隔離15年,到了他再次走進居住區正式開始工作時,孩子中早已沒了熟悉的面孔。

終端機上的這份文檔解釋了工作團隊的人員補充方式

核戰爆發后的第一批避難所員工在幾十年後紛紛變老死去,從實驗對象中誕生的員工逐漸佔據了工作團隊的全部崗位。這些新生代的員工原本擁有和這些孩子同樣的遭遇,理應成為廢止這一實驗的中堅力量,但可悲的是這些人在被隔離15年後,早已忘記了自己當年的痛苦,變得和其他工作人員一樣麻木不仁。如此殘忍的實驗居然真的就持續進行了下去。

最終,一次火災引起了避難所的騷動,才讓一直蒙在鼓裡的孩子們發現研究資料並得知了真相。此時的基因實驗確實已經取得了明顯的成效,孩子們在各方面的素質已經有了驚人的提高。因此當孩子們決定集體暴力反抗時,工作人員已經不再是他們的對手。終於獲得自由的孩子們打開了避難所大門,於是廢土上逐漸形成了一個由75號避難所實驗體及他們的後代組成的槍手組織。

雖然最終贏得了自由,但是一代又一代冤死在避難所中的孩子卻給整個故事蒙上了一層悲劇色彩。主導這一研究的避難所科技固然應該為此負責,最終造成這一悲劇的根源還是人們心中對他人的冷漠。基因實驗雖然成功強化了槍手組織成員的體能、智能和心理素質,但卻沒有改變他們冷漠的人性。和鋼鐵兄弟會、義勇軍和學院相比,槍手組織的力量顯得無比渺小,“復興文明”的使命恐怕跟這些超級人類無緣。

不過說實話,真正主宰廢土命運的還是這一人一狗的黃金搭檔

 

結語

末日降臨后,一切社會秩序和道德體系都轟然崩塌,而廢土之上沒有對與錯,只有生和死。人的本性也只有在這種情況下體現得最真實。從這種意義來說,《異塵餘生》是一個探討人性的作品,各種殘酷的避難所濃縮了人性的醜惡。在權威的脅迫之下人類會甘願自相殘殺,在虛擬世界中無所不能的科學家最終淪為了變態殺人狂,就算是天真無邪的孩子也會因為冷漠而自食惡果。

這些醜態傳達出了《異塵餘生》對人性的極度不信任感,這或許與現實中冷漠的人際關係息息相關。地鐵上、公交車裡,幾乎人人都在埋頭看着手機,對身邊的人和事漠不關心,甚至那些不帶任何功利目的、參加社區服務的志願者,都會被猜忌為愚蠢和別有用心……為什麼《異塵餘生》系列會反覆強調“戰爭,戰爭從未改變”?或許是因為人性自始至終都未曾改變。

來源:gamersky

更多《異塵餘生4》攻略文章:

我來說兩句...

匿名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