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塵餘生4 鋼鐵兄弟會線圖文攻略及劇情感想

異塵餘生 4 (Fallout 4)

異塵餘生4 鋼鐵兄弟會線圖文攻略及劇情感想 ,《異塵餘生4》鋼鐵兄弟會線很多玩家都體驗過了,也讓很多玩家身臨其境,但是如果看攻略的時候也是第一人稱的話是不是更完美呢?下面蝦米攻略小編就為大家帶來玩家“星辰游龍”製作的異塵餘生4鋼鐵兄弟會線圖文攻略及劇情感想,希望各位玩家喜歡。

異塵餘生4 鋼鐵兄弟會線圖文攻略及劇情感想

正篇沒看過的玩家可以看這篇文章:

解決了這個問題之後,剩下的問題接踵而至——兄弟會的人手實在是不夠,要派出人馬去剿滅掠奪者,變種人和合成人,要派出外勤小隊搜集文獻資料和應諾對征過糧的村莊進行保護,要和學院爭奪資源,抽不出什麼人手,而且能夠執行一些重要任務的人手從來沒夠過。

異塵餘生4 鋼鐵兄弟會線圖文攻略及劇情感想

看起來,這一次要派我出去找修復武器系統的材料了。

其實從某種意味上,我算是領會了兄弟會為何要回收科技了——滿東海岸都是拿着胖子核彈轟人的土匪和拿着微型核彈糊臉的變種人,這你讓人家怎麼重建嘛。。。

當時我其實想問問,能不能咱們自己來造,如果可以的話,那可真是太酸爽了。然而英格蘭姆督學表示,要一千個外殼都有,但是現在的技術造不出內部的裝葯。於是當時只能作罷。

於是造不成,只能去找。還好有地可尋——昆蘭督學在發光海發現了一個可能有大量核彈頭的基地。至少不用我和找一些零件一樣,滿世界跑着去瞎找。

既然要去發光海,那麼自然還是要和丹斯一同前往。

負責在發光海外迎接我們的,是劍橋警察局見過面的海倫學士。

同時,如果在會面地點直接翻過山,就到了95號避難所。不過我當時只清理了外圍的敵人,防止海倫學士小隊受到威脅,並沒有向內探索。

進入發光海之後,我又去探望了一次維吉爾。希望血清有效。

看起來,血清是真的有效。

維吉爾變回了一個略帶猥瑣的中年大叔,並對我表示了感謝。實驗室的東西如果我有需要的話就拿,但是說實話,最有用的是那一本特斯拉科學。

拜別維吉爾之後我和丹斯一路跋涉,最後到達了一座金字塔一樣的建築物。你說什麼是金字塔?這是另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有時間的話我再和你細細的說明吧。

那棟建築物的外面就堆放着核彈頭,不過是很大的那種,比你都大都重。我看到那玩意的時候就知道我肯定找對了路。

我們進去之後,發現通往核心區的門關着。不過我們在一個桌子上找到了密碼。

只要把這張密碼塞進終端機,就能打開對應的門。

比較可惜的是,只能打開一扇門。雖然確實都能通往核心區,但是有些時候需要我直接穿着動力甲跳下去。

在倉庫主控室前,我見到了一名原子教信徒。

然而說實話,他講的每個字我都能聽懂,組合在一起我就不認識了。

丹斯表示,這廝腦洞太大。

無論我威逼利誘還是好生相勸

他都不肯交出鑰匙。並且表示,你既不死又不信我,這令我很為難啊。

其實這也沒什麼要為難的,你去死,一切問題迎刃而解。

於是拿那件破爛衣服擦了擦我的火焰刀,用從神棍身上翻出來的密碼打開了大門。

這個倉庫里堆放着大量的核彈頭

倉庫深處還有更多,我細細搜颳了一番,雖然大型的核彈頭我用不了,但是這類地區總會有一些小型的核彈頭儲備,可以用在我的胖子發射器上。

在這裡布設信號發射器,我就可以回去復命了。

不過丹斯聖騎士和以往一樣,表示要親自留守等待匯合。

於是,我孤身一人回去交付任務

雖然黎博士表示需要技術高超的技術工操縱。

不過說實話,當時我所做的所有事。

其實只是象徵性的按了一下啟動按鈕而已。

作為獎勵,英格蘭姆督學送給我一個動力甲改裝部件。雖然並不是加強火力

在動力甲工作台上就可以把這個改裝部件給打上了,這玩意能在我生命值低下的時候,自動使用治療針。可以說是相當實用的保命改裝,不過後來我改成了現在的噴氣式動力甲

不過我一見麥克森長老,就受到了嚴厲的訊問

原因是丹斯聖騎士,是合成人。

雖然我也震驚了,並且對此表示不平,但是麥克森長老還是下發了通緝令,並讓我去找昆蘭督學了解相關訊息。

在我和昆蘭督學討論此事的時候,海倫學士沖了進來,之後將我帶到了僻靜無人的艙底。

同時,她告訴了我丹斯聖騎士可能的藏身點,並且懇求我手下留情,我同意了。

原來丹斯藏身的地區就是我曾經去尋找失蹤的小隊的時候,路過的那個站點。

我很輕鬆的進去,並且找到了聖騎士丹斯。

果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合成人的事實。

雖然如此,但是他仍舊讓我殺了他。因為兄弟會的秩序是絕對無法容忍兄弟會內部出現合成人的。雖然丹斯是合成人,但是他並不認可此事,依舊認為自己是兄弟會的一員。

不過我並不這麼認為。雖然現在我是兄弟會的成員,不過對於兄弟會某些“路線正確”的事情我個人是不支持的。我和合成人偵探尼克的關係就很不錯,同時我建立的定居點也有不少有理性的屍鬼居住。而且,我能感受到丹斯內心的矛盾,我決定說服他。於是我默默地轉身,開了一包葡萄味的敏達。

丹斯,你錯了。我從不以所謂是不是純種人類看人。你不是學院的傀儡,你也不是沒有自主意識的機器,你就是你,聖騎士丹斯。

而且,整件事情也並不是和你想象的那樣,沒有一點迴轉的餘地。

雖然你說我如果掉頭就走你就自殺,不過在說服你之前,我是不會出門的。

不但是你錯了,麥克森長老也錯了。在這個問題上整個兄弟會的所謂正確大錯特錯。你如果死了,只能加深這種錯誤。而你活着,至少就證明這個錯誤不是沒有糾正的餘地。

最後丹斯聖騎士同意了。並且決定不自殺,而是離開聯邦。

同時,他讓我不要忘了,學院才是這一切的源頭,整個廢土所有人最大的敵人。

當我們走出地堡時,我們見到了麥克森長老。首先我是緊張了起來,因為麥克森長老據傳戰鬥力相當之高。不過我又仔細的看了看,安心了。他既沒有穿動力裝甲,也沒有提着那管激光衝鋒狙擊槍。你說狙擊槍是什麼意思?這個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

好吧,我那時候和他發生了一次“激烈的爭吵”

麥克森長老的語氣其實已經緩和了,但是大家心知肚明,過場還是要走的。

所以我決定出面做保

而麥克森長老也覺得我這個作保分量就足夠了。事實上,我那時候也只不過是一個資歷比較雄厚的騎士而已,勉勉強強能和一些資歷尚淺的聖騎士比肩。不過那時候重要的不是誰來說,而是有個人來說。那麼,聖騎士丹斯,被我們兩的嘴炮所擊殺,屍體被射zui線pao武hei器mu燒shuo成灰燼,就是這樣。之後丹斯不能再在兄弟會成員面前出現了。

雖然在兄弟會已經是個死人,但是丹斯聖騎士從心理上仍舊是兄弟會的一員。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執意認為他是個人類,而非異類。廢土之上,你把自己當做強盜,那麼你自然會變成強盜。你把自己當做騎士,那麼你自然會成為騎士。

然後,回到了飛艇,我和麥克森長老最後談了一番關於丹斯聖騎士的事——畢竟過多的談論死人是不適宜的。他看起來雖然不年輕,但實際上,他只有20歲出頭。一如此年輕的年紀就成為了兄弟會的長老——雖然有一部分是依靠長輩的名望和他人的支持——並且整合了分崩離析的兄弟會,他的地位其實也不是那麼穩定。雖然似乎成為兄弟會的信仰,但是他依舊要保持一些路線上的正確——比如對待合成人的態度上,就必須迎合一部分其他分支兼并過來的人。說實話,也不容易。

同時,他也任命我為新的聖騎士,接手丹斯的工作。

戰無不勝,長老。

槍騎兵隊長凱爾斯也算是對非人類最激進的人了。不過這艘大飛艇除了他和他的人,誰都玩不轉。接下來的任務是剿滅學院。

同時,取得在學院,核戰之前製造的戰爭用預言機器人,PAM。

在那之前,我去見了一次墨菲媽媽,她用天眼看穿了學院的路。然而我反對學院的理由,其實就是一點——從來沒有學院人站在學院陣營主動做出犧牲,簡而言之就是,為了讓廢土變得更好,我要拿你的命不當命。至於我的命,要留着來見證更好的廢土。這樣的組織,沒有任何存在的價值。

剿滅鐵路的戰鬥其實挺簡單,最終戰往裡面扔幾個燃燒瓶,基本就解決了問題。戰鬥很快的結束了,但我沒有絲毫的成就感。其實鐵路這幫人的心是好的,就是最後好心辦了壞事。大概等於戰前在海對面,某些動物保護組織解救了動物之後就不再管,導致解救出來的動物最終還是餓死病死?鐵路也差不多,解放了合成人,但一味的解放合成人,而不管其他,最終導致了許多事故已經很難查證,合成人在人群中拔槍掃射,到底有幾起是學院所為,幾起是鐵路導致。不過這一切,都已經是過去式了。

這就是預言機器人,PAM。

把解密程式放進一旁的電腦就可以解鎖PAM帶走了。

回到了兄弟會。可以看出,兄弟會在丹斯這件事上,態度也是不一的。一部分成員並不太認同直接“處理”掉丹斯,不過,這一切的問題其實都是建立在我真的殺了丹斯上的,所以我不會有心理負擔。

想讓自由至尊動起來,還需要最關鍵的核心。我們需要一個鈹振蕩器,來激活它的動力爐。

還好,昆蘭督學已經找到了消息。而且值得慶幸的是,由於學院自絕於廢土大眾,這百餘年裡他們並沒有能夠拿走它,或者說根本不知道有這麼個東西。

同時英格蘭姆督學對科技發展還是抱着開放的態度的。不像凱爾斯槍騎兵隊長一樣死板。

我和英格蘭姆督學一同出發,前往大核動力。現在說起來這是我第二次後悔,在以兄弟會人員的身份行事的時候,沒有穿着動力鎧甲了。

然而。事已至此,如果我開始的話就等於我和學院方面徹底的決裂。不過,我一直是有心理準備的。

學院,必須被消滅。

我們乘坐飛鳥,直接飛向了目標。

看來學院的合成人已經早我們一步到了這裡,我們先用飛鳥上的機槍進行反擊,然後跳下去和合成人作戰。

這個大核融合也是戰前的重要核動力公司之一,並且還曾經爆發過管理層和技術層的衝突。

還遺留下了一張卡帶

技術層不願為作戰研發。

但是管理層卻拿它去換錢,核武大擴散,最後的結果就是。

稍微整理了一下心情,我用樓頂翻到的ID卡,啟動了電梯,下了樓。

一路上都有合成人的攻擊,但是我和英格蘭姆督學對付這些合成人還是比較輕鬆的。

然後,我們找到了主動力室,鈹振蕩器應該就在裡面。

不過廢棄了兩百年沒人看管的核設施,裡面的輻射量高的嚇人。英格蘭姆督學給了我兩瓶驅輻寧,並且讓我到處找找有沒有什麼其他的抗輻射的東西。我當年覺得身上儲備的驅輻寧夠,就直接莽了進去。事後回想起來。真是九死一生啊。

如果仔細搜索,是可以找到許多抗輻射的葯和一件能幾乎完全抵禦輻射的全身防輻射服的。

我按下清洗間的按鈕之後。

我徹底後悔了。輻射強度變得相當之高,我一袋一袋的消耗着身上的驅輻寧。

鈹振蕩器到手,我剛要趕快跑

然後安全機關就啟動了,我被迫迎戰。說實話,這次可能是我這輩子最靠近死亡的一次。

最後,我成功的解決了安全裝置並逃了出來。

然而還沒鬆一口氣,前面又竄出來一台鐵衛兵對我和英格蘭姆督學進行攻擊。

還好,最後有驚無險的趁着它散熱的時間把它給解決掉了。一番爆炸之後,我在它身上搜出了不少好東西。

值得慶幸的是,另一台鐵衛兵早已壞掉,不然我肯定是沒法活着走出來的。

之後,我們坐另一台電梯下樓,期間外面的增援和學院的合成人開始交火了。

不過和剛剛在核心區面對保安設備相比,學院的這些合成人,只不過是個笑話而已。

回到了兄弟會之後,馬上就要重啟自由至尊,並且發動對學院的最終戰役了。而這一戰。我已經等了很久了。

我將在前些日子的遊歷中得到的火焰刀命名為背棄者的榮光,因為說實話,學院開出的條件,遠比兄弟會誘人。如果加入學院,那麼日後,我就能成為高高在上的金字塔尖,俯瞰眾生翻雲覆雨。

但是很可惜的是,我並不是什麼利己主義者。如果要把自己的成就建立在整個廢土所有其他人的痛苦之上。。。

讓自己成為可笑的偽神,藐視着其他和自己本是同樣身份的人民。。。

我寧可讓這所謂的神,和神的國度,統統陷入戰火,讓他們加於別人身上的惡秩序十倍百倍的返還於他們自身

讓惡意的規則被核爆的火光所吞沒,讓藐視眾生的諸神失去他們的神格,沾滿血污和腐泥跪地求饒而不可得,讓自私者用血和肉報償被他們的自私所剝削的廢土,讓整個東海岸不被陰雲籠罩鐵幕阻擋。

讓兄弟不再舉槍相向,讓夫妻不再相互猜疑,讓父子不再天各一方。從我按下啟動按鈕的那一刻起,我沒有了兒子。我曾經有個漂亮老婆,後來她為了保護我們的兒子,被學院的人一槍打死了,我為她報了仇,殺了那個一槍打死她的光頭。我們的兒子麼,被學院搶走,然後,就這麼沒了。所有的思想包袱,在那一刻,我都放下了。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和我決戰吧,所謂的聖父,肖恩。

然後,自由至尊啟動了。

全軍上下對這台曾經被英克雷打散架,第二次作為決戰兵器為兄弟會而戰的機器人敬禮——雖然這大傢伙的語音模塊一直沒人去修,還在叫喚着戰前輸入的指令。

雖然各種問題挺多,而且語音系統令我都覺得滑稽,不過這個大傢伙還是挺可靠的幫手。

面對大規模的合成人攻擊,不給力就是一發微型核彈砸在合成人隊伍的臉上

而面對小規模的合成人小隊的阻攔,則會用一連串的激光打擊把它們燒成灰燼。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它眼裡攻擊敵人比保護友軍重要,所以大家都是跟着它走,都不敢走到前面去。

隨着一路推進,我們在天黑之前,終於趕到了學院上方——聯邦理工學院舊址。

自由至尊開始掃描,準備打開通道,我們負責掃清來干擾的合成人。雖然它們火力很猛,但是可靠的T60動力甲吸收了絕大多數的傷害。

然後,當自由至尊打通了道路之後,兄弟會大軍蜂擁而入,準備在學院內部決一死戰。

我作為先鋒武官,負責着最艱巨的任務——把核融合脈衝炸彈安到學院主動力爐上去。

我們一路向里突進,剛開始收到的阻礙比較少,因為學院的炮灰合成人部隊基本被自由至尊解決乾淨了

越往深處,學院的精銳部隊給我們的阻力就越大。麥克森長老提着一把激光機槍身先士卒,我作為他的側翼支援,手持背棄者的榮光幫他抵禦衝上來的合成人,他則把激光機槍給打出了狙擊槍的準度和加特林的射速,後方的騎士和新兵們負責轟殺還沒被掃死的合成人,一時間勢如破竹。

學院其實也在趕着生產安保機器人,不過我們的攻擊節奏最終還是比他們快,這些安保機器人並沒有機會抵擋我們。

我們殺到了生物科技實驗室,學院連合成的大猩猩都放出來和我們作戰,已經是山窮水盡了。

我們放過了絕大多數的科學家,任他們是躲藏也好,是用傳送裝置逃生也好,直奔動力爐而去。

在學院核心區,我們受到了最精銳的合成人的阻攔,但是它沒兩下就被麥克森長老的激光加特林給掃翻了。

之後,我見到了聖父。這個老頭子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估計是快不行了。

說實話,我還是挺可憐他的。畢竟,這本來也不是應該屬於他的生活。

但是,學院已經成為了全地表的公敵和威脅,沒有第三條路可以選擇了。

最後,我選擇了親手結束他的痛苦和罪惡。

然後,用終端機和桌上的密碼卡封鎖了整個學院。

這裡就是動力區。看得出來,還是許多年前的設備。不過這也不重要了,馬上就沒有了。

令我意外的是那時候,有個小男孩來找我。我看見他的時候我是真的挺驚訝,沒想到還能見到他。

恩,就是你,肖恩,少年肖恩。

然後的故事你知道的,我把你帶出了學院,我們傳送到了附近的另一棟建築物。

然後,我按下了按鈕,看了一場盛大的煙花。

而且是我人生里,第二次看見這樣的煙花。

然後我又像是回到了那一天一樣。

戰爭,戰爭永不變。不是每個人所要達到的最終目的都是相同的,而改變人的思想,遠不如消滅人的思想來的容易。所以戰爭開始了。核彈,爆炸,衝擊,輻射。

曾經我擁有幸福美滿的家庭,明確而光明的未來,漂亮老婆胖大小子。

然而,當核彈的光芒閃耀的那一刻,一切都沒有了。我曾經也設計過自己的未來,但是直到那時候我才反應過來,有些時候未來總是被別人所設計,甚至別人都不來設計,只是無意之間讓你擁有了這樣的未來而已。

我曾經認為我能找到我的孩子肖恩,我還能回到過去的日子,還能過上正常的生活。不過那一刻我也反應過來了,不可能的。世界已經變了,不再是曾經的那個世界,我又如何期盼,短時間內重新回到過去?

但是最終,我按下了引爆按鈕。理由很簡單,我不希望更多的人和我一樣,因為別人的設計,而失去妻子兒女,然後和我一樣走上了復仇的血路。也不希望再有人的命運,被高高在上的所謂諸神所掌控。這就是我為什麼要把你的身份完全告訴你,肖恩。已經行走在沒有退路的道路上的我,不希望再有人步我的後塵了。我這樣的,已經可以說是無可救藥的,兩百年前的老男人,有狗肉陪着我,就好了。

雖然對學院的戰爭結束了,但是要保護整個聯邦和聯邦的居民,這還只是個開始。兄弟會為此仍舊在作戰。

回到了飛艇后,我被升擢為鐵衛——基本等同於兄弟會的最高武官。並且獲得了一副動力甲噴氣背包。

整個對學院的作戰持續了一整夜,迎接我們的,是新一天的黎明。

然而,我去和蒂根督學報喜的時候,感到了不幸即將發生。

有一名與他熟識的,從廢土徵召不久的槍騎兵,永遠的倒在了黎明前的黑暗之中。他死於墜機,最終遺留下來的遺產,只有一瓶酒還算完整。蒂根督學把它送給了我,希望我能銘記和那位槍騎兵一樣,倒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的戰士。

不過感傷歸感傷,死者已去,生者仍存。作為鐵衛,我可以購買到鐵衛特有的佩槍。

同時,還有鐵衛特配的傳奇動力裝甲。

接下來的故事你都知道的,我把你接回了庇護山丘。

學院沒有了。這對廢土居民來說是個重大的好消息。

不會再有綁架,不用再害怕睡着之後被抓走,不用再猜疑是不是有誰被換成了合成人。人與人之間,重新可以開始擁有了信任。雖然廢土之上,這一絲信任很微薄,但是只要開了個頭,它就會慢慢的成長,最終成為重建文明的樞紐。而那個要報殺妻奪子之仇的,兩百年前的老頭子的歷史使命,也最終完成了。現在的我,只不過是一個新婚喪偶的落魄青年而已。廢土上新的第一天。也是新的我的第一天。之後的路,還很長。

寫在後面

那麼呢,兄弟會線路就算完結了(其實我沒打算打其他線233)。說實話,兄弟會線路和學院線路應該是劇情性最突出的兩條線,鐵路和義勇軍線的感覺和兄弟會線重複的太多而且矛盾性不如兄弟會線和學院線衝突,然而我是絕對不會打學院線的233。這條線的走心可以說是我整個人的心理寫照了。由於網路辣雞,所以其實早就打完了的攻略直到現在才發完,真是抱歉。之後的攻略將會是實用向攻略為主。下期攻略預告——抓根寶教你鍊金術。

來源:gamersky

更多《異塵餘生4》攻略文章:

我來說兩句...

匿名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