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師3 吸血鬼屍嬰等怪物背後的神話傳說

巫師3 吸血鬼屍嬰等怪物背後的神話傳說 ,《巫師3》的世界中充滿了各種怪物,在這些怪物的背後都有著神秘的傳說,下面為大家帶來「神的旨意和直覺」翻譯的《巫師3》吸血鬼、屍嬰等怪物背後的神話傳說,一起來看看吧。

巫師3 吸血鬼屍嬰等怪物背後的神話傳說

近來玩完石之心,意猶未盡,看到steam巫師更新了一篇文章

原文地址….已不可用,就是steam上這一篇

巫師3 吸血鬼屍嬰等怪物背後的神話傳說


巫師3 怪物背後的神話傳說

《巫師3:狂獵》中的北方諸國飽受戰爭踐踏、瘟疫橫行,人性墮落。而傑洛特呢,不管他自己怎麼努力,仍避免不了身陷北方巨頭的政治鬥爭之中。這讓我們很容易就忘記了:傑洛特的天職其實是一名怪物獵人。所幸對他而言,北方諸國境內從不缺怪物。

這些怪物中的一部分在其他作品中常有曝光,另一些傳說生物則被埋沒到了大眾視野後方,於是CDPR深挖了自己老家的東歐和北歐古老傳說,讓這些神話生物重獲新生。我們都很熟悉龍和吸血鬼,但對傑洛特劍下那些不那麼有名的生物了解多少呢?比如鹿首精、女吸血鬼和屍嬰?我搜集了系列中自己最喜歡的怪物及其傳說,讓大家能夠參照遊戲形象進行比較,同時學習一點神話知識。


女吸血鬼

巫師3 吸血鬼屍嬰等怪物背後的神話傳說

可惜,狩魔獵人世界中的女吸血鬼(alp)比起傳說形象差到不知道哪去了。遊戲中的alp比傑洛特劍下的雜碎好不了多少,樣子看起來像附有鱗片的裸體女性,行為更像普通的吸血鬼,而不是傳送中描述的那樣。德國民間傳說中的alp可有意思多了,它們雖然有時被比作吸血鬼,但事實上與傳統觀念中的小精靈聯繫更為緊密(alp就是「elf」一詞的一種變體)。

不同於遊戲的是,「alp」一詞是陽性名詞,「mare」可能「mara」才是這種生物的陰性名詞。(德語稱為「Nachtmahr」)。小精靈會在夜晚尋找人類女性獵物,控制其夢境,並使之演變成為恐怖的噩夢(德語「Alptraum」可能「elf dream」意為噩夢)。


小精靈

巫師3 吸血鬼屍嬰等怪物背後的神話傳說

小精靈攻擊時會坐在受害者的胸腔之上,不斷變重,直到受害者在重壓下醒來。受害者驚恐萬分卻無法呼吸,動彈不得卻叫不出聲,只能等著攻擊結束。有趣的是,許多不同文化中的不同怪物都具有這樣的攻擊模式,現代觀點認為這實際上是睡眠癱瘓症作祟。

除了晚上的噩夢攻擊,人們還認為小精靈擅長惡作劇。他們喜歡把嬰兒放回到臟尿布里,把牛奶變臭,甚至踩死小型的家畜。對了,還記得我說過他們經常被比作吸血鬼嗎?那是因為他們喜歡從男人可能小孩的乳頭中吸血,當然,也喜歡從女人那喝奶…我開始明白為什麼狩魔獵人世界中的小精靈與傳說相差甚遠了。你能想象這樣的隨機事件嗎,讓傑洛特在小精靈的嘴下拯救自己的乳頭?


鹿首精

巫師3 吸血鬼屍嬰等怪物背後的神話傳說

狩魔獵人世界中,鹿首精無疑是外觀最為驚人的怪物之一。它們長得像蒼老的樹木,在古老而茂密的森林中活動,守護領地毫不留情。它們通過直接操縱大自然來攻擊,用樹根枝幹來直刺對手。

幸運的是,來源於斯拉夫民間傳說的鹿首精與遊戲中的形象相差無幾。最大的不同只在於其外觀和名稱。在狩魔獵人小說和斯拉夫傳說中,鹿首精實際上被稱為「leszy」可能「leshy」。

巫師3 吸血鬼屍嬰等怪物背後的神話傳說

鹿首精外觀設計的靈感似乎來源於「溫迪戈(wendigos)」的形象,美國及加拿大五大湖區阿爾貢金語印第安人的一種精靈。溫迪戈的形象多種多樣,但一般被描述成頭戴鹿骷髏和鹿角的人型生物,與遊戲中的鹿首精形象相似。然而斯拉夫文化中的鹿首精形象只是與森林人相似。原始森林中的鹿首精據說長得跟樹一樣高,但踏出森林一步,就會縮小到一株草的大小。兩種文化中的鹿首精都是守護者,而遊戲中則極為兇殘暴力。民間傳說中的鹿首精也更喜歡惡作劇,常常綁走小孩子,並讓旅行者迷路。


正午怨靈

巫師3 吸血鬼屍嬰等怪物背後的神話傳說

第一次在遊戲里遭遇正午怨靈的經歷絕對難忘。作為怪物而言,正午怨靈足夠難纏,能讓新手玩家不知所措;其只在正午出現的特性也使得它們容易被玩家銘記。

然而在民間傳說中正午怨靈卻沒有那麼駭人。它們只是,人們在炎炎夏日的田地上勞作時,承受的心臟病突發風險的人格化概念而已。在波蘭人們稱其為「Poludnica」,用英語翻譯就是「LadyMidday(晌午女士)」。與遊戲中屍鬼一般的形象不同,晌午女士是一團旋風,由雲霧和灰塵構成,中間夾有鐮刀可能剃刀。藝術作品中則常常是白衣少女的形象,不過也可見她被描繪成年老的女人。

晌午女士也是「午夜巫婆」的靈感來源。安東寧·德沃夏克的一首交響詩篇就講述了這麼一個故事:一位母親想召喚晌午女士來教育她調皮的兒子,當發現女士真的要把兒子帶走時,母親驚恐不已,在失去意識前,拚命地想帶著孩子逃走。她醒來時卻發現,自己為了保護孩子,卻把他給悶死了。


屍嬰

可能巫師3最為著名的任務就是有關於腥紅男爵和他的屍嬰的任務。我就不劇透了(還沒玩的就趕快去),遊戲中這悲劇的怪物,來自於同樣悲劇的斯拉夫及斯堪底維亞納傳說。

遊戲中的屍嬰是嬰兒形狀的殭屍怪胎,誕生於遭遇流產並沒有被安葬可能沒有被命名的悲傷。屍嬰會在夜晚尋找懷孕的女性,使其衰弱,吸取胎兒的力量。數次成功的嘗試後母親會無力自衛,這時屍嬰會直接攻擊母親,吸取她和胎兒的血液,直到其雙雙死亡。

這可真是嚇人。不過有關於屍嬰的傳說內容並不是可怕的,而是悲劇與不幸的。斯堪底維亞納傳說中屍嬰與「myling(鬼嬰)」相似,父母因無力照料嬰兒而將其丟棄,並未授予其洗禮,嬰兒的幽靈變為鬼嬰。據說鬼嬰會跳上獨行的旅人背部,要求得到一塊墓地併入土為安。旅人離墓地越近時鬼嬰將越變越重。若旅人因不堪重負而失敗了,鬼嬰將出於憤怒而殺死旅人。

斯拉夫神話中相似的幽靈被稱為「drekavac」,直譯為「嚎叫者(the screamer)」。相比鬼嬰而言嚎叫者並不那麼嚇人。不過它們與「喪鬼(banshees愛爾蘭、蘇格蘭民間傳說預報死訊的女妖精)」一樣,嚎叫聲極為可怕,讓聞者血液發寒。關於嚎叫者的神話深入人心,直到最近的2011年九月還發生了「目擊」事件。


魅魔

巫師3 吸血鬼屍嬰等怪物背後的神話傳說

傑洛特見識過的怪物不少,但論性感沒有比得上魅魔的。CDPR不打算過早告訴玩家在與魅魔的互動中「角色扮演」的可能性,所以把每一次與魅魔的遭遇都設計得令人銘記。事實上,魅魔是少數不會讓傑洛特遇到了就拔劍的怪物(至少不是銀劍那種)。

然而遊戲世界中的魅魔實際上與大多數傳說中的「農牧神(faun)」更為相似。在羅馬和希臘傳說中,農牧神是半人半羊,頭上長角的生物。曾經她們的形象是獨一無二的,現在人們總是把她們和「薩緹(satyrs)」搞混,薩緹是狄俄尼索斯永恆的衛士,也長著角。絕大多數民間傳說都僅僅只是把魅魔描述成美貌驚人的女子,然後長著分趾的蹄子而已。魅魔在狩魔獵人遊戲中被描述成了勾引人的狐狸精,這一形象來源於更人較為不快的傳說:這種魅魔可能遠看身嬌體軟美麗動人,但近看便能發現爪子,尾巴之類令人驚恐的特徵。更糟糕的是,傳說認為這種雲雨感覺就像是掉進了冰窟窿,還傳說魅魔可能強迫你給她口……這結果還是由大家自行想象吧。


瘟疫女士

巫師3 吸血鬼屍嬰等怪物背後的神話傳說

遊戲中瘟疫女士外貌與其姐妹正午怒靈相似,不過無疑兩者相比,瘟疫女士更為令人不快。畢竟傑洛特在老鼠塔遭遇瘟疫女士后可能帶來整個遊戲中最為噁心、悲劇的場景……(譯者覺得還好啊,最為感人吧)

瘟疫女士的形象來源於斯堪迪維亞納傳說中的「佩斯塔(pesta)」。那是身穿黑色袍子的老朽女人,是黑死病席捲歐洲時瘟疫與疾病的象徵。13465年到1353年期間,這一淋巴疾病完全摧毀了人命和文明。丹麥失去了其三分之一的人口,而挪威幾乎喪失了一半人口。

傳說中佩斯塔會從一個農場旅行到另一個農場,所到之處,遍地充滿瘟疫的徵兆。如果人們看到她背著一把耙子,那說明至少有人能夠活下來,但要是她背著掃帚,那麼全都得死光光。


狂獵

巫師3 吸血鬼屍嬰等怪物背後的神話傳說

狂獵可以說是整個遊戲的宣傳標識。他們是另一個維度來的幽靈騎士。這群獵人乘著骷髏般的坐騎劃過天空,預示著戰爭與死亡。他們身披重甲,通過傳送來追擊敵人,他們的突襲毫無徵兆,所到之處在身後留下一片刺骨的寒霜。

神話中的狂獵與之非常類似,但缺少作為玩家對手的理由。幾乎全歐洲都有狂獵的傳說,而且有趣的是,不同文化的傳說相對一致。遊戲中他們是一群騎著戰馬的幽靈獵人,惡毒的獵犬與他們相伴。不過與遊戲中的重裝鎧甲不同,神話中狂獵的武裝顯得平凡很多。

巫師3 吸血鬼屍嬰等怪物背後的神話傳說

同遊戲中一樣,狂獵會綁走不幸遇上他們的人,不過是把他們帶到死者的世界。不同國家的傳說雖有所變化,一般而言狂獵之王都是該文化中一位著名的人物。德意志民間傳說中,狂獵之王經常被認為是「渥丹(Wodan)」(德語中的「奧丁(Odin)」

現存的許多狂獵傳說都要歸功於雅各布·格林,著名的德國神學家,在他的著作《德國神話》中創造了「Wilde Jagd」一詞來描述這些騎士。在他理解的神話中,格林認為狂獵及狂獵王是奧丁的形象自然的轉變,只不過這裡的奧丁失去了其和善的一面,黑化成了災禍的幽靈。

來源:gamersky

更多《巫師 3:狂獵》實用攻略:

  1. 巫師3 1.22版刷錢方法介紹 1.22版怎麼刷錢
  2. 巫師 3:狂獵 拳擊任務技巧 怎麼過
  3. 巫師3 DLC石之心鏡子大師謎題攻略及結局獎勵 巫師3DLC石之心結局怎麼選
  4. 巫師3 DLC石之心快速刷紅色變異物地點 DLC石之心在哪話紅色變異物
  5. 巫師3 鏡子大師實力及最終目的分析

我來說兩句...

匿名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