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巫師》系列的背景故事十分宏大,玩通遊戲之後你是否想了解更多呢,下面為大家帶來dbba01分享的《巫師》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一起來看看吧。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巫師三部遊戲一路玩下來,再對照著書中背景設定和人物描述,不得不說在遊戲中這些方面Cdpr做的極其的用心,北方王國的紛亂與各地民風,都可以說是較為忠於原著,絕對是在遊戲構架局限性上為對小說格局的完美拓展。

Cdpr製作巫師遊戲是將其作為對小說作品的延伸,而且製作人可以說是這部作品最大的死忠了,遊戲大部分的設定都是以原著架構為前提的。這群死忠們自己也清楚,想要在忠於原作者的設定之下也同樣講好自己寫出來的故事,這樣的事情歷來不容易,凡是涉及到原創的劇情以及這些會對原本小說內容進行的改動就極有可能遭到原著黨們的破口大罵。正因為有魔戒三部曲的珠玉在前,導致彼得傑克遜後來拍的哈比人三部曲被粉絲噴亂加戲份,難怪有人說:一部電影的篇幅強行塞成三部曲,為了聯通魔戒電影的三部曲,彼得胖子任意夾帶私貨。

更慘的是某劇集改的那叫一個天昏地暗,原著黨紛紛表示要寄刀片給劇組。但改動的越大反而收視率越高,而且還抱走一堆大獎。

所以說原著改編作品本身就是一把雙刃劍,即便依賴名著也不能誕生好的作品,原著對二次創作的空間有著極強的約束力,因為原著對改編作品的布局已經設定好了一個大致的框架,如何在這個基礎上加以拓展和續寫,有些戲份甚至要推翻原有的人物可能者情節去進行重鑄和刪減,這些都需要製作者有著極其深厚的功底盒腦洞去進行創造。

在獵魔人小說的結尾裡面,無論被讀者們認為白狼是死在暴民的糞叉之下,還是被獨角獸救活送去了金蘋果樹島,他冒險早已結束了在1993年的湖之淑女中,即便是最近一部巫師小說也是重點講述在長篇小說《精靈之血》前的白狼的冒險。從這方面考慮,作者視乎並不想去續寫一個長篇之後的故事,去告訴讀者Ciri 傑洛特這群人後面又發生了什麼。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然而整個witcher大陸(這個大陸作者連名字都懶得起)的歷史,卻遠遠不止到白狼死掉就這麼完了。書中不止一次的寫道,在故事結束的百年之後「大約」的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哪年那月發生了戰爭,何時何地發生了事變。雖然大部分只有零星的記年和寥寥數語,但是僅僅憑藉著這些殘片。Cdpr還是爭氣的把故事給接了下來了,而且圓的還不賴。

下面來說說貫穿原版小說和整個巫師三部曲裡面重要線索。也是本篇的主題。

狩獵女巫:魔法與王權的交替遊戲


第一部分-女巫獵人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巫師3裡面的那些在諾城大街上扛著劍橫著走的女巫獵人,恐怕是所有玩家們最為痛恨的陣營勢力了,他們參與了遊戲中絕大多數的暴行。

偏偏這個陣營在遊戲中是做為守衛npc存在的,即使玩家能強制拔劍攻擊,但在萬惡的等級系統下,玩家還不一定乾的過他。往往結果就是義憤填膺的玩家們拔刀子沒幾下就被那群女巫獵人給打趴還把你錢拿走。

那麼大家痛恨的女巫獵人是如何出現的呢。

女巫獵人顧名思義就是狩獵一切和魔法有關的人,首當其衝的就是那群玩弄魔法的術士們了,然後是和魔法沾一點邊的鍊金術師甚至草藥師都成為這群獵人們抓捕的對象,對於他們而言魔法即是異端,但最重要的是他們也迫害那些危害永恆之火教會利益的人。

說起女巫獵人,首先就得說到另一個永恆之火教會的武裝力量——烈焰薔薇騎士團。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烈焰薔薇騎士團是永恆之火教派在泰莫利亞的重要的軍事組織,在北方諸國第二次對抗尼弗迦德戰役后,有具有個人魅力的阿爾德堡的賈奎斯以白薔薇騎士團為基礎而建立。這個騎士團的目標是保護人民免受怪物和其他邪惡所傷害,並宣揚永恆之火的信仰。騎士團的總部設在維吉瑪,賈奎斯上台後騎士團迅速的在整個泰莫利亞發展。但最終在遊戲一代中,被豬腳白狼一鍋端掉,騎士團徹底被逐出泰莫利亞。

而在遊戲三部曲中,女巫獵人這個設定在二代才開始啟用, 他們正是巫師1中被玩家打敗的烈焰薔薇騎士團的餘孽,在一代脫離泰莫利亞后,之後歸屬了瑞達尼亞的國王拉多維德。

為了制衡菲麗芭,拉多維德和這群崇拜永恆之火的極端騎士團一拍即合,烈焰薔薇騎士團歸屬拉多維德后的第一次行動是在穆因尼峰會前夕,並且在拉多維德的授意下,前往穆因尼的路上一路弔死那些被視為叛變國王的法師,那些被他們認為邪惡的女巫也一併燒死。在峰會上,還頂著烈焰薔薇騎士團頭銜的這群人,最終展開了第一次術士大屠殺,而這時巫師2的時間為1271年底1272年初。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巫師2的第三章要是玩家走精靈線,則由伊歐菲斯向傑洛特正式的介紹了他們的由來。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而狡兔死走狗亨,在達成目的后,這群人失去了利用價值,騎士團被解散,而那群殘部再一次融入了諾維格瑞的永恆之火教會,一個一邊狩獵女巫一邊維護永恆之火的宗教軍事團體就這樣誕生了。

在巫師3中,他們的暴行有過之而無不及,白狼在第一次進入諾維格瑞就有幸目睹一次火刑。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書中描寫的獵巫事件

那麼關於遊戲中的這段血腥的事件,真的只是CDPR憑空就製作出來然後讓玩家以白狼的視角去面對的麼,事實,關於獵巫這段,確實是原作者早已經鋪墊好的。

在小說中,作者零星的在小說里寫下伊瑟琳娜預言,例如:‘北方戰爭’(1239年-1268年)(Nordling Wars),‘大瘟疫’(1268年,1272年及1294年)(Great Plagues)‘獨角獸之戰’(1309年-1318年)(War of Two Unicorns)和‘哈克人入侵’(1350年)(Haak Invasion)。

以及1272-1276年臭名昭著的‘獵巫’事件(Witch Hunts)而這段時間正好是巫師2和巫師3遊戲系列發生時間段。

雖然‘獵巫’二字僅僅被作者一筆帶過,但這段發生在小說未來的歷史仍然被製作組給創作出來,可以說CDPR扣原著的細節還是很到位的。

但對於玩家而言,即便站在巫師3的角度現在回首看2007年的巫師1 ,仍然會認為在那部作品中,遊戲的製作人對遊戲和小說背景之間故事結構視乎並沒有那麼嚴謹,留下了一堆一堆的坑。

但細看之下才發現CDPR早就將這部作品做為承上啟下(承小說原著而啟遊戲續作)開始著手對作者僅僅給出的一塊時間年表的碎片,去拼湊出一個我們現在在巫師3中看到的這些宏偉輝煌的圖景,而這些線索甚至也許會沿用到巫師4(如果還有的話)。

言歸正傳,現在說說本篇文章的豬腳們:術士。


第二部分-魔法與術士

先介紹下術士/法師這個職業 它在獵魔人的世界中是極其重要的存在。

whitcher大陸之初是沒有人類的,主宰這片大陸是精靈和其他非人種,人類在天球交匯後來到這個世界,但是他們生存在大陸的西方未知的地域(歐飛爾可能者別的什麼地方)。

根據傳說,在500年前也就是760年左右,人類乘船東渡。在航行大海的過程中,人類的船隻遇到了風浪,一個名為詹·貝克爾的術士(Jan Bekker)通過法力使風浪平靜,他的能力讓遠航而來的人類得以登陸這片新大陸。

人類在上岸后,又是由他開山劈石,為人類提供水源,驅趕走烏雲和暴風,讓人類開始在這片土地繁衍生息,從船上下來的人們在雅魯迦河口和龐塔爾三角洲后開始建立了三個國家,這是北方王國的由來。

這位術士對於這些遠渡重洋的人類而言猶如分開紅海的摩西,強大且慷慨,魔法也是人類能在這片充滿各種妖魔鬼怪野獸幽魂的大陸定居下來的一個重要因素,它給予人類需要的一切力量。

這段最初的時期,魔法使用者受著人間世俗的敬仰,但術士和其他使用魔法的人並不是人類真正的領導者,即便魔法的力量如此之大,人類的統治者仍然是他們的國王,權力仍然掌握在國王的手中。而術士所最求的則是獲得更為強大的魔法力量。

隨後的時間裡,術士們開始進行職業化的發展,從人群中挑選對元素之力(空氣,水流,大地和火焰))具有親和力的人類,和那些天生敏感的源力者(the Sources)。逐步的在大陸的靈山寶地建立了各種各樣的術士的培訓學校,在這段時間術士開始和大陸上其他以法力謀生的同行接觸交流,比如:德魯伊和本地的精靈賢者、以及各個原始宗教的祭司。

此時 ,大陸上的最初一批國家已經建立許久,因為魔法的重要性,術士和這些魔法職業者被王國給視為人才。魔法能力者有機會進入王國的宮廷接觸到政治和權力,但絕大多數的術士仍然把專研魔法放在第一位,人間世俗遠沒有他們手裡的魔法重要。

精靈、矮人以及一些大陸的先民對於後來者—人類的擴張,表現的非常的不滿。同樣不同人類國家之間因為不斷擴大的邊境線衝突也會導致糾紛的產生。因為政治的特性,代表各個不同世俗國家的利益衝突,會使得這些魔法能力者開始進行內部的爭鬥,在若干次的爭鬥后,最終他們做出了決定:術士們與各位酋長、祭司和德魯伊簽訂停戰協定,關於互不侵略,互不干涉,並且一致認為魔法應該遠離政治。

隨後德魯伊這類的魔法使用者慢慢在這片大陸淡出了政治舞台,很多職業到後面演變成宗教性質而不是魔法性質。

但是這個協定在術士身上並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戰爭和政治遊戲仍然包圍著術士們。他們自然而然的被捲入各種各樣的國家糾紛,而究其原因這正是因為術士們牢牢掌控著世界上威力最強大的能量——魔法,並且他們需要藉助人類給予的權力去為自己創造更強大的魔法。而且之後人類在穆因尼和埃斯特·海姆雷特針對精靈的大屠殺因為沒有術士的加入變得異常殘暴。

所以在當時有相當一部分術士認為,要是在術士們的調和下,這些戰鬥會很快得到解決,而且不會發生血腥的屠殺,因為他們不允許且有能力阻止這類屠殺和一切殘暴的罪行的發生。

在人類建立王國半個多世紀后,術士白之拉法德的一系列舉措,他直接出面終結了當時的泰莫利亞和其他幾個北方王國之間的長期不和,這也使得魔法的政治意義更加明顯。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大陸上的術士們決定:自己不應放任自流,那將會給整片大陸帶來災難。權力和魔法一樣,唯有把這股力量掌握在自己手裡才是最安全的。

由幾個法力強大的術士牽頭,組建了「術士樞密會」,而這逐漸演變成回來的」術士兄弟會「,並頒布了‘術士法案’。這一切的意義在於:讓術士必須得到集中的管理,所有術士都歸術士兄弟會領導,術士兄弟會設有兩個領導階級。凡有重大事件都由術士兄弟會的內部成員進行商討、裁決,這些成員分別由法力高深且為術士群體做出卓越貢獻的術士擔任。而所謂的術士法案,說白了就是為術士們制定的行為規範。

當然,不是所有術士都那麼聽話,願意將自己交於術士兄弟會的管制之下,有一部分拒絕接受他們的權力遭受剝奪,更不會去遵守什麼法案。隨著事態的不斷升溫,這一次術士們對於權力的渴望的讓他們把魔法用在了自己的兄弟身上,於是,一場清除異己的大屠殺降臨,所有對抗者都被清除。諷刺的是術士們本來認為自己是一股平息爭端消除殺戮的力量,到最後卻把他們屠刀架在了自己兄弟的脖子上。

宮廷術士

在術士兄弟會未曾建立之前,宮廷術士這一角色就已經存在。

術士們因為其超凡的能力,始終在政治領域有著極大的優勢,有術士的甚至能被推崇做為國王,然而這位術士卻放棄了這個身份,並且表示永遠都以一個人類文明輔佐者的這樣一個身份存在。他就是白之拉法德(就是那個藥劑),雖然這位拉法德先生不久后就因為反抗術士兄弟會的建立,被他的同行給殺害了,可以說術士兄弟會的建立就是建立在他們兄弟的鮮血之上。

但術士在宮廷中的地位就此延續下來。他們在之後的幾百年裡一直做為一個輔佐者的身份去幫助人類君王在這片大陸生存,從此國王與術士密不可分,魔法力量和世俗皇權平起平坐。

這個時期術士在世界上有著極高的權力,屬於統治階級的最上層。他們也許會認為自己的地位會和自己的壽命一樣永遠這麼高貴下去。

而正是因為他們擁有如此權力,同樣是擁有這些權力的國王和貴族們,並非都會將宮廷術士視為自己朝廷的好幫手,因此術士會常年和國王暗中爭奪權力,但魔法的優勢視乎永遠讓術士牢牢地把握著國家的命脈,因為魔法有著長期續命的能力,一個宮廷術士往往伴隨著幾代國王的成長,很多國王從小就被術士給培養調教,而並沒有哪個術士有自己當國王的念頭,所以這兩者相輔相成。

而世界隨著時間的遷移,關於術士的地位,卻慢慢的改變了。例如,在南方,術士的權力就被皇權給徹徹底給壓過,南方術士的地位逐年下降,一年比一年低,到了最後有些術士的地位甚至和宮廷里的馬童一樣低賤。

而北方的術士地位則是近些年才一落千丈,北方經過了三場戰爭和一系列弒君的浩劫后,最後我們也能在巫師3中見到這些權勢蕩然無存的術士,他們被當成過街老鼠,串串燒烤、穿刺爆菊。

(看到這一切暴行的觀眾們,想必早就對永恆之火和他們那群走狗的女巫獵人狠之入骨,想對幕後的黑手拉多維德殺之後快。)

並不像南方那樣循序漸進的降低術士們的地位和權力,北方的術士們,從不可一世的統治階層,至站到國家和國王的對立面,僅僅是幾年的時間。

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非黑即白的,因此並不是每一個術士都是單純且無辜的,也並不是每一個女巫獵人都是一個嗜血成性的魔鬼,那麼追究其因果來,術士有今天的下場到底,視乎這一切都將歸結到女術士集會得頭上。


第三部分-術士兄弟會

在獵魔人的歷史上,女術士集會的誕生不過短短的幾年時間。

而提到女術士集會就不得不提到它的前生—術士兄弟會—–這個由北方各個王國的宮廷術士組成的同行俱樂部。發展到近代,這俱樂部被默認為北方最大的權力機構,基本上染指了北方各國的一切勢力,戰爭、和平、國與國的交易、敵國間的談判、甚至非人種的處境。按照術士們自己的話來講:它能夠直接干預整個世界形勢的走向,掌管世界的命運。別看北方的國王們會時不時的在一起的談判,可到頭來的實質內容還是得宮廷術士們去拍板決定。

術士兄弟會的議政權,讓北方那些國王們不情願但又不得不接受。而術士兄弟會也和所有的黨派一樣,在這個俱樂部內部依然有人拉幫結夥。他們為了讓權力在術士兄弟會內部分擔均勻,誕生了的兩個相對的權威階層,它們之間相互制約、相互監管。

一個是:術士協會( Chapter of Mages )

重要成員:

亨·格迪德斯( Hen Gedymdeith )

蒂莎婭·德·維瑞斯( Tissaia de Vries )

法蘭茜絲卡·芬達貝( Francesca Findabair )

洛格伊文的威戈佛特茲 ( Vilgefortz of Roggeveen )

阿爾托·泰拉諾瓦( Artaud Terranova )

而另一個是:術士評議會( Council of Mages )

重要成員:

蘭艾克斯特的卡杜恩( Carduin of Lan Exeter )

希達里斯的佛卡特( Fercart of Cidaris )

奧森弗特的雷德克里夫( Radcliffe of Oxenfurt )

范格堡的葉奈法( Yennefer of Vengerberg )

菲利帕-艾爾哈特( Philippa Eilhart )

這些人大多數要麼是在自己的王國宮廷手握大權的政治家,要麼是自己種族中最有威望的人物。

在小說中,描繪的術士協會一方中的的大多數成員的政治傾向,是直接偏向入侵北方的尼弗迦德帝國,而另一方面,術士評議會的成員則是更加傾向偏向北方各國的利益。

正是因為這些術士們不同政治的傾向,他們所隸屬的王國對於尼弗迦德帝國的態度也是不同的。在這些術士的操控這下,也使得並非所有的北方國家都將尼弗迦德視為死敵和侵略者。

總而言之,術士兄弟會的在北方各國有著極大的權力,具體看看巫師2中所描述的吧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術士兄弟會這隻手遮天的作風,類似中世紀的教皇指派各個樞機主教給歐洲各國,同樣這些術士們也和那些紅衣主教一樣,經過術士兄弟會的調教和認可后的術士們會進入指定國家權力的中心,成為皇家顧問,從而參政輔政甚至有必要也可以動用手裡的能力去罷黜可能者架空國王。(例如在小說中瑞達尼亞王國實際上的發號施令者就是宮廷術士菲利帕。)

對於那些國王而言,術士兄弟會的這些權力,不亞於一直無形的手在操控自己國家的命運。術士兄弟會的議政權,讓北方那些國王們不情願但又不得不接受。這也是為什麼那些皇權貴族在術士集體落魄后,對滅絕術士這方面顯現的那麼的積極,更何況是像一輩子都生活在菲利帕陰影之下的拉多維德這種人,挖掉菲利帕眼睛的那一刻,對於從小被她調教的拉多維德一定很爽吧。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第一次北方戰爭

前面說到,術士兄弟會的在北方各國之間的權力在於能在一定程度上去調停個方面的政權勢力衝突,作為王國與王國之間的一個緩衝帶,避免各種戰爭中大屠殺事件的出現(實際上沒什麼用,非人種的清洗工作出來沒有停歇),並且憑藉著魔法的這種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的依靠,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對人類王權起到震懾的作用。在第一次北方戰爭之前,術士的權力和皇家的權力就是北方王國權力的主要組成。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現在我們讓回到第一次北方戰爭,這個時候術士兄弟會仍然是一個高高在上的權力機構,他們在這場戰爭中依舊扮演了救世主一樣的角色。正是因為在第一次北方戰爭的索登山之戰中,二十二位術士站著山頭操縱著火焰和閃電,和山下的北方王國聯軍合力抗擊尼弗迦德軍隊,術士兄弟會發揮了扭轉整個戰局的力量,最後這二十二位術士的其中十三位當場陣亡。

葉奈法和特莉絲都在這場戰役中深受重傷。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但對北方而言,這次戰爭犧牲所換回來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依靠著術士們的幫助北方聯軍首次將尼弗迦德帝國在索登地區擊潰,並且促使第一次南北和平談判,主導這次和平談判的是術士兄弟會成員威戈佛特茲。

威戈佛特茲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先介紹一下這位術士,威戈佛特茲or維格弗茲,在原著長篇中全書的最大boss,不是狂獵不是艾瑞丁,而是這個德智體美勞五項全能的掛B。他身為一名法師,卻有著全書最高的武力值,不費吹灰之力就把某獵魔人打癱,一道魔法就能將高等吸血鬼轟殺成渣,獨身一人單挑白狼一群。

他不像葉奈法、菲利帕這樣的絕大多數的終身術士,他是個源力者。所謂源力者,指的是自身血脈中帶著強大魔法力量的人,絕大多數的源力者是上古之血的脈系,Ciri和巫師1中的亞文都屬於這一類。

可能者是,父母一方為術士,可能者要知道術士的生育能力基本為零,因為運用魔法會導致下丘腦不能分泌激素導致絕育(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回事,反正作者編的)。所以說有著這一條件的,幾乎是萬中無一,而小說中這一類型的貌似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母親為術士的白狼,另一個就是這個威戈佛特茲。

他的父母不詳,但可以肯定的是其中有一方是術士,從小就被遺棄,流落街頭,幸運的是少年時期被德魯伊收養,並且教導他,但最後他並沒有成為一名德魯伊,成年後脫離了德魯伊團體,開始雲遊四方,過著刀頭舔血的生活,他在這段時間內做過小卒,間諜,又可能是傭兵,也許他暴漲的武力值正是在這個時候鍛鍊出來的。

渾渾噩噩中度過了他的前半生,在和一位女術士感情糾葛后,他大徹大悟,最終決定改行成為一名術士。這個時候他已經30~40歲了,年齡並沒有成為他學習魔法的阻礙。對於其他一般的術士而言,學習魔法是相當漫長枯燥的過程:

「因為就像他們一樣,為了在魔法的領域到達一定水準,我下了一番不小的功夫。在我還是個小男孩的時候,當我的同伴都在草原上拿著弓箭到處跑、釣魚可能者玩猜謎遊戲時,我則必須成天把時間耗在古老的手抄本上。塔里冰冷的石頭地板讓我全身的骨頭和關節都發痛——那是夏天,因為在冬天,那股嚴寒會讓人抖得牙齒不停打顫。那些捲軸和古書上沾滿了厚厚的灰塵,讓我咳得眼珠子都突出來了。而我的老師,老羅艾德史基德,從不放過任何一次可用皮鞭抽我背的機會。他顯然認為,少了這個步驟就不可能會有學業上的進步。在人生最美好的那幾年,我沒有參軍,也沒有碰啤酒可能女孩,而這些娛樂在那段時間是最有滋味的。」

———命運之劍 伊斯垂德

雖然我們不知道他在學習魔法上面,是否和其他術士一樣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耐心,但是相比那些從小就進入魔法學校的術士比,半路出家的他反而在魔法的造詣上更勝一籌,甚至無人能及,創造了很多前無古人的魔法(例如三代里菲麗芭希望復刻他的在魔法石上培育眼睛的方法來恢復自己的視力,不知道以菲麗芭的資質是否能夠成功),可能許說這就是源力者的優勢。

同樣是源力者的傑洛特可能許也能成為這樣的術士,到時候遊戲就真是<巫師>了。

憑藉著這份優勢,他成為術士界里頂尖的人才。並且成為術士協會( Chapter of Mages )的成員之一 。

他表面上是北方位居高位的術士,然而暗地裡卻下了一盤大棋,他一心想要獲得上古之血,他做了一大批的實驗,希望通過魔法和生物學,對自己進行改造,和當時上古之血的擁有著進行換血。

而且當時還流落在外,被詛咒成為刺蝟的恩希爾極有可能是受他指點幫助了當時的受困野外的辛特拉國王,藉此機會恩希爾最終成為了辛特拉的駙馬爺。也是在他的幫助下,製造了史凱利傑的船難,讓駙馬「唐尼」死於海上,讓恩希爾繼位成功,成為南方的國王。

而同樣就是他組織術士們進行索登山之戰對抗南方帝國,也是由他主導了第一次南北和平談判。

即使索登山之戰的勝利,讓劣勢的北方終於將強勢的尼弗迦德帝國的勢力抑制在雅魯加河南岸,但是術士兄弟會們意識到南方的尼弗迦德帝國在日益壯大,恩希爾正直壯年,野心依舊,再次揮軍北上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雖然在第一北方戰爭中,北方各國靠著團結,在最後一刻抵抗住了南方的侵略,而長期以來,北方各國的內患多於外憂,即使是在這同盟階段,各國也是各懷鬼胎。

例如,科爾溫和亞甸關於上亞甸(2代龍女那快地)的歸屬權問題已經糾葛了百年,兩國百年世仇,而北方一堆邊緣小國如科維爾之類的,本來就不喜歡他們的霸道鄰居,反而對遠道而來和他們通商的南方人有所好感。最為重要的是,北方各國最不穩定的因素——松鼠黨,這群非人種恐怖分子更是對北方的人類政權心懷不滿,長期在王國的陰影中製造恐怖襲擊。由此可見,北方各國合力抗敵的背後,更多的是各國勢力間的不信任與敵視,正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相比北方各國一團散沙,那麼此時此刻的術士兄弟會則只能稱為爛泥一坨。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仙尼德島事件

面對南方的壯大,而北方各國依舊一片混沌,各國因為領地糾紛和種族世仇舊恨還在暗中較勁。看到這幅圖景這些手握北方最高權力的術士們坐不住了。他們不是瞎子,知道世界局勢的天平已經徹底的傾斜了,原先北方各國之間的小打小鬧,他們還可以調節和掌控,可面對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南方帝國,未來發生戰爭自己所站隊的北方勝算有多少估計誰心裡都沒有底。

由此一來,尼弗迦德乘機夥同本來就痛恨北方人類的精靈女術士法蘭茜絲卡和早就和恩希爾串通一氣威戈佛特茲,將術士兄弟會的高層給滲透了個夠。尼弗迦德帝國財大氣粗,收買幾個搖擺不定的北方小國和宮廷術士還是不在話下。

而剩下的除了以菲利帕為首的主戰派外,還有一些在術士兄弟會中手握高權但弄不清局勢的中立者:比如提賽亞·弗瑞斯。

在這種困局之下,術士們的高層將在一年一度的仙尼島大會上,要選出個武林盟主,啊~呸,是決定術士兄弟會的力量是親北方還是親尼弗迦德。(話說這個提議不傻逼麼,北方的術士開會居然不是決定如何做好防衛南方帝國的下一次入侵,卻去選擇是否幫助南方帝國一統他們的北方,而且北方術士都知道南方帝國的勢力下術士地位低如狗,被一群貴族呼來喚去,真的要是南北統一,你們這群人還有什麼用呢。如果自己的家園被別國軍隊踐踏摧毀的話,自己會是什麼反應,而索登山一戰北方死了14個最優秀的術士)總之這次會議將徹底把兄弟會從世界上抹殺。

仙尼德島地處泰莫利亞的威倫海灣之中,這是一個專門屬於法師的領域。島上有一座女術士學院,通過橋樑與大陸相連。島嶼的頂端是海鷗之塔托爾·勞拉,其內部有一座傳送門。整座島的內部實際上是中空的,有一條更為隱秘的通道可以從海上駛入島嶼底部的空洞而進入島嶼。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在各種牛鬼蛇神的勢力交織之下,會議沒開就徹底的黃了,因為在開會前,親尼弗迦德的術士協會就和北方系的術士評議會交戰起來。

菲利帕·艾爾哈特是術士評議會的成員,她是瑞達尼亞的宮廷術士,一個真正瑞達尼亞的掌權者。 菲利帕知道以威戈佛特茲為首的術士協會一行人想要在這次議會上發難,就夥同她的姘頭(其實菲利帕是同性戀,胖子到底有沒有吃到她還是兩說)胖子迪克斯徹搶先一步直接在議會前把那些認為和尼弗迦德有往來的術士用反魔法枷鎖給囚禁起來,希望可以先發制人。

而正當這一切進行的妥妥噹噹的時候,一個德高望重的女術士-提賽亞·弗瑞斯(她是菲利帕和葉奈法的老師,瞎子和葉奈法也算是同門)跑出來阻止了菲利帕的行動。

她質問菲利帕行動的合法性,要求菲利帕對囚禁術士兄弟會的成員一事做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在她看來這只是菲利帕想剷除異己的一種手段而胡亂給那些術士添加莫須有的罪名,於是站出來勸阻菲利帕不要一錯再錯。

這個時候,恐怕菲利帕犯了人生中的最大的錯誤,她居然也不是霸王硬上弓先把她老師制服了再說,而是當場做辯論起來(真的是陣前嘴炮,死於話多)。企圖與已經淪為階下囚的法蘭西斯卡對質,但精靈女王只罵了句精靈髒話和給了個白眼后就再也沒鳥菲利帕,而且菲利帕得口才奇差無比,不但沒有說服她老師,反而讓提賽亞認為這真是菲利帕剷除異己的方式。

老師不愧是老師,沒有兩把刷子 怎麼教的出菲利帕和葉奈法這樣的女術士。提賽亞直接把仙尼島上的反魔法屏障給解除。釋放了被囚的術士,而這下好,當時整個局勢就崩壞了。那群剛鬆綁的術士直接就和綁他們的人幹上了。

法蘭茜絲卡乘亂打開了仙尼德島的地下室,釋放出裡面早已埋伏好的松鼠黨。同時潛伏在島附近的尼弗迦德的部隊也直接屠到島上來,一時之間,雙方死傷慘重,武藝高強的傑洛特被威戈佛特茲兩招給打趴在地上(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

這次災難造成了術士兄弟會主體的分裂。雖然大多數中立術士成員歷經這些事件而生還,但是兄弟會已經失去了原先的重要性與諸王的支援,術士們一時之間失去了他們之前在北方的大部分影響力。泰莫利亞的弗爾泰斯特直接將自己身邊的宮廷術士驅逐出境。術士兄弟會也在此次政變中分崩離析徹底消亡,史稱仙尼德政變。它表明,當個人利益和野心極度膨脹的時候,幾百年來,看似無衝突的合作眨眼間就會被人忘得一乾二淨。

當提賽亞看到她引發的這一切,終於知道菲利帕之前所指出的質證是正確的,但是一切都於事無補,她腸子都悔青了,沒多久她所在國家就被尼弗迦德給攻陷了,而提賽亞選擇了用小刀自殺。嗚呼哀哉,一代學識淵博的老術士,就這麼終結了自己的生命。

這次政變直接引燃了第二次尼弗迦德與北方的戰爭,整個戰局十分曲折,但最終北方諸國再次擊退尼弗迦德,不過這是后話。

女術士集會

菲利帕在仙尼德島事件后,徹底對人類王權失望,瞎子本身就是一位極端女權主義者,權力和魔法對台而言才是第一位。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於是乎她在仙尼島之亂的6周之後開始籌劃建立了一個只有女術士且核心利益服務於魔法本身這麼一個組織,也就是日後的女術士集會所。

從政治的角度來看,菲利帕並不是每次都能下好了每步棋。但是從政治家的角度而言,她確實擁有一個合格且出色的政治家的素養,她的政治之路可謂三起三落,但哪怕她屢屢遇到重大挫折,哪怕她失去雙眼淪為北方的頭號通緝犯,她都不會放棄自己對權力的追求和對政治的渴望。在幾百年後的史書里,菲麗芭被描繪為一個不屈的聖女形象,無論最後她的政治訴求是否成功,她當時這些舉措已經成為後世術士們的一個榜樣。

在遊戲中葉奈法不止一次的對白狼吐槽說菲利帕的脾氣惡劣,性格古怪,老是得罪人的這麼一個角色。而特莉絲也有類似的吐槽。小說里的菲利帕確實是十分強勢的角色,非常的想掌控他人,她身邊的那些同行雖然看不慣可能者有時會反感她的某些舉動,大部分都受不了她的性格,女術士都是很強勢的,而她又是裡面最強勢的那一個。

但是脾氣不好的菲利帕身邊永遠都不會缺少同僚和跟班。因為她的的確確的是在凝聚術士這一股力量,以此期望術士們不可再次淪為散沙一團,而其他的術士在術士兄弟會覆滅后,並沒有想搞什麼小團體的打算,對於同伴們的遭遇也可以說的上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能閑雲野鶴的找處高塔棲身就好,碰到獵巫這種事,也是死貧道不死道友的心態。

所以在女術士集會的成員里,菲麗芭能請到之前在仙尼德島和她敵對死磕的精靈女王法蘭茜絲卡,還有直接隸屬南方帝國的芙琳吉拉·薇歌和艾希蕾·阿納興。首先讓不同陣營裡面的敵人有了統一利益,因為在她眼中,南北諸國、人類非人種間的利益始終是排在他們術士這一族群之後的。

獵魔人在遊戲裡面被人類視為非人種的一員,其實術士群體也一樣,他們雖然出身於人類,但魔法使得他們異於常人,一旦進入魔法的領域他們就拋棄了他們的人類的親族身份。術士群體等於是他們的族群,菲利帕這種想法還是能得到這群女術士的共鳴。

菲利帕在組建女術士集會時,表達自己的目的:要是只是重建崩壞的仙尼德島上已經毀滅的術士兄弟會是遠遠不夠的。而且也沒人能保證重建后的兄弟會又會不會像以前那樣被腐化摧毀。因此她提議建立一個完全不同的,只為魔法事務服務的組織,該組織將在能行使的權力範圍內,竭盡所能為阻止災難而努力。一旦魔法被摧毀殆盡,世界也會滅亡,就像幾個世紀以前缺乏魔法以及魔法帶來的進步,世界就陷入了無盡的混沌和黑暗,整個世界將會再次進入蠻荒時代,生靈塗炭。

所以她和她的同僚們希望,這個新的集會所能延續術士兄弟會對世界格局的影響力,內部更加的團結,並且以術士的生存作為第一目的,而且最為重要的是,對她個人而言,她想控制整個北方就像之前她控制瑞達尼亞一樣。

參加這次女術士集會的人員一共有11位:

菲麗帕·艾爾哈特

瑪格麗塔·露克斯安提爾

特莉絲·梅莉葛德

凱拉·梅茲

薩賓娜·葛麗維希格

席爾·坦沙維耶

法蘭茜斯卡·芬達貝

艾希蕾·阿納興,尼弗迦德術士

芙琳吉拉·薇歌,尼弗迦德術士,

艾達·艾敏

溫格堡的葉妮芙

這裡絕大多少我們都在遊戲中見過。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那這11名女術士對眼前的局勢和北方的未來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法蘭茜斯卡·芬達貝:山谷雛菊,精靈女術士,第二次北方戰爭中,她將百花谷獨立,之後自己又加冕為精靈女王。政治主張很明顯,為了自己的精靈族群的生計可能者說為了百花谷的未來(畢竟她為了百花谷的獨立拋棄仍然流浪在北方他國的同胞,伊歐菲斯這樣仍然在外面打游擊的松鼠黨成員很是鄙視她的作為),更為重要的是能保住自己女王的寶座。

艾達艾敏:作為一個精靈賢者,除了對魔法的追求外,恐怕別無他物,參加這個集會的理由也可能只有一個:探尋上古之血的奧秘。

瑪格麗塔:作為艾瑞圖薩的校長,她除了培養人才和振興魔法外對時政和戰爭並不感興趣。

薩賓娜·葛麗維希格:就是另一版本的菲麗帕,在集會上她提出要是眼下這場第二次北方戰爭,北方被南方統一,為了魔法能夠存在,女術士必須委曲求全,因為魔法的地位決定了術士的地位,這一提議獲得了菲麗帕的認同。

席爾·坦沙維耶:遊戲里的席爾和書里視乎不太一樣,書中她並不認同用魔法來操控政治,但同意讓魔法的地位得到提高。

艾希蕾和薇歌:站在她們的立場上看眼下的這場南北之戰,雖然帝國統一北方會給北方這群蠻族帶去文明、穩定的社會秩序體制。然而對於魔法的地位卻無多少提高,而南方的世俗權力遠遠高過魔法,統一后的北方術士可能會混的更慘。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特莉絲和凱拉·梅茲:兩位都是這批人里最為年輕的,雖然她們同為泰莫利亞的宮廷術士,但對於這些老的都成精了的女人而言差不多就是個黃毛丫頭,腦子裡仍然是熱血和夢想,沒什麼實質的主張和目標。

特別是特莉絲,她認為魔法這種能力應該用來做好事甚至維護世界和平什麼的,對此傑洛特也覺得她過於天真。

傑洛特站起身來看著她。

「我們是狩魔獵人,特莉絲。難道你不能理解一下?」

「有什麼好理解的?」女術士將她的栗色長發甩到肩膀后:「不是已經很清楚了麼。你們早就選擇了用這種漠不關心的態度對待整個世界,事實上這個世界隨時都會毀在你們這種人手裡。而在我的選擇之下決不允許這種事發生,這就是我們的不同之處。」

「我不認為這是我們之間唯一的不同。」

「世界會毀滅,」她強調著:「我們可以看著它發生,什麼都不做,可能者我們可以去阻止。」

「怎麼阻止?」他嘲弄的笑道:「就憑你的激情?」

—————–精靈血

所以這兩位真的只能附和其他人的意見。雖然特莉斯三代改變了很多,但是巫師3 救諾維格瑞里術士的那段演講,表明她仍然是書精靈血中的那個小滿懷激情的小姑娘。

葉奈法:書裡面除了描繪她的感情生活外並沒有表明太多她的政治傾向。

菲麗帕

巫師 系列女巫獵人及術士兄弟會背景故事

菲麗帕是一個十足的政治家,用在政治家身上的一切詞彙都可以用在她身上,對權力的貪婪和難以抑制的掌控欲,更重要的是,她是北方唯二一個在乎且有能力改變這片土地未來的人。

在她看來眼下這場戰爭更不算不上什麼的禍害,無論是北方獲勝還是南方獲勝,無論是世界統一可能是再次分裂,這一切都只是歷史Dirt。今日的領土爭端、王朝衝突,今日的野心和希望,待到百來年後,一切都會化為灰燼和Dirt,而術士能生存的遠不止百年。問題是這場戰爭是否能真正的推動世界的發展,將人類文明推進到下一個時代呢,那麼所附帶的災難和傷亡都不是問題。

相反,在菲麗帕看來,戰爭所帶來的毀滅並不重要,人類的人口過剩的問題才迫在眉睫。人類居高不下的生育率現在已經成為巨大的累贅,短短5百年的時間,人類從飄洋而來在這片大陸建立了一堆王國,就是憑藉子宮武器戰無不勝,本地非人種的遠遠比不上人類的生育力,如此困境下精靈矮人只能放棄他們建立的城市退到偏遠的深山老林。人類成為了勝利者,而且視乎要憑藉子宮要覆蓋整個大陸。

而現在這天賦已經成為了人類發展的死穴。因為,現階段的工農科技業發展狀況極其低下,在長期的戰亂中農業和工業並沒有得到長足的發展,而即使是以帝國的制度來對世界進行管理也不可能有更好的成效,因為魔法才可能改良科技方面的不足,而人類的生育率更可能讓這個世界陷入全面飢荒的危險地步。戰爭所帶來的戰損能在短時間內有效的控制人口的增長,但不是長久之計。

其次,戰爭是統治者們政治的延伸。這些人類的統治者中,又有多少人能活個百來年呢?當然是,一個也不能。他們又能延續多少個朝代呢?根本就無法預測。她站著長遠來看,如果術士能對戰場上的吶喊充耳不聞,如果能不被愛國情感沖昏頭腦,那術士們就能活下來,也必須活下來。不是為了那些國王,也不是為了他們那狹隘的王國利益。為的是change the world,為了推動時代的進步,為了能有機會做變革,更為了充滿一切可能的將來。

所以她要建立一個屬於魔法的帝國,因為魔法能做到很多人類不能做到的事,魔法能推動這個國家的進步,能加快建設,甚至改良基因,而術士能掌控魔法。這樣一來不是人類國王的權力,而是術士手中的魔法領導世界發展。

但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卻又必須依靠王權的支援。她決定將一位女術士集會的成員嫁給科維爾國王的子嗣,便可達到控制王座的目的。但是沒有哪個國王會願意娶一個女術士的,也沒有哪個國家會接受一個女術士坐上王座的。

因此這個人必須能掌握魔法,並且全心全意為魔法服務,這樣她就是女術士族群的一員。另外這個人對於科維爾皇族來說,也能接受欣然接受她成為未來國王的妻子,接受她的血脈成為王位繼承人。

這樣一來,Ciri就成為這個計劃中最為重要的人選,她同樣身為皇室血脈。同樣具有生育能力的女孩,

也同時擁有無限魔法潛能,甚至能占卜未來,因為她是上古之血的擁有者。她的血脈子嗣都將成為掌握北方命脈的貴族,而上古之血的族裔也將為魔法的地位帶來提升。

而之後就可以按照女術士的意願來發展這一系血脈,讓上古之血世世代代傳下去。 這樣一來,一個天生就帶著魔法的家族譜系就誕生了,然後,通過控制生育,讓那些想生孩子卻不該生的後代不得生育。而對那些不想生卻必須生的後代,則以優厚的條件鼓勵並迫使她們生育,少生優生,一切都非常的計劃生育。為此,ciri將要統一整個北方力量,成立一個強大的北方帝國和尼夫迦德帝國對抗,最終通過上古之血的後代,實現預言中展示的景象,統一世界,這是一個由魔法支配的世界。

正是帶著這一目的,她組建了女術士集合,可惜後續的事態發展並沒有想菲麗帕考慮的那麼好,Ciri極其的不穩定的穿越時空,外加上葉奈法的反對,這一切在書中沒有發生。直到白霜侵蝕了整個巫師大陸為止,人類文明都沒有走出這種黑暗中世紀的時代。

菲麗芭這套理念和胖子的想法很相似,難怪他們天生一對。和菲麗芭依賴魔法來促使世界進步不同,胖子完全是用自己的政治理念和治國體系去推進,他計劃是讓瑞達尼亞成為北方真正的強國,在和平的基礎上大力發展農工業,大規模和外界通商增加國民經濟,藉助奧森福特的那群學者讓科技得到發展,健全國內的法律體制,從根本上提高國民的素養。從中世紀竄到文藝復興,甚至是資本主義時代。

 

來源:gamersky

更多《巫師 3:狂獵》實用攻略:

  1. 巫師 3:狂獵 刷煉金材料技巧
  2. 巫師3 全法印手勢截圖
  3. 巫師3 血與酒全結局劇情
  4. 巫師 3:狂獵 妓院及銀行位置一覽
  5. 巫師3 DLC石之心新月套裝位置及獲得圖文攻略 巫師3DLC石之心新月套裝怎麼獲得

我來說兩句...

匿名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