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靈魂3 薪王艾爾德利奇、巨人尤姆等背景劇情深入探究

0

黑暗靈魂3 薪王艾爾德利奇、巨人尤姆等背景劇情深入探究 ,《黑暗靈魂3》中每個BOSS都是有自己的背景故事的,但是很多玩家都是草草擊殺了他們而忽略了他們的劇情,那麼下面蝦米攻略小編就為大家帶來《黑暗靈魂3》薪王艾爾德利奇、巨人尤姆等背景劇情深入探究,希望各位玩家喜歡。

黑暗靈魂3 薪王艾爾德利奇、巨人尤姆等背景劇情深入探究

黑暗靈魂3 薪王艾爾德利奇、巨人尤姆等背景劇情深入探究

艾爾德利奇

其實主要是說說對黑魂裡面負面人物的看法,第一個就是艾爾德里奇。似乎絕大多數的人都討厭他,他的確有很多理由讓人討厭,但是大家討厭他最主要的理由是什嗎?如果是放在小說裡面的話,這種依靠吞噬他人甚至吞噬神明的人很容易做為主角存在的,現在的小說都流行這些黑色的元素……但是即使如此,艾爾德里奇依舊讓人很難接受。其實最重要的原因在於,僅僅聽「噬神者」很難讓人產生什麼壞的感情,甚至會讓人覺得他很了不起,畢竟神離我們很遙遠,但是,當他吃掉的這個神很熟悉而且還有好感的時候瞬間就不同。所以說,雖然艾爾德里奇是食人魔讓人討厭,但真正讓人難以忍受的是他吃掉的神是格溫德琳。

拋開這一點,其實艾爾德里奇固然可惡,但是一方面是吃人,另外一方面卻也傳過火,讓人討厭是一回事,但是他也算是功過相抵了才對。殺死幾十幾百個人卻是換得世界的延續,這樣的行為說不上正確,但是從另外一方面來講,卻也算不上罪無可恕。而且,吃人固然是讓人不能接受,但是某個物品上介紹說,艾爾德里奇喜歡聽被吃的人的嚎叫,並且說這才是真正地進食方式。也許是艾爾德里奇真的心理扭曲,畢竟在扭曲極端的世界有這種人也不奇怪,但是這裡有一個完全無法解釋的問題……為什麼這樣的人願意選擇傳火燒掉自己?

當然,有人解釋是說他是被別人騙的,自己根本不願意傳火……但是這樣說的人有想過嗎?艾爾德里奇真的是很「愚蠢」嗎?愚蠢到被別人騙到這種地步?心理這樣扭曲的人大多都很聰明,其實只是價值觀和常人完全不同罷了,真正笨的人連人都是吃不上的,而且你注意到艾爾德里奇的稱號了嗎?薪王的王座上,艾爾德里奇並不是噬神者,而是幽邃聖者,而且是一個能夠提前看到深海時代的人……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白痴,應該絕對是先知,絕對是智者一類的角色。然後你告訴我說,一個智者被人騙了燒掉了自己?這真的是個玩笑話。

其實還是有一個解釋的,而且在遊戲中也有透露,透露的人其實就是灰心哥。灰心哥說過,艾爾德里奇因為吃人獲得了成為薪王的資格,這句話也許在我們看來只是在說成為薪王與品格無關……然而事實上也許卻並非如此。

因為吃人而成為薪王,為了成為薪王而吃人,只要把這兩者調換一個順序,一些看起來恐怖駭人的事情就能夠看出端倪。是的,他的吃人並不是,至少不單單是自己的惡趣味,如果僅僅如此不會有人願意主動奉獻自己,之所以他能得到源源不斷的「食物」來源,原因正是因為這並不單單是進食,而是「獻祭」,如同古代人對神明的祭祀一般的活動。正因為如此,所以那條路才被稱為「活祭品之路」。人們知道他會成為薪王,為了讓他成為薪王而獻祭,而他也從一開始就是在為了成為薪王而吃人。至於為什麼要活吃,其實也很明顯,為的是靈魂。吞噬死人就只是在吃肉,而他的進食,真正地進食並不是為了補充營養,而是為了靈魂的壯大。所以他之所以活吃人,原因只有一個,只有活人才能提供靈魂,讓他的靈魂不斷壯大,壯大到能夠成為薪王的程度。如同一代的主角需要王者的靈魂強大自己,在已經沒有王魂的那個時候,艾爾德里奇的選擇就只有吃人。

也許他的行為很難讓人接受,但是連當事人自己都可以接受的情況下,我們也沒有任何的道理去反對這個做法。在他吃人的這件事情上,我們只是外人,也許你想要在他開始吃人的時候就殺死他,但是這麼做也等於提前讓火滅掉,對那個時代的人來說,究竟哪邊才是災難,也許並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

如果依照這個思路來理解的話,艾爾德里奇的行為就容易解釋得多。他也許的確心理扭曲變態,然而卻並不是壞到骨子裡的那種壞,就算是這樣的人,也依舊想要這個世界好好地活下去,為此就算自己不被理解也沒有關係……好吧,這些話就有些過了,但是艾爾德里奇確實是一個黑色的聖人,也是一個殘忍的智者。其實這樣的人也出現過一個,那就是安迪爾。艾爾德里奇吃人成為薪王,安迪爾為了擺脫輪迴而進行了各種人體實驗,安迪爾之館的各種怪物一開始都是人(從石化河馬可以掉落龍學院頭盔就可以看出端倪),兩者從本質上都是一樣的,如果說不同的就是,安迪爾的受害者都是路人,而艾爾德里奇的受害者是我們所熟悉的人(安里霍拉斯格溫德琳幽爾西卡等等)而已。

再說他噬神這件事,其實我們可以看到這件事對他的影響如此之大。在吃掉格溫德琳之後,我們發現艾爾德里奇幾乎完全沒有使用自己的能力,他的招數射箭、散彈和靈魂槍,其實都是格溫德琳的招數,而他另外一個能力則是噬魂鐮刀,從這裡能想到了什嗎?真的是艾爾德里奇吃掉了格溫德琳,還是說……格溫德琳同化了艾爾德里奇?其實這真的說不清,實際想一想,吃掉格溫德琳之後,不論是外貌還是能力,甚至在夢中會看到格溫德琳看到的東西,艾爾德里奇真的是「吃」了格溫德琳嗎?其實並不是單純如此,這個行為與其說是吞噬,還不如說是同化,也許是艾爾德里奇的主動,格溫德琳的抵抗,但是最終的結果卻是,誕生的噬神者既不是艾爾德里奇,也不是格溫德琳。艾爾德里奇噬神的代價,就是會失去自己這樣最嚴重的後果,而且這也是他早已預見到的後果,「艾爾德里奇預見到了深海時代,知道那是一段難以度過的歲月,才開始吞噬神明」,這句話就說明,艾爾德里奇知道後果非常地嚴重,嚴重到自己都不再是自己,但他依然這麼做了。

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沒有其他的辦法可想,艾爾德里奇的行動也是被逼到絕路才做的選擇。被一個寧願犧牲自己都可以做得到的人來說,絕路只有一個,那就是明白……就算傳火也是徒勞,完全沒有意義這件事。也許艾爾德里奇看到了和魯道斯一樣的事,也許看到的有些許的差別,同樣是智者的艾爾德里奇明白,就算自己回去傳火也是徒勞,既然犧牲自己都不能拯救這個世界,那就乾脆放棄這個世界自己活下來好了。

這樣的想法真的算是罪大惡極嗎?其實並不能算,他已經為了這個世界的延續奉獻過一次自己了,在明確知道已經無法拯救的情況下拯救自己,是最合理也最符合智者這一定位的做法。

我並不是想說艾爾德里奇有多好,而是說他並不是像我們剛開始想得那樣「惡」,好吧,雖然說這麼多可能也沒什麼用,可能看到開頭就以為我是在嘩眾取寵什麼的,但是,這個角色,作為薪王,設計出來就是為了讓人討厭的嗎?如果真的如此,那這個角色的設計不是違背了魂系列一貫boss的傳統(boss都是悲情主角才是壞人)。有人看到的話認真思考一下,那個已經瀕臨崩潰的世界,究竟是在講述了一個什麼樣的故事。

教宗沙力萬

繼續說沙萬力這個角色,這個角色牽扯有點多,要先整理一下都有誰和他有關,才能描繪出一個大致的輪廓。第一個出現的人物是冷冽谷的波爾多,其實可以概括為征戰騎士們。一個教宗手底下有幾個征戰騎士很正常,完全沒什麼可說的,但是有問題就是有問題在兩個戒指「教宗的左眼」和「教宗的右眼」。而這兩個戒指的效果也很相似,就是需要連續攻擊才能發揮效果,簡單地說就是一個,帶上這兩個戒指之後你會不由自主地想要進攻,想要殺人……從這裡能夠想到什麼,只能是「狂戰士」。而在北歐的神話中狂戰士也是在戰鬥的時候就像野獸,所以這兩個戒指的效果和狂戰士如出一轍,帶上之後不怕傷痛只會瘋狂進攻。至於為什麼沙萬力要給他們這樣的戒指,就要從遊戲中的五個征戰騎士位置分佈說起。

五個征戰騎士的位置騎士都很關鍵,可以大致告訴過我們一些劇情……首先作為boss戰的波爾多和舞娘,一個是你去不死聚落的必經之路,一個是你進入羅斯里克的必經之路,羅斯里克和冷冽谷的交戰狀態相信大家都清楚,那麼他們守著的地方其實也很明白,都是關鍵點……舞娘,進攻的關鍵點,因為老婆婆的水做成的結界無法進入,所以才會出現老婆婆一死舞娘就出現的情況;波爾多是羅斯里克與外界溝通的關鍵點,簡單地說就是阻止羅斯里克向外界求援,以及物質的運送。但是剩下三個征戰騎士的位置也不是胡亂放置的,羅斯里克城中兩個,一個可以看做被囚禁另外一個可以看做是潛伏也可能同樣是囚禁,活祭品之路一個就是在守護通往艾爾德里奇的道路。

很多人因為沙萬力把征戰騎士變成野獸而討厭他,但事實是什麼呢?事實就是這是不折不扣的戰爭,在真正地戰爭中有需要犧牲的人,同樣也有為了自己的目的而自願犧牲的人。波爾多的故事並不多,然而舞娘因為是女性而且身份曖昧而受到關注。但是,在戰爭中把自己變成野獸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舞娘的裝備上也有說明,她是自願成為舞娘。簡單地說,這兩個戒指本身就是雙刃劍,加強戰鬥能力的同時削弱智商,變成野獸應該是他們自願的,至於為什麼舞娘會有這種自願,其實從她的身份中就能猜測出一個大概。所以,為了這件事討厭沙萬力並不合理(當然這個解釋並沒有什麼作用就是了……)

然後和沙萬力相關的就是罪業之火。罪業之火的位置是在地下監牢的下方,而地下監牢的名字叫伊路席爾的地下監牢,其實換句話說,冷冽谷就是在罪業之火的上方。冷冽谷是一個中心區域,一方面是經過卡薩斯到達的地方,一面通向王城,一面通向罪業之火,簡單來說,就是除開戰爭狀態的羅斯里克和好好待在傳火祭祀場的魯道斯其餘三個薪王都離沙萬力不遠,很難讓人相信這是一個巧合(當然也可以說是遊戲路線這樣設計的問題),而從他的武器介紹也可以看出這個人的為人……本來就有野心,在見識到罪業之火之後燃燒得更加旺盛(罪業大劍),寒冷的本質,與其說是月光不如說是魔力(制裁大劍)。

和沙萬力相關最大的就是艾爾德里奇,這裡必須理清雙方的關係。有很多人對大主教麥克唐納躺在下水道里感到疑惑,其實這如果理清他們的關係的話就一點都不奇怪了。他們不是下屬關係,沒有誰支配誰一說,真正說起來,是雙方相互利用的關係。當然兩個人誰都不笨,只是聰明的方向不同,艾爾德里奇更接近先知和智者的身份,早已看到未來的深海時代,知道現今的一切都是終將破滅的虛妄;而沙萬力是政客,是梟雄,與其關心看不到的未來,不如實現自己征服的野望。因此,在對雙方有利且彼此不衝突的情況下合作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這裡就有一個問題,那就是最關鍵的一點,幽邃教堂和冷冽谷本來就不是一夥的,而幽邃教堂是擁護艾爾德里奇,沙萬力卻只是利用,因此坑死單純保護艾爾德里奇的麥克唐納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那麼我們就可以看出沙萬力的所作所為及其目的了。首先是格溫德琳重病(可能是因為移動冷冽谷,看到有人說冷冽谷其實是畫中世界的擴張,我感覺這個可信度很高),幽爾西卡擔任團長后被教宗篡權(對比幽爾西卡和沙萬力的智商,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在教宗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情況下,銀騎士大約也無能為力(最後有銀騎士還守護王城大門也可以看得出來),在薪王蘇醒之後找到艾爾德里奇和他聯手,找到罪業之火鍛造罪業大劍(這兩件事不分先後),同時利用薪王的力量四處征戰。其實說白了,當年葛溫做的事情也不過如此,這種人的確很難讓人喜歡,因為這種人生來就不是讓人喜歡的。

有野心,有實現野心的計劃,有實現野心的手段和動作,這樣的人,不是說喜歡,而是敬佩。以一個凡人之身在神和如同神一般的薪王之間周轉並且遊刃有餘而不成為附庸,沒有迷失自我,這種人在排斥他的作為之後,難道不該加上一點佩服?

剛剛重新看了下物品介紹,舞娘的確是被迫成為外征騎士的,原因大約是因為沙力萬在清洗原本暗月騎士團的力量(腦補),另外波爾多似乎喜歡舞娘(見波爾多靈魂,總是出現在舞娘的身邊),所以也一起被放逐也是可能的。另外,根據艾爾德里奇的紅石和藍石,他的確是喜歡一邊聽痛苦的嚎叫一邊享受生命的顫抖沒有錯。

海澤爾

承接上文,剛好可以說到下一個人了,黃指頭的海澤爾。這個人物劇情不多,也沒什麼懸念,第一次是在磔罰森林的入侵,然而當你獻給羅薩莉亞一個舌頭之後,她就會從敵人變成隊友,並且可以召喚來過流程打boss。其實這種人物在一代也出現過一個,就是菜刀姐。原本的確可以召喚可以用這個和一代一樣的機制來解釋,但是有幾點就讓人無法單純地這樣想了。首先第一點,就是無名指的話,可以確認海澤爾把所有指頭都當做是自己的隊友,至少有兩個人肯定受過這種待遇,一個是玩家,一個就是無名指。無名指是個傲嬌的角色,所以就算心裡開心也會說海澤爾太過天真什麼的話。而另外一件事就是召喚海澤爾可以學到一個姿勢,這個姿勢的名字我沒記錯的話是「鄭重的一禮」。

這個人物的性格,根本就是一個天真愛做夢還沒有完全長大的小女孩。

這個人物到此結束了嗎?其實並沒有,其實我們還在另外一個地方見過她(不是後面變成蛆人的時候),後面我們在無主墓地會遇到一次入侵,入侵的npc的名字叫結晶的女兒。而海澤爾活動的區域其實相當地小,僅僅是活躍在法蘭要塞一代,加上強力法蘭短箭和法蘭箭雨的介紹,我們知道結晶老者有一個女兒叫海澤爾,這當然不可能僅僅是一個巧合。但是還有另外一個結晶的女兒是怎麼回事?其實很簡單,結晶的女兒就是海澤爾,我們在無主墓地遇到的入侵其實就是海澤爾本人。

解釋很容易,現在大家都能夠接受無主墓地和正常的傳火祭祀場並非同一個時間點,英雄古達和灰燼審判者古達是同一個人,結晶的女兒和海澤爾自然也能夠是同一個人。至於為什麼名字使用的招數完全不同,其實也很容易想到,結晶的女兒用的事結晶靈魂塊和靈魂槍,是頂級的法術,而海澤爾用的是較為低級的法蘭箭雨。當然不是說海澤爾以前比現在還要厲害,而是說,名字帶著「法蘭」二字的其實是專門為了戰鬥而改造過的法術,這點從她的武器也可以看得出來,可以同時作為武器和法杖,完全是為了戰鬥而特化的武器和完全為了戰鬥而調整的法術,在經歷了無主墓地的事情之後,海澤爾知道並不是越高級的法術越適合戰鬥這件事,轉而使用更加靈活有效的低級法術進行戰鬥。

然而事情並沒有到此為止,海澤爾和結晶老者出現的位置雖然很近,但是並非完全一樣,換句話說,我們可以推測一下,海澤爾為什麼沒有出現在結晶老者的附近,而是前一個篝火點呢。其實很簡單,侍奉羅薩莉亞成為指頭,並且重生能力降低智商,加上她的父親是結晶老者,恐怕是根本不敢進入家門的吧?但即使如此,也還是守在親人的前面,入侵每一個到來相對親人不利的人。(這裡我只有一點不理解,我們為什麼一定要打結晶老者?他本不應該是敵人的。他是打主教群路上的boss,但是我們可以知道的是結晶老者和艾爾德里奇毫無關係,和不死隊才是一夥,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就在那裡我們突然出現因為他是不死隊一夥就出動出手了。)而在法蘭不死隊時召喚她時得到的姿勢,恐怕也是替父親幫助父親的朋友們解脫,因此才會得到鄭重地一禮。

到此這個角色的感情線路就已經很清晰了,一個有些異類,充滿想法並且大膽但是本質天真可愛的小女孩。

關於幽邃教堂外圍和海澤爾變蛆事件。其實這些事和艾爾德里奇沒有關係,他固然有很多黑點,但是這兩點都不在其列。身體生蛆蟲其實只有兩個地方發生,一個是教堂外面,另外一個是地下監牢,這兩個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很容易產生屍體,屍體很容易產生蟲子。這其實只是對屍體的一種誇張表現手法罷了,艾爾德里奇要吃人,怎麼會讓人變成那副鬼樣子,他喜歡吃人沒錯,但不是喜歡吃那種已經腐爛的屍體。

而海澤爾變蛆,其實說實話,雖然很同情這個女孩,但我還是想說,這其實只是她在自作自受,前面也說過,海澤爾很天真,很容易信任別人,就連本來還是敵人的主角都可以很快當做夥伴,這樣的人有多天真自然不必說都能想象得到。既然簽訂了契約,那麼羅薩莉亞就是理所當然的「自己人」,而海澤爾對自己人幾乎是沒有防備的。問題恰恰就出現在這裡,我並不是說羅薩莉亞是壞的,而是她信任羅薩莉亞可以,卻太過信任羅薩莉亞的能力了,因此完全沒有預料到重生能力的後果。玩家會在5次重生之後受到提醒,這是遊戲機制的問題,而在現實中,無法言語的羅薩莉亞自然沒辦法將副作用告訴海澤爾,可能者說知道了也不在意,並不認為有什麼不好(她是母親,即是指頭的,也是蛆人的,母親會認為孩子變成什麼樣子都無所謂,卻並不代表其他人也一樣),因此海澤爾自然不知道這個次數限制,最終變成了蛆人。然而她為什麼要重生這麼多次呢?其實很容易理解啊,原因只有一個……回家啊。她現在的能力不敢回去,要重新洗回結晶的女兒狀態才敢回去,同時從家裡出來就要再次重生回來,一次又一次地重生,也許是沒有察覺到異樣,也許是因為回家的願望讓她忽略了什麼,結果就是在最後一次想要再回去的時候,永遠地回不去了。

羅莎莉亞與無名指

海澤爾說了這麼多,接著就說羅莎莉亞和從血緣跑過來的無名指。既然要說他們,就不得不涉及到羅莎莉亞的能力,也就是重生,這個害了海澤爾的能力。首先,認為重生可以完全沒有副作用,這本身就是一種異想天開的事情……將一切還原回初始的狀態再重新塑造,如果看過鋼煉(一代動畫)大概就會清楚得多,後果究竟會是怎樣。人所擁有的東西在經歷一次重生之後必然失去了什麼,而這個過程是不可逆的,正因為如此,重生的次數有所限制,而且是終身都只有一定的次數(魂2裡面洗點雖然方便,然而靈魂容器的解釋並不好,只能粗略地認為是僅僅重置升級之後的力量,但還是有些尷尬)。因此,海澤爾的悲劇並不怪羅薩莉亞,而是重生這件事的固有代價。

以此為前提,再來解讀無名指。劇情上無名指的作為有兩個,一個是勸主角加入指頭,另一個是拿走靈魂。再從殺死他得到的裝備上,其實大約敘述了他的過往。幼年被火燒傷而毀容(銀面具),因此為尋求重生踏上路途,但是,本身卻從未使用過重生的能力。

羅莎莉亞的指頭,除了情懷用的雷克頓,都是有著需要重生的理由。但是,為什麼他卻從未使用過重生呢?有兩種可能,一種是雖然他讓玩家加入指頭,但是我們卻從未見過他本人入侵過,即使我們沒有加入,也就是說,雖然表現得像是壞人,但實際上這個人壓根不會去入侵,不入侵就沒有舌頭,就無法重生;而第二個原因,就是我們和他反目的最終原因,獻給羅莎莉亞舌頭,在無名指看來,本身就是一種褻瀆。

正因為如此,所以他的表現在我們看起來才是如此地奇怪。明明極端討厭指頭,卻偏偏拉我們入伙,這是因為他本身沒有這個能力,卻知道羅莎莉亞有這個需要;明明一臉嫌棄的樣子,卻還是出於善良和好意提醒我們,指頭裡面都是怎麼樣的一群傢伙(比如情懷雷克頓,只是單純地入侵者,就算同樣是指頭也不是同伴),還用這種語氣告訴我們指頭裡面唯一可以信任的黃指頭;後來的時候,卻表現得我們像是壞人……因為本來我們就是壞人,所以才會被選上,所以從一開始就會被厭惡,更關鍵的是,明明還可以重生,卻因為她的靈魂,還是要入侵過去,這種貪婪,才是真正讓我們成為敵對的原因。

這樣想是沒有錯,但是只有一點在這裡面顯得很突兀,就是他的武器,帶有的是月光和魔法的力量。這無論如何都顯得很奇怪,因為羅莎莉亞的能力,無論如何都顯得和魔法毫不沾邊,如果說是奇迹還差不多些。因此我曾經懷疑過他並不是羅莎莉亞的騎士(他的刀刃說明),而是僅僅為了重生才成為指頭,但是如此一來,他的行為就完全解釋不通了。但是,如果理解成,這完全是他自己的力量,這裡就沒有任何的問題了。從他的衣服上介紹我們可以知道,他原本也是一個王室的成員,自幼學習劍術和魔法,所以當他確認自己已經成為羅莎莉亞的騎士而不僅僅是指頭時,才真正拿起了武器。

接下來就是他的真實身份的猜測,也就是,其實他就是羅斯里克的黑手之一。

我們知道黑手的成員一共是3個,其中一個伴隨我們到大書庫,一個在大書庫做為敵人等著我們的到來,而另外一個卻神奇地失蹤了,好像根本就沒有出現過一樣。其實不是的,因為這個才是最早出現的那個,只是他的黑手身份被隱藏掉了,可能者說,是被他自己捨棄掉了。羅斯里克一共有三大勢力,拋開不受待見的羽翼騎士,賢者主祭和騎士,賢者一方拒絕傳火因此是我們的敵人,而主祭一方就是陪我們一起走過來死在大書庫門前的哥的希爾特。那麼騎士一方的黑手呢,因為這種混亂而逃離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而且我們可以看到,無名指的裝備和黑手套裝其實很接近(當然最關鍵還是腦洞),所以,無名指就是第3個黑手是很有可能的。

而另外一個推測就是,他是某王室的成員,這個某是指的誰呢,其實有一個很大的懷疑對象,那就是有一個國家有一個失蹤的王子,沒錯,說的就是羅斯里克,這也是我懷疑他是黑手另外一個重要的線索。

因為臉部被燒傷,所以被隱匿起來,正因為如此而失蹤;因為兒子變成了這個樣子,所以王妃失蹤(也可能是在這場火災中死亡),雖然看起來相差十萬八千里,然而無名指極有可能就是歐羅塞特,妖王的第三子,正是因為如此,他才可以熟練地掌握月光和魔法的力量。而妖王手中抱著的那個,其實就是發瘋之後的妖王,通過自己的幻想以為還在身邊的兒子,並且通過魔法塑造成了那個樣子,而他真正的第三子,其實就是無名指。

而他拿走羅莎莉亞的靈魂,當然也不是惡意,而是認為羅莎莉亞的靈魂雖然依舊是純凈的(不管周圍的能力和形態如何,都一如既往地關愛),但是卻受到身體的拖累,身為重生之母,卻無法讓自己得以重生,必須寄生在那樣骯髒的身體(海澤爾的悲劇加快了這個進度),這讓他難以接受,因此才有了他拿走靈魂的一幕。正因為如此,我們的入侵才會讓他那樣地憤怒,因為有身體和靈魂還不夠,連她的靈魂我們都要玷污,因為我們確實是壞人。

至於猜測說羅莎莉亞就是陽光公主,無論是與不是,都不會有什麼衝突。但是有一個問題卻影響較大,那就是奪走羅莎莉亞的舌頭,她的第一個孩子究竟是誰。這個應該猜測比較多,有些人說是舞娘,還有猜測是洛里安的版本(羅莎莉亞是王妃的猜測),不過為什麼大家要忽略一個很明顯的事實,也忽略了她的第一個孩子最有可能的人選。她的第一個孩子,最有可能的,就是艾爾德里奇。

再怎麼吃人也不可能變成一灘爛泥,重生卻有這個可能(方便吞噬力量),魂里的時間點固然混亂,然而有些卻不會變的,就像葛溫一定是在其他薪王的前面,而身為久遠時代的薪王艾爾德里奇,自然最有可能是她的第一個孩子。羅莎莉亞等待著她的孩子歸來,自然是因為他離開了,而當我們去教堂的時候,艾爾德里奇已經離開去了冷冽谷。為什麼要奪去她的舌頭?自然是不讓她說話泄露行蹤,我們固然可以知道艾爾德里奇去了冷冽谷(小人偶),然而卻無法得知他的所作所為,如果羅莎莉亞是陽光公主,恐怕做這件事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因為艾爾德里奇的目標是格溫德琳,自己的孩子動手的對象時自己的弟弟,羅莎莉亞因此被奪去舌頭就更容易說得通了。如果接受這一點的話,她被奪去舌頭還等待孩子的歸來,就變成了一件很容易理解的事了。

其他

補充一點內容,就是舞娘有不少人關心,為什麼沙力萬要害舞娘。其實很好解釋,沙萬力也不是從一開始就是教宗,也是從底層一步步爬起來的(參考金枝仗槍)。而舞娘的身份,說白了和羅斯里克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她是前王室的成員,而前王室基本上值得是王城亞諾爾隆德。換句話說,舞娘其實是葛溫德林一派,沙萬力聯通艾爾德里奇要動葛溫德林,葛溫德林的親信肯定是最先下手的目標,舞娘自然是第一位的受害者(畢竟身份在那裡,她和葛溫德林應該有直接的關係,甚至有可能是血緣上的關係),而波爾多作為舞娘最好的同伴,自然也是受害者的成員(見波爾多的靈魂和波爾多大鎚),這也解釋了舞娘的靈魂可以換取奇迹。

另外沙萬力和舞娘的武器都是一火一魔法,但是舞娘雙刀的武器和沙萬力剛好相反,這也表明了舞娘從始至終的態度。因此,別說是沙萬力,任何一個人站在相同的位置都會對舞娘下手的,這是政治因素。

接著說,關於沙萬力和艾爾德里奇,其實還有一個問題,也許是大家忽略了也許是覺得不重要,但是我卻覺得也許有所關聯。幽邃教堂的目的是為了鎮壓幽邃(主教的衣服),但是後來失敗全部被侵蝕;前身是白教(大主教的頭冠),並且有提到幽邃的大主教一共有三個。一個是我們的boss戰路易斯守護艾爾德里奇的棺材;一個是丟棄頭冠跟隨艾爾德里奇的麥克唐納;另外一個就是侍奉羅沙利亞的,我們沒有見過他……其實不是,我們見過很多次,只是因為是個沒被提起過名字的人而忽略了,這個人應該就是羅沙利亞抱著的蛆人。換句話說,根據物品描述和周圍的惡劣環境,我們很容易可以猜到的事實就是,在艾爾德里奇離開的時候,教堂應該發生了一場政治鬥爭,這也是當我們過去的時候幽邃教堂如此殘破而且守衛力量薄弱(教堂騎士們整體表示一個能打十個)還有教堂的殘破的原因。

有人猜測冷冽谷的前身就是繪畫世界,這個我表示讚同,然而只有一點表示懷疑。無論是艾爾德里奇還是麥克唐納,都有特意提到冷冽谷是他們的故鄉。而冷冽谷在被沙萬力佔據之前,毫無疑問是暗月騎士團的地盤,艾爾德里奇生活的年代毫無疑問要比沙萬力要早,這究竟在表達什麼意思……艾爾德里奇和葛溫德林應該早就認識,而且很有可能艾爾德里奇吃人成為薪王就是葛溫德林默認甚至是促成的?

我並不是在黑葛溫德林(一代中葛溫德林為了傳火,連白龍和尼特都可以毫不猶豫地犧牲掉,維持這個世界大概也是他的一種執著了,如果不是要維持這個秩序,大約他連自己都能犧牲掉,這也能解釋為什麼葛溫德林會被吞噬,也許是自願的也說不定。當然,純屬腦補。),而是如果不這樣考慮的話,艾爾德里奇和幽邃教堂(幽邃教會是因恐懼著幽邃才得以創立,目的大約也是推遲幽邃的到來,因此艾爾德里奇才會如此恐懼深海時代)的關係,幽邃和冷冽谷的關係,沙力萬為什麼不找其他薪王而單單找艾爾德里奇都難以說得通,因為幽邃教會本身就屬於王城的分支。

深淵監視者

雖然法蘭的不死隊受到很多人的尊敬(其中也包括我),但是這個boss本身有一定的情懷成分在裡面。而情懷的部分嗎,在劇情討論裡面其實只是妨礙看到真實的。所以我們忽略感情看待不死隊的事情,就能夠發現不死隊到底是怎樣一群人。不死隊的特點,其實最有資格發言的就是灰心哥了。大家都知道,灰心哥是不死隊的逃兵,也是唯一一個用盾的不死隊成員,但是灰心哥究竟為什麼而不願意再呆在不死隊之中呢。

因為恐懼,因為逃避,但是他恐懼的是戰鬥這件事嗎?也許的確如此,但也許還有其他的理由。鎮壓深淵固然偉大,但是從灰心哥的描述中,不死隊也是劊子手——一旦發現深淵的跡象,就算毀滅一個國家也在所不惜(有文章認為被滅的國家就是卡薩斯,原因有兩點,第一個是位置,第二個是沃尼爾的確接觸了深淵,並且在使用深淵的力量,對這個看法我覺得很有道理),在現實中,這樣的人恐怕很難以讓人接觸,可能者說,很容易讓人恐懼才對。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這樣的一群人,沒有一個政治團體來支援也是不可想象的,僅僅是自主的力量,不大可能擁有這麼多的資源。再加上結晶老者的存在,讓我們有理由懷疑這個支援者就是羅斯里克。可能有人對咕嚕的存在表示疑惑,這種明顯看起來像是被深淵侵蝕了的物種為什麼會為深淵的敵人賣命看守大門……其實原因也很簡單,自己看物品說明中就有描述,咕嚕是結晶老者的輔祭的後代(咕嚕腐敗刀等),也就是說,順序上是他們本就是不死隊一方,後來才被侵蝕(連不死隊都無法抵抗,他們當然更加沒有辦法)。

灰心哥之所以逃避的理由,恐怕不單單是處於對戰鬥的恐懼,更多的是難以認同不死隊的做法吧。不死隊時黑色的英雄,他們殺死一百個人拯救一萬個人,滅掉一個國家來保護世界,如果不是天生的冷酷加正義感,應該是很難承受的壓力。正因為有灰心哥的存在,不死隊才顯得更加地真實……就算是在這樣的團隊中,也會有正常人,既憧憬著他們的背影,卻難以做到像他們那般地果斷。

正因為是這樣矛盾的心理,灰心哥才會在逃開之後也一直穿著不死隊的衣服,然而卻去掉了頭盔(頭盔上尖尖的造型預示著不祥,也意味著灰心哥不想繼續給大家帶來恐懼,然而卻無法放棄作為不死隊一員的榮耀),在不死隊之後,作為僅存的不死隊成員,灰心哥無論如何也會振作起來。所以和我們決鬥時的灰心哥,大約是想繼續不死隊整隊都無法做到的事情。而在妖王和古龍之頂的相遇,原因也是如此……連不死隊都無法做到的事情,他一個人當然也無法做到——除非擁有強大的力量。正因為如此,他才會如此渴望得到龍的力量,而得到之後要做的事,恐怕也是送死。

一句話來說,不死隊全員,包括外圍的咕嚕成員(容我把他們也算作不死隊的一份子)和灰心哥,都是悲劇的黑色的英雄。

巨人尤姆

接下來說巨人尤姆。根據尤姆的武器,我們大致可以看出尤姆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戰鬥的時候身先士卒,雖然看起來很威猛,然而卻意外地很有守護精神。在被眾人懷疑的情況下打造風暴管束者,一把交給自己最信任的人,一把交給不相信自己的人。其中,最信任的人現在大家都已經清楚了,就是洋蔥騎士(雖然有時有些不可靠,但是洋蔥能夠得到信任倒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而他不信任的人,大約已經在罪業之火爆發的時候死掉了,因此當我們過去的時候,才會發現風暴管束者就在地上。

除了和洋蔥有關的劇情之外,我們很難看到其他和尤姆有關的劇情,所以分析這個角色,我們就必須從怪物身上入手,同時加入一點腦補。

第一個問題是,為什麼會有風暴管束者這件武器,可能者換句話說,就是為什麼人們不信任尤姆。其實這個問題既可以簡單也可以複雜,複雜到當時的情況沒有什麼意義,我只能說這是必然的結果。我們可以看到尤姆很強,戰鬥的時候如果不用專屬武器打他傷害很低,簡單來說就是因為太強而被恐懼,而且最關鍵的問題是,擁有這樣強大的力量的卻是一個異類。正因為如此,他才會打造風暴管束者,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們能夠暫時信任自己。至於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他有自己想做的事,並不想傷害那些人,可能者說,他有自己想要保護的人。

第二個問題是,在打巨人以前的小怪,和進入罪業之都之前要經過的地下監牢。從獄卒們的裝備上,我們可以知道地下監牢的獄卒,從前就隸屬於罪業之都,而罪業之都毀滅后,他們就服從於沙力萬。可以從此推測,就是這個時候沙力萬得到了罪業之火的力量,從而開始了一切的陰謀。

參考冷冽谷和罪業之都的位置,這應該不是偶然。我基本讚同冷冽谷就是以前的繪畫世界擴張開來的說法,可能者換句話說,冷冽谷之所以在那個位置,只怕就是因為他的下方就是罪業之都。可以這樣理解一個過程,罪業之都中尤姆鎮壓罪業之火-尤姆作為薪王傳火-葛溫德林將繪畫世界移動到冷冽谷(用繪畫世界常年的冰雪掩蓋地下的火焰)-失去鎮壓的罪業之火再次爆發,罪業之都人口大量死亡(參考尤姆戰鬥場景那些數不盡的被燒焦的屍體,大約是這個遊戲中最慘烈的場景了)-葛溫德林派還是魔法師的沙力萬前去-最終罪業之火平息,倖存的人服從於沙力萬,沙力萬得到罪業之火的力量-王城開始被沙力萬控制-薪王蘇醒,沙力萬聯合艾爾德里奇,巨人尤姆鎮壓罪業之火,不死隊監視深淵所以和沙力萬沒有衝突,而不傳火的羅斯里克王子就成了沙力萬最大的敵人-雙方戰鬥開始。

這裡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罪業之火究竟是什麼,為什麼尤姆會要鎮壓罪業之火,為什麼沙力萬看到罪業之火就開始有了野心。罪業之都的下方,那個沼澤一樣的地方讓人這樣地熟悉,在一代之中還有另外一個相似的地方,應該是很多人都記憶猶新的地方-病村。混沌的火焰爆發的時候,距離近的都變成了惡魔,距離遠一些的病村也都變身過了怪物的模樣,而這裡也是如此地相似,手掌怪原本是神官,而地下的那些多腳怪,恐怕也是正常的人類。支援這個說法的證據就是,出現這種怪物的只有兩個地方,一個是罪業之都下的沼澤,另外一個就是冷冽谷的水潭。理由只有一個,臣服於沙力萬的居民應該是一部分而非全部,所以有相似的獄卒和尤姆之前的那群怪(明明長相如此相似,能力卻完全不同),而冷冽谷水潭那些,就是被沙力萬帶走,後來卻變異被丟棄在那裡的部分(所以才會有一部分根本就已經死亡了的)。

黑魂之中世界都依靠火而誕生,火的災難無疑也是最大的災難。罪業之都的罪業之火,恐怕就是在說魔女試圖創造初火的原始之罪,從這裡誕生出的火焰,自然是最有資格被稱為罪業之火的東西。

然而這裡也有一點疑問,那就是罪業之都和羅斯里克究竟是什麼關係。雖然看起來聯繫不大,但是卻有兩個地方必須在意——完全一樣的石像鬼,應該不僅僅是節約模型數量的緣故;另外一個,就是自認為是羅根後繼者的宮廷魔法師,擁有能夠和大書庫分庭禮抗的魔法和知識(羅根捲軸)。在一代之中的魔法師一共有三個,大帽子羅根和他的弟子,那我們可不可以猜測,宮廷魔法師一派,其實是傳自魔法鐵匠(純屬腦洞,但是小隆德和病村的位置不遠,這樣想似乎也有可能?)

無主墓地和羅斯里克城

接下來不可避免要提到的內容,就是關於無主墓地和羅斯里克城的問題。關於這裡的問題我疑惑了很久,雖然有很多證據表明無主墓地是過去的狀態,然而僅僅一個隱藏門就穿越時空,黑魂中大概不可能會有這樣的設計。正因為如此,無主墓地的存在才會如此疑惑。這裡明顯就是我們蘇醒時的墓地沒有錯,然而問題就在於,這兩者之間的關係究竟如何。

是有一邊虛假一邊真實,還是兩邊都是真實的?我個人傾向於兩邊都是真實的,因為沒有道理有一邊是虛假的。既然無主墓地是過去的時間,但是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就是,我們是怎麼到達過去的?

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很久,直到不久前才想通。黑魂中地圖設計一般都有一定的道理,既然是能走過去的路,說明就是同一個時空的,所以妖王後面的隱藏門才如此難以理解。換句話說,處於同一個時空的世界,幾乎都可以通過走來過去(惡魔搬運工同樣算是走)。然而,我們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事實,正因為它如此地明顯,所以才成為了我們的盲點——我們真的能夠通過走路而不傳送到達無主墓地嗎?

答案是……並不能。可能者說,我們除了無主墓地和傳火祭祀場之外,我們根本無法去到任何的地方。只能通過傳送才能到達的地方,這才是最大的證據,也是最明顯卻最容易被忽略的事實——並不是我們經過一扇隱藏門到了過去,而是從一開始,我們就在過去中活動,換句話說,傳火祭祀場,實際上是屬於「未來」。只有這樣,才能給解釋為什麼我們一開始無法去到任何其他地方,為什麼傳火祭祀場那樣特別,必須通過傳送才能到達其他地方,如同最初之火的火爐一般特別。因為它才是還未發生的事情,是來自於未來。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無主墓地怪物的配備,活屍小兵和狗姑且不論,另外兩種怪物卻有些特別。雖然說是特別,但也還算合理,既然是墓地,存在鴉人和守墓人都是自然不過的事,然而,守墓人的職責卻是一個問題。根據守墓人雙刀的描述,守墓人會給屍體放血來延緩屍體的蘇醒,從這裡,我們很容易可以想到的就是,當時已經是屍體隨時可能會蘇醒的狀態了,正因為如此才會有守墓人的存在。但是,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英雄古達,遲來的英雄古達,之所以遲來究竟是為什嗎?雖然有些陰謀論的嫌疑,但是我不可避免地想到,古達的遲到,也許就是守墓人的原因。

羅斯里克「人之膿」爆發,因此大書庫緊閉大門(大書庫的鑰匙)。我們可以確認的是,只有兩個地方爆發了人之膿,一個是羅斯里克城(包括了高牆的部分),而另外的只有一個人。人之膿究竟為何而爆發,其實我們可以看它爆發之後的癥狀,就像是從傷口中躥出來一條黑蛇,而根據會爆發出這種癥狀的,也幾乎都是虛弱到極點的人(灰燼古達那個時候也是最虛弱的時候,兩條龍都已經不會飛了,加上羅斯里克城還有另外的死掉的龍,可以認為它們也是虛弱到了極點)。一方面固然可以認為是羅斯里克大戰之後造成的場景,但是問題是,這場大戰的對手,真的是冷冽谷和沙萬力一夥嗎?

我認為不是,與其說是冷冽谷造成這種慘狀,我認為倒不如說,人之膿造成的影響更加巨大。身為羅斯里克城的三大勢力之一的賢者,在這種時候選擇了自保;主祭一方也許確實是在抵抗冷冽谷,然而除此之外,如果說造成這種慘烈最大的影響是冷冽谷,騎士在城中大量死亡,卻沒有身為魔法師的屍體,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嗎?而且,主祭死亡之前,連舞娘都不能突破的屏障,冷冽谷真的有可能在這種時候對他們下手?只有破壞是從內部產生的,才會如此地慘烈。

為什麼人之膿只在羅斯里克爆發,而其他地方几乎看不到蹤跡,我認為這也並不是偶然。人之膿的外形,很難讓人不聯想到大蛇的存在,加上羅斯里克城內多處存在的大蛇雕像,有相當大的幾率這種癥狀的爆發,起因就是大蛇,只不過是芙拉姆特還是卡斯不得而知。而另一個理由恐怕更加簡單,那就是本該傳火的王子拒絕傳火,才是這種癥狀爆發的最重要的原因。

如此看來,古達的身份只怕和羅斯里克城有著不一般的關係(這也是我認同古達就是王妃有一定道理的原因),具體什麼關係不得而知(也許是羅斯里克騎士的首領想要代替王子傳火,卻被我們擊敗最終將自己變成灰燼審判者也說不定,畢竟羅斯里克三大勢力,其他兩個勢力的首領都出現過,騎士的首領這麼重要的身份卻絲毫沒有出現也太過奇怪,英雄古達完全夠格),這樣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古達會出現在無主墓地。既然羅斯里克的信仰就是傳火,他們有前往傳火祭祀場的通道再合理不過,結晶的女兒出現在那裡也說得通了,因為一個是騎士的首領,一個是賢者首領的女兒,會有一些特別的關係也很正常)。

正是因為人之膿的爆發,而且遠遠沒有結束,所以在我們到達羅斯里克城的時候,才會發現他們處於這樣戒備森嚴的狀態。他們戒備的主要對象並不是我們,而是來自於內部的破壞,正因為如此,在王子的門口,這麼短短的一段路,才會有這麼多的士兵把守,甚至就連王之黑手之一,都一直停留在那裡。羅斯里克王子知道因為自己拒絕傳火,恐怕羅斯里克的毀滅是在所難免的事,所以才會在交戰的時候說出這裡是他們的墓地這句話。這並不是嘲諷,而是看透事實之後的平靜——然而即使如此,即使知道會死亡,他仍舊不願意傳火,恐怕也不僅僅是因為害怕死亡的緣故,而是對傳火本身的抗拒(就是因為傳火才害他成這個樣子,雖然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洛里安王子變成那個樣子,也是傳火的責任),這份抗拒已經到了深惡痛絕的程度。因為認為傳火即是詛咒,在他戰敗時也才會說出我們會永遠被詛咒的話。

遊戲後期天空中出現的黑日,大約也是這個遊戲中出現的疑點之一。而且,除了古龍之頂外,當出現黑日之後,所有的地方都是那樣的太陽,就好像血緣中出現的血月一樣(個人pc玩家,沒有玩過血緣,只是聽說過),所以有人猜測這是幻象,可能者說傳火祭祀場是個幻覺。但是我個人感覺並非如此,原因有二,第一,如果說是幻象,最大的懷疑對象只能是羅斯里克王子可能者魯道斯,然而我們看二者的能力,王子的能力其實就是變種了的魔法(師從安迪爾的可能性最大),魯道斯的能力則是冶鍊(主要是靈魂),和幻象都不搭邊,而且關鍵的是,就算所有的薪王都死了之後,黑日仍然沒有改變;第二個也只最重要的原因,即使他們真的有這種能力,但是他們的能力有可能影響到最初之火的火爐那裡嗎?我們在打薪王化身的時候,那個黑色的太陽依然在那裡,沒有道理連薪王化身都受到這種影響。

所以黑日唯一的解釋就是,原本天空就是這個樣子的。但是,如果說之前是幻象也說不通,因為王子根本就沒有餘力做這樣的事情,他明顯已經自顧不暇了。答案只有一個是最合理的,那就是遊戲到那個時候,因為什麼東西改變了才導致這種現象的發生。而對這個世界我們影響最大的就是……獵殺薪王。

這也是我認為我們開始所處的傳火祭祀場是未來的原因之一,儘管眾薪王不願傳火,但他們的身上還有些許的火焰,就是這些火焰還勉強能夠支援這個世界,但是我們把薪王的火拿到了未來,而過去的整個世界就因為缺少火焰而黯淡下去,天上的黑日,是火已轉暗努力支撐的象徵,正因為如此,在我們到達最初火爐的時候,黑日仍舊高懸於頭頂。黑日和人之膿,都是火焰變暗所帶來的災難(所以,滅火的結局真的好嗎?就算是努力支撐火焰終將熄滅,但是就這麼放棄希望真的好嗎?)。

上面說王妃就是古達的確有開玩笑的成分,但是,古達和王妃必然有著聯繫,而且並不是一般的關係。在無主墓地老婆婆說的遲到的女孩,應該就是王妃無疑……然而,王妃為什麼會到達傳火祭祀場,卻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女神的祝福上說王妃在生下第三子之後就不知所蹤了,很有可能就是去往了無主墓地,然而她去的墓地是什嗎?在無主墓地我們可以撿到的元素灰戒指,我們在起初的墓地撿到的元素戒指,防火女的眼眸,這是一個相當不明顯的線索,但是究竟什麼樣的人才會擁有元素灰戒指呢?不是灰燼不是薪王,等待著灰燼,有一個可能性最大的猜測,王妃的確是失蹤,但是卻是自願的,但是卻有可能甚至連整個羅斯里克城的高層都知道她的去向,因為她的目的地就是墓地,至於原因,就是因為她是上一代的防火女!

而英雄古達,就是和她有著對應使命,也許是代替王子,也許是王子的上一任,本應該成為薪王卻最終被擊敗的同伴,正如我們和我們的防火女一樣。英雄古達被擊敗,身為防火女的王妃再也等不到她的英雄,從此之後她就再也未曾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因為任務失敗,所以留下了元素灰戒指和元素戒指,死在了祭祀場旁邊的高塔之中。

放逐者魯道斯

自稱是庫爾蘭的魯道斯,作為本作中唯一一個自願傳火的薪王,無疑本該是一個很重要的人物。然而奇怪的是,對於這個人我們了解的並不夠多,他的劇情太過吝嗇而顯得撲所迷離(期待dlc中會有登場),然而儘管如此,從一些蛛絲馬跡之中仍然能夠看到些許的痕迹。

深淵的監視者分得了狼血,加上日復一日地同深淵作戰鑄造了強大的靈魂而成為薪王;巨人尤姆因實力成為薪王(個人感覺體型佔了很大一部分??畢竟是巨人),艾爾德里奇因為吃人而獲得了強大的靈魂,王子因為血緣和詛咒而成為薪王,那魯道斯究竟因為什麼成為薪王的呢?

因為吞噬,因為煉成。在劇情接近通關打通最初火爐的道路的時候,魯道斯會死亡,那個時候我們可以拿到頭蓋骨指環;可能者我們提前殺死他也可以拿到,從上面我們也可以看出,儘管現在的魯道斯大義凜然,然而以前的魯道斯,卻未必如同現在一般光明磊落。可能者說,他成為薪王的旅途,和艾爾德里奇類似,只不過艾爾德里奇是依靠吞噬,他則是依靠煉成靈魂而強大自身,獲得了成為薪王的能力。

拿到防火女的眼眸之後,魯道斯說滅火之後的世界是一個離經叛道的世界……作為薪王,他有資格說出這種話,然而,為了避免這樣的世界誕生,卻需要犧牲自己,這樣的話,他清楚是一回事,但為什麼要說這種話卻是另外一回事。而由他和那個防火女的關係,恐怕也很容易想到,正是因為有過親身經歷才會有這樣的感觸,和寧願犧牲自己也要完成一件事的決心。

來源:gamersky

更多《黑暗靈魂3》實用攻略:

  1. 黑暗靈魂3 帕奇小偷支線劇情
  2. 黑暗靈魂3 上級騎士套裝獲得方法
  3. 【破關攻略】黑暗靈魂3 全流程及BOSS打法圖文攻略
  4. 黑暗靈魂3 哈維爾詳細打法教學 高周目哈維爾怎麼打
  5. 黑暗靈魂3 近戰咒術師pvp配點及打法攻略 近戰咒術師pvp攻略

匿名留言版: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