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夜傳奇 彼之主劇情通關心得

緋夜傳奇 彼之主劇情通關心得 ,《緋夜傳奇》通關後很多玩家都會有各自的想法,下面蝦米攻略小編就為大家帶來玩家「咖哩嘎嘎」帶來的通關後關於彼之主的一點點想法,本文涉及劇透,各位玩家謹慎。

緋夜傳奇 彼之主劇情通關心得

即便玩過前作,TOB剛通關的時候還是讓人極其胸悶+懵圈,被結局直接削掉一萬血

不過仔細想了想,我覺得這結局裡面其實還有一點讓人欣慰的地方。

遊戲主線有講過,讓彼之主復蘇需要「容器」和「心」,姐姐和肚裡孩子的獻祭喚醒了彼之主,兩人因為獻祭轉生為聖隸,容器是最後獻祭的弟弟的身體,而心則需要吞噬各種情感才能完整。

終戰時彼之主看到折斷的梳子,還有菲和貝姐的互相扶持,覺得心裡很空虛,但他以為這是因為肚子太餓的緣故,不能理解這種感情。

彼之主要吞噬數種負面情感才能完全覺醒,而在他計謀吞噬貝姐的時候沒能得到最後的「絕望」。

但是在最後一戰,姐夫為了最大化戰力,在神依之前讓彼之主吞噬了自己對人類的「絕望」,(此時鏡頭裡彼之主一瞬間的眼神可以說明他完全覺醒了)所以吞噬了姐夫的「絕望」以後,彼之主此時應該擁有了完整心。

覺醒後的彼之主情緒崩潰又爆發,把容器也就是弟弟多年來壓抑的情感表達了出來,和前面無情又冷冰冰的言行完全不同了。

公式書里很簡短地標註說這個彼之主沒有心,但我認為這個定義是針對遊戲中一直處於對立面的彼之主的,吞噬絕望前的彼之主雖然有弟弟的記憶,對羅盤和梳子也都做出了一點反應,但毫無情感波動,滿滿的都是作為聖主的冷酷和驕傲,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覺醒前無情地利用弟弟的記憶對貝姐各種傷害,一口一個「姐姐」地叫著,做的事卻無比冷酷。

覺醒後卻向姐姐尋求著溫暖,像當年的弟弟一樣大聲哭訴自己的委屈,各種撒嬌埋怨啃咬(對,還氣得咬了貝姐一口,貝姐只是哄著他連眉頭都沒皺一下,這裡看得我直接淚崩T-T)

我覺得此時的彼之主就是貝姐的弟弟,有記憶有感情也有心,不再是一個人偶一般的工具。

正因為彼之主在最後有了心,才會激烈地釋放自己的感情,才能在封印中做著只有弟弟才有的夢吧,否則沒有心又怎會做夢。

雖然遊戲里對弟弟和彼之主的描述很有限,但我覺得這分析應該沒錯。

竟然安排這麼傷人的結局,真想寄刀片

幸好我知道正太最後有史老師救場,不然又是一悲劇。

公式書里寫的關於彼之主的內容其實和遊戲里給出的線索差不多,隱藏迷宮裡講的比較清楚,但沒有關於他是怎麼出生的說法,事實上遊戲里也以天族的產生機制不明而避開了這個問題。

目前已知的是,彼之主跟四大元素神是上古時代來自天界的天族,他們因為還對人類抱有希望而選擇留在人界。早期被人類信仰的五大聖主,其中一個就是無名聖主彼之主。彼之主是世界的安全閥,當世界上的污穢多到無可救藥的時候,彼之主就會「清洗大地」,使世界回到初始的清凈狀態,人類當代文明也隨著人類自我意志的消失而被摧毀。四聖主在污穢消除後又將彼之主封印使之沉睡。這樣的輪迴在世界上已經循環了數次,人類文明一度度毀滅又復蘇,這也是情熱和狂戰兩代遊戲基本的世界觀。

只是封印而不是殺死,可以看出彼之主的力量雖然被人所忌諱,但又是這個被詛咒的世界必不可少的存在,因為只有彼之主有清除污穢的力量。在彼之主行使力量之前,其他聖主和人類都對污穢無能為力,tob裡面也表示沒有任何清除污穢的方法,這甚至曾使一部分天族感到絕望而拋棄人類。

彼之主來自沒有污穢的天界,也是一名天族,遊戲里提到過,天族不會產生污穢。所以他以污穢為食獲取力量的能力應該不是一開始就有,很可能是後來得到的。

例如他通過強大的詛咒可能契約獲得了特殊的能力。彼之主覺醒需要靈魂獻祭和吞噬八種純粹的性質,遊戲里喚醒四聖主也需要獻祭靈魂,那麼額外的八種性質就像是一種獲得特殊力量的規則(參考toz里萊菈通過遵守規則獲得凈化之力,應該是差不多的邏輯)。

菲作為彼之主的一個碎片,能夠凈化污穢的白焰就是彼之主力量的一部分(遊戲里也說過這點)。一旦污穢及其源頭被凈化,彼之主就失去了力量來源再度沉睡。

結合他以理想的翅膀為真名,可以猜想他也許是為了實現理想化的世界而做出了這樣的選擇,只是清洗世界這種方法在其他聖主和人類看來過於極端,以至於他被周遭所忌諱。這種理想主義和姐夫的理念可以說是不謀而合。

據此我覺得彼之主並不是因為吞噬污穢變得扭曲或者憎恨世界,這只是他應對污穢採取的一套方法,不然他受到這麼多負面情緒的影響早就直接變龍了。況且彼之主沉睡以後做著和貝姐一起環世界旅行的溫暖的夢,這是他的心本身純潔沒有雜質的最好證明。真正對世界造成危害的,應該是妄圖利用彼之主的力量達到自己目的的姐夫。

遊戲和公式書里未解釋的疑點其實挺多:

1.貝姐的姐姐和她肚裡的孩子被獻祭給彼之主,他們的靈魂當即轉生為聖隸,可見聖主蘇醒需要的是獻祭這種至上的信仰力量,並不是要吃掉靈魂本身。但彼之主吃掉弟弟,以及後面向四聖主獻祭靈魂以後,弟弟和那些靈魂卻沒有在獻祭點發生轉生的現象。只能套用艾森的話——各種說不清,產生機制不明。

2.彼之主在沉睡中做的不是他自己的夢,而是弟弟的夢,以至於弟弟的意識還殘留多少成了謎。也許是彼之主完全覺醒後的心和弟弟的記憶產生了共鳴,也許是彼之主佔用弟弟身體的時候跟他的靈魂發生了融合。總之也是各種說不清讓人糾結。

3.菲正太日常服裝的文字說明是聖寮給發的衣服,但是遊戲劇情里人家可是一出生就把這身穿得好好的,跟一號還是情侶款。出生自帶衣服的聖隸是怎麼回事,官方快給個說法(嚴肅)

緋夜傳奇 彼之主劇情通關心得
划紅線的句子是重要線索,翻譯一下:

(彼之主)雖然想要吞噬被憎恨與絕望淹沒的姐姐,但彼之主的心——被薇兒貝特起名為「萊菲賽特」的聖隸保護了她。

下面一句是:

被薇兒貝特抱著一起沉眠的他,至今還一直做著在全世界冒險的夢。

從這兩句來看彼之主就是弟弟無誤了。區別就是變成彼之主的弟弟跟生前的弟弟性情相去甚遠,覺醒前的彼之主和覺醒後的彼之主也有很大差別。

彼之主的心是菲,彼之主本身就成了一個沒有心的存在,雖有容器的記憶卻毫無人性。但是覺醒後卻突然有了感情,還在夢裡跟貝姐一起實現著曾經的夢想,想的和做的就和曾經的弟弟一模一樣,沒有心怎麼會感到悲傷又怎麼會做夢呢。(還是感覺好難解釋,無論是什麼前提,遊戲和公式書都沒有好好說明這種轉變到底是為什麼,說到底就是弟弟這個容器到底能保有多少意識和自我,以及他的靈魂是否還在)

我個人覺得是覺醒時弟弟的意識賺脫了束縛,從力量的壓制中泄露出來。畢竟前面無論是羅盤這樣的物品還是貝姐和菲的那種信任都給了他不小的觸動,一次次地動搖加上覺醒後變得完整,弟弟的意識感覺更像是被刺激後爆發出來。

例如覺醒後的彼之主哭訴他有乖乖喝了很苦的葯、也好好聽話,他很害怕並且一直在拚命克制和忍耐,姐姐最討厭了云云。說的沒頭沒尾,但都是弟弟生前的感受。結合開頭的劇情,只要發燒就得在家躺著吃藥,不能看書更不能去外面,眼睜睜看著死期一天天臨近,夢想卻遙不可及,最後只能靠獻祭給自己的死亡爭取一點意義,這都更像是求安慰一樣的撒嬌,而且他也乖乖接受了貝姐的安撫,前面是動搖的話,這裡更像是情緒崩潰,我覺得這個時候弟弟的自我跟彼之主的力量分離,他的意識才算真正顯現出來。

我始終還是認為會悲傷會做夢是擁有自我的證明。至少我相信貝姐的判斷,她在聽完了彼之主的哭訴以後,說的是「萊菲,一起沉睡吧」,說明她在那個時刻認為這就是她的弟弟。

好了,我終於把話給說圓了。

來源:gamersky

更多《緋夜傳奇》實用攻略:

玩家討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