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路旅人 真結局全譯及劇情分析 真結局劇情有哪些?

image 攻略子目錄

來源:遊俠網

歧路旅人 真結局全譯及劇情分析 真結局劇情有哪些?,歧路旅人真結局劇情有哪些?遊戲從發售最初到至今,不管最終boss多難打,不少玩家也突破各難關達成了真結局,有玩家對真結局的資料進行詳細的翻譯,下面一起看下玩家“Lunamos”整理的歧路旅人真結局全譯及劇情分析吧。

歧路旅人 真結局全譯及劇情分析 真結局劇情有哪些?

真結局全譯及劇情分析

第一段:打敗暗黑Boss

來自House Ravus的記錄:

從我記事時起,我父親就會向我講述我們家族的起源。同時,他還會教育我作為Ravus家族一家之主的職責,以及我應該盡畢生之力守護的事物。我父親是從他的父親那裡學到這些的,而他的父親則也是從更早的先祖那裡學到。

Ravus家族擁有許多財寶——當然也有很多覬覦這些財寶之人。只要你出生在Ravus家,這些財寶就理所當然的賦予了你:正如頭頂的青天一般。我們擁有著最偉大的財寶,因此保護他們不被邪惡之人所利用,成為了我們的責任。在這之中,最為偉大的就是龍之石。

龍之石是由傳奇的國王Beowulf賜予Ravus家族的第一代領主的,並不斷傳承至今。傳說,這些石頭自遙遠的東方而來,比同樣重量的黃金要貴重百倍。然而這並不是龍之石真正的價值所在:在龍之石之中蘊藏著強大的力量,這些力量使它們的價值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龍之石”這個名字有它確實的含義,它們蘊藏著偉大古龍的力量。傳說中大法師Odin Crossford使用了龍之石的力量封印了Finis之門。Crossford亦幫助了傳奇的國王Beowulf建立了Hornburg王國。

我的父親曾經對我們說:力量本身並沒有正義可能邪惡之分,揮舞利刃之人會自行決定他們為正義還是邪惡而戰。這也是國王Beowulf將龍之石賜予他最信任的皇家騎士Ravus領主的原因。偉大的力量可能帶來無與倫比之善,也可能帶來無法度量之惡。因此,保證龍之石不受邪惡勢力所控制也成為了我們家族的職責。

物換星移,隨著時間的推進,總會有人覬覦這份力量並宣稱自己對力量的所有權。自從龍之石來到Ravus家族的領地之後,窺視這份力量的人就未曾斷絕。

即便是家族中的骨肉親友,也已變得無法信任。曾有謠傳稱有勢力曾質詢我的親族關於龍之石的下落,而獎賞或許只是摧毀我和妻子乘坐的馬車並奪取我們的生命。

噢,可憐的Cordelia。你今後會遭受什麼呢?你對一切都如此真誠,毫不懷疑。我擔心許多人會使用偽裝的善意騙取你的信任。

Cordelia,我再也無法保護你了。無論我如何聲嘶力竭,我的聲音也無法傳達到另一個世界。你或許會被信任之人背叛,但我知道你的心不會就此沉淪,你不會對人失去信任。因為這世界上有人值得你去真誠相待,你要找到他們,與他們並肩前行。正如我就堅持著這種信念,才會獲得了真正值得信賴的夥伴,Heathcote。他的一切就是如此真誠,而信任的力量勝過千人。你也一定會遇到這樣的友人。

Cordelia,永遠不要關閉內心的大門,這份信念將最終拯救你……

譯者注:Ravus就是盜賊城Bolderfall最富有的人家。Cordelia和Heathcote是誰不用說了吧……

image

第二段:打敗暗黑Boss

Graham Crossford另一個世界的日記,第三章

我為何犯下如此大錯?

我的一切念頭就是將我所愛之人帶回這生者的世界之中。當Lyblac告訴我這是有可能的時候,我真想把她說的可愛的詞句一個個吞下去,我的喜悅無以言表。

來到這扇門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冰冷的手指在我的脊髓上遊走。即使我的意識如此模糊和緩慢,但我的身體清楚地告訴我:這扇門在排斥我,準確地說,是這扇門之後的東西。

我賺紮著大口喘氣,Lyblac則正冷靜地在地上繪出法陣。她繪製的線條和符文在複雜地互相交錯,沒有一絲慌亂。在她的心中,到底為這一刻準備了多久,又演練了多少次?

也正是此時,我終於理解了她為何如此渴望這一刻的到來,她對這一黑暗儀式的完成已經期待了太久了。

”這過程對你來說可不輕鬆,但只有儀式完成你才能再次見到自己的愛人。“

Lyblac讓我站到了法陣的中央,當她開始儀式的時候,我首先感受到的整個身體劇烈的疼痛。之後是從未經歷過的奇特感覺,我感覺自己從內向外伸展開來了。從我的眼角中,我看到我的手變成了奇怪的東西。之後,我開始害怕。

Lyblac觀察著我身體的變化。眼角中閃出愉悅的光芒。我意識到了這並不是開門的儀式,也並不是能將我的妻子帶回來的儀式。我明白了Finis之門後面隱藏的真正的東西:恐懼。這是Lyblac想要帶到我們這個世界之中的事物。而我將成為一個載體。

其實,我早就預見到了這一切。

我與Lyblac談話時就早已起了疑心,感到這儀式並不是對所有人都有效。她所需求的是我的血,是Crossford家族的血,而這是一條古老而偉大的法師血脈。這也是我站出來希望成為阻止她計劃的人:不然她的魔爪將伸向Kit。

當我意識到Lyblac的意圖之時,我就希望能親眼見到這儀式的真實和一切,並盡我的全力挫敗它。

然而我錯了,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對抗一個遠遠超越任何人類所能控制的力量。

我感到自己的意識逐漸變得模糊和遙遠。而一些其他的意識想要占據我的一切。我盡全力抵抗,但對方確如同碾碎一隻昆蟲一般,碾壓著我這脆弱的人類靈魂。之後,在我的意識將要被黑暗徹底吞噬之前,我看到了妻子與孩子的笑容。

"……"

我開始尖叫。記憶中的妻子給了我在抵抗中最後一擊的力量。Lyblac並沒有意識到我居然有力量可以從背後襲擊她。而我實際上擁有比任何人類都更加強大的力量。即便只是輕輕一下,就輕而易舉地打斷了她的儀式。

這是我的機會! 我要做的是追逐逃跑的Lyblac,並將邪惡從根上斬除!但是……為什麼……我……我要去哪兒……我……我在變成一些別的東西……變成……非人……

(此時Crossford的記錄開始紊亂了,各種大小寫不分和拼寫錯誤)

我在大地上遊蕩,沒有目標。我已經記不清有多長時間。我的周身似乎環繞著對自我的毀滅。記憶也不清晰了,但有一件事我很清楚:我就是我。這種記憶缺失越來越嚴重,他們朝我而來了!

不,停下

我不是怪物

我是人

我是人!!!!!

……

譯者注:Graham Crossford就是救了小時候Alfyn的人,也救了Ogen。同時他的日記最終則給了Tressa。

Crossford最終變成了Redeye,也就是石化了獵人師傅的Boss。

第三段:打敗暗黑Boss

Graham Crossford另一個世界的日記,第二章

所有的希望,消失了。

我所愛的人,永遠離我而去。

我終於製作完成了靈藥,但太晚了,雖然只晚了數日。我唯一的真愛,在我飛奔趕回來之前,咽下了最後一口氣。當時的我手中還拿著本來為她製作的藥,心中本來還充滿著希望。

之後的三天三夜,我在淚水中迷失。深深的淚之河,與想要跨越這條河、憤恨的我。

葬禮之後,那個女人找到了我。 她叫Lyblac。此時我的整個生命都喪失在痛苦之中,失去了目的。而她問了我一個非常簡單卻充滿暗示的問題:

“你想再見到你的愛人嗎?”

這話顯得十分陰險,但這句漂浮在風中的耳語卻把我整個牽動起來。無論我再努力,也無法閉耳不聞。如果我真的能再次見到我的愛人,我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Lyblac告訴了我Finis之門的存在。這扇門將兩個世界隔開。如果我能找到它並打開它,我就能重新將所愛之人帶到自己的身邊。我曾經聽說過這個傳說,但這是我第一次在絕望中相信它。

我再次啟程了,向著東南的方向。這是一次愚蠢的旅行,但除了愚蠢的希望以外,我還剩下什麼呢?

在路上,我經過了Clearbrook鎮(藥師起始鎮)。在那裡我遇到了一個小男孩,他當時病入膏肓,正在鬼門關邊徘徊。他的笑容被一陣陣抽搐掩蓋,他的身體佈滿了紫色的斑點。我立即識別出了他的症狀——這正是奪走了我愛妻的病症啊!我感受到了命運的安排,即使沒能拯救她,但我仍然帶著千辛萬苦製成的靈藥。我毫不猶豫地用藥,將男孩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

當看到這男孩的臉逐漸平和下來,我仿佛見到了她溫柔的眼神在想我訴說寬恕。

“我想今後也成為你這樣的藥師!”

這是小男孩康復之後,對我的臨別贈言。他說他希望能追尋我的腳步,成為一名偉大的藥師。他的言語就是對我最大的獎賞。從那天起,我覺得自己的旅行仿佛不再愚蠢。

我把剩餘的靈藥留下,啟程尋找Finis之門。

然而,我卻不知道之後會犯下如此大錯。

第四段:打敗暗黑Boss

Geoffrey Azelhard領主,另一個世界的日記(Geoffrey Azelhard領主就是舞女Primrose Azelhart的父親)

我守護了自己的信念,直到最後。也一直坦誠相對。

幾年前,我的領地之中出現了叫做“黑曜石”的暗影勢力。他們用甜言蜜語和欺詐的諾言騙得人民的信任。而我不會讓他們得逞。當他們發現我不會助長他們的勢力成長的時候,他們的行動一次又一次闖入我的生活之中。

我不會被他們的各種威脅嚇倒。通過各種研究,我最終發掘出了他們組織的結構,首領的身份和真正的目的。我的這些研究最終都指向了Finis之門。

最終,我因為知道了太多而被他們所謀害。我不後悔自己的行為。我守護了家族的信念,我為領地的人民做了該做的事情。

我唯一無法原諒自己的,是我的Primrose成為了孤兒,在我死後她的生活破碎不堪。我可愛的女兒,你本不應承擔這些!

Primrose,你在我的墳墓之前告訴了我,你領悟了我的傳授,並真誠地生活著。

你變強了,我的女兒。你找到了生命的起源與目的。這一目的繼續了我本來的使命。你做到了我沒能達成的。

親愛的Primrose,每當我想到你孤身一人承受的痛苦,我所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祈求你能原諒我。現在,你終於可以放下身上的重擔,好好休息一下。

忘記我吧,去尋找自己的幸福。我永遠與你同在。

Geoffrey Azelhart

第五段:打敗暗黑Boss

Mattias 詛咒之火的先知,另一個世界的日記

(神官線的Boss)

曾經,我相信神聖之火的教導。

我將人民帶向神聖之火,成為教會的子民。每個人都如此虔誠。而如今回首往事,當時的我竟愚蠢得令人痛苦。

我第一次見到Lyblac時,開始對神聖之火的信仰產生懷疑。

不,見到Lyblac只是**。在她出現之前,這些懷疑就植根在我心中,並不斷成長。

我所在的小鎮被突如其來的閃電災害摧毀了。大火開始蔓延,在意識到之前,火勢已經變得無法控制,將我們包圍起來。無數人在大火中犧牲。即使是最無辜的孩子,我們最深愛的孩子們,他們沒有任何的罪惡,卻在大火中煎熬,被火燒成了碳灰。

我向火焰祈禱,希望仁慈的神能夠拯救我們。然而事實證明我有多麼愚蠢。即便他們已經逝去,我也相信著只要我足夠虔誠,他們還會回來的,奇跡會發生的。

我貢獻了自己每一絲的信仰,最終發現,信仰的神聖之火不會帶來奇跡。如果我的信仰不能帶回我們所愛之人,那麼這信仰又有何用?

對我來說,力量的禁忌算不了什麼。我使用力量是為了能帶來奇跡,這是最大的善。這是真正讓我睜開眼睛的信仰,而不是一個個的欺騙與謊言。最終,我得到了神啟,救世主降臨到我的身上。

Lyblac對我的神之啟示並沒有什麼影響,但我對她心存感激——因為她從一本古書的知識中給了我數百年長生不老的力量,這是我欠她的。

我得到了救世主所應有的長生之力,之後我將拯救萬民作為了自己這一力量所應負的責任。我以一己之力在王國之中點燃了這黑色的火焰。

如果聖火能被削弱,更多來自Galdera的詛咒力量就能從Finis之門中傾瀉而入,而我自己也會獲得更加偉大的力量。

我與教堂那些人做著長久的鬥爭,並著力隱藏自己。時間是我的朋友:它將我的面孔從一代又一代人的記憶中洗刷。活著的人中能記得我是異教者的人已經很少了。

當我的組織發展了足夠的枝幹的時候,一切將變得可能。我偽裝了自己的身份,作為商人Mattias出現在教堂中。即使主教也沒有對我產生懷疑。

我的每次行動都仿佛天助,我發現了Galdera的祭壇,我將能夠使用Galdera的力量帶來奇跡,因為我才是正確的。我成為了Wispermill的救世主,並能夠指揮人民為我所用,也是因為我才是絕對的正確。

Simeon是我可靠的盟友。我做這些不為錢,也並不為力量。黑曜石組織服從於我,即便他們並不知道我的真正目的。Simeon則從來沒在別人那裡提起過我。當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會把我作為秘密武器使用,也許只是還不足夠相信我,不過這都並不重要。

多年過去,我行動的時機終於到來。我給Josef主教下了毒。這是如此美妙的毒藥,每個人都會認為主教是自然死亡。剩下的就是在Lianna心中植入黑暗之影,讓她成為下一個傳火人,這樣神聖之火將被暗影侵蝕成為詛咒之火。

這是我的計劃,也是之後事情應該的進展。

然而並不是!我事情即將大成,甚至我都感受到詛咒之火即將給我親吻的時候,一切都被摧毀了,火熄滅了,只留給我無盡的黑暗和絕望!

我是救世主!

我本應將Galdera的火焰帶向世界。

我不應在這黑暗的地獄中!

好黑啊……

這黑暗,

比沒有星光的夜晚,還要黑暗一千倍。

求求你了,

給我一絲光明吧。

第六段:打敗暗黑Boss

皇家學院Yvon校長,另一個世界的日記

(學者線的Boss)

15年前,我第一次接觸到那本書。當時,校長的椅子對我來說可還是夢想。

我優秀的學生Lucia向我引薦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告訴我,我是校長的最合適人選。像我這樣博學而能力出眾的人,沒有什麼職位是不能勝任的。

那個女人教給我很多東西:其中有一件事就是在一本古書中隱藏著一個已經被人們忘卻多年的秘密。在Atlasdam的大圖書館中,有許多已經被人遺忘的古老記錄,只有校長才能翻閱查看。這本古書就是其中之一。這是Salomon生前最後一些記錄。Salomon是已經被遺忘多年的Bernstein王國的傳奇。傳說誰能解開書中記錄的真意,誰就能獲取凌駕於生與死的力量。

“現在的校長不值得擁有這些,無論從人格還是知識層面。我不能依仗他,我只有依賴你”,那個女人說道。

她希望我能解開古書中的密碼,並與值得的人分享。她需要一位偉大的學者。這位學者需要能夠理解古書中的所有奧秘。

“現在傻乎乎的校長可沒得指望,只有像你這樣的天才才能完成如此大業。Yvon,只有你,全國最優秀的學者”。沒錯,她就這樣說服了我。

我和現任校長沒有任何相似之處。他只對自己的研究感興趣,他的唯一長處也是對自己的領域的追求足夠有韌性。而我則不同。我知道知識的價錢是可以用黃金計量的,同時我的聰明才智又遠勝過他,那個傻瓜可意識不到。

這女人告訴我,當時的校長毫無作為無異於犯罪,我也同意。當她問我能不能除掉校長,我也告訴她這可能是一份最簡單的工作。我想辦法刺殺了校長,悄無聲息,毫無痕跡。之後,我被眾望所歸地推向了校長之位。

我後來只見過這女人一次。我向她匯報關於我如何謀殺了前任校長,她只是冷笑一聲,並簡單回答:哦,是麼。然後她就走開了,再也沒有出現在我的面前。也許她想要的只是除掉那個男人吧。

不過這都不重要。古書已經在我的掌控之中。我迅速開始研究其中的秘密。所有傳言都是真的,這些書真是不世出的天才所寫。在Lucia的幫助下,我也能從那個女人那裡得到古老文字的線索。即便我再也沒能見過她。沒錯,所有事情都在計劃之中。這超越想象的偉大力量將唾手可得。

然而,為什麼事情成了這樣??

該死的Lucia,還有那個該死的女巫!

我早該發現的,她只是利用我,從一開始就在利用我!我才是那個發現秘密的人,我才是那個建立了控制生死的基礎理論的人!然而當我完成了這些研究後,她再也用不到我了。

這就是為什麼她給了我一塊有缺陷的血水晶,並讓Cyrus在我身邊,這樣她就能借刀殺人,不留痕跡。

卑鄙!可憎!可恨的女人,死亡不能平息我的憤怒,只會讓它愈加激昂!

詛咒你,詛咒你和那個骯臟的女巫。

狡詐的Lucia將接受永恒的火刑!

女巫Lyblac,你將在地獄中接受永恒的放逐!

第七段:打敗暗黑Boss

Graham Crossford另一個世界的日記,第一章

當我旅行經過Victors Hollow時,有大浪襲來。我愛人的狀況更糟了。我必須讓旅程盡早結束,以免一切都太晚。

我決定穿過Verdant Deep航行,藥草最終的成分是食人魔鷹之翼。這是天空中最令人膽顫的野獸。他們棲息於Rubeh森林,遠在翡翠之海的另一端。

當我來到港口的時候,只找到了一艘船:是艘大船,船長是Leon Bastralle。沒錯,我立即就認出了他,畢竟旅行了那麼久,誰又沒聽說過這最令人生畏的大海盜的名字呢?他的名字可是能讓最勇敢的船員的心臟也能停止跳動啊!

然而,我發現這個男人似乎已經與傳奇之中的形象相去甚遠。Leon Bastralle船長竟帶著商人的帽子,準備揚帆起航。此時我向他訴說了自己的情況,並詢問能否帶我一程。

“恐怕我不能隨便就讓誰上我的船”,他告訴我。我似乎要經受一番考驗才能跟他一起出航。我很清楚他不會輕易信任別人。

我的錢包此時也和我的希望一般貧瘠,我給了他唯一還算值錢的東西:一本旅行記錄。

“這是我所有財產裡最珍貴的東西。”我解釋道,“在其中你能看到這廣闊大陸的各種記載。我訪問的每一座城鎮,我走過的每一條路。當然還有我獲取的每一條珍貴知識。希望這些知識能彌補我的旅費”。

畢竟,我的旅程已經結束了。眼下我要做的唯一事情,就是找到藥材的最後一味材料,飛奔回家,回到我愛的人身旁。

終究Leon船長還是哈哈大笑著讓我上了船。

“你想我相信了這本舊書比我的保險箱裡的票子還值錢?你看起來確實旅行了很久,我不介意聽聽你的故事——當然是在你刷甲板的時候!”

當我們的船航行在風雨交加的大海中,我的思緒卻隨風飄回了妻子所在的家鄉。我仿佛能看到她的臉,如此清晰,就像我們只在幾分鐘之前剛剛分離一樣,而不是已經數月。我祈禱,讓聖火能在她的臉上依然留有笑容的時候,指引我回到她的身旁。

“就快完了,吾愛。再等一會兒,再多等一會兒……”

我的終局如果就在這些希望之中結束,該有多好,而不是永無止境的苦澀和痛苦!

第八段

Werner,Riverford領主的記錄(劍士線的Boss)

“Hornburg必將毀滅”

我仍然記得她說這些話時的笑容。

已經過去二十多年了吧,或許更多。當她帶著滿袋的金錢,和黑暗的承諾走向我時,我還是個普通的傭兵。

她知道我有著比做雇傭兵更大的野心。這些錢不僅讓我從雇傭中得到了自由身,還能夠投資到我所需的地方,方便我建立組織和實施行動,最終達成我夢寐以求的目標。

我可以利用她,利用她得到一切我想要得到的。我接受了她的請求,並開始了我毀滅一個王國的偉大計劃。

我需要人力。因此我成立了自己的雇傭軍團:黑暗兄弟會。我花了3年的時間收集Hornburg的一切訊息。之後我利用自己所學,開始系統性清除達成計劃的一切障礙。

我利用了這個女人的關系網,集齊了各種毫無廉恥之徒,並將他們投放到Hornburg的各個地方,成為各地的山賊與小偷。我讓他們成組織進攻Hornburg王國的邊境,而我們的軍團:黑暗兄弟會,將擊退他們的進攻。

王國中其他的軍隊很難參與進來,因為我們的進攻都在遙遠的邊境,而軍隊則佈置在王國的中心。同時,我們總是能對戰爭發生的地點未卜先知:畢竟敵方和我方都是自己人。黑暗兄弟會能夠百戰百勝,因此贏得了大多數邊境人民的信任。

靠著我在邊境家族建立的威望,我開始利用這些豪門望族收買Hornburg內部家族的信任。黑暗兄弟會的傳說開始在整個王國流傳,而我也利用那個女人的金錢逐步加強了國內的諸多強權和我的關系。

然而國王Alfred卻依舊深受人民和軍隊的愛戴,凝聚著整個王國。要把王國從他手中奪取依然非常困難。然而另一方面,事情也會變得非常簡單:沒有了他們敬愛的國王作為紐帶,Hornburg也將很快分崩離析。此時我把目光放到了Erhardt身上,放在了培養他內心深處對國王的恨意之中。我安排他成為國王的貼身護衛,以方便他的行動。

剩下的就是給Erhardt他夢寐以求的機會。我給這名年輕的戰士灌輸了交織的謊言與真實,點燃了他心中的怒火。當然我可以編造任何謊言,人們並不在意真相,人們只願意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東西。

最終,整件事只花了我12年。 Hornburg終成一片浩劫之後。

當王國毀滅的時候,我覺得是時候算清我跟那個女人之間的這筆賬了。我解散了雇傭軍團,用剩餘的錢財購買了領地,準備安享晚年。當然,做這個決定也不容易。我在那個女人那裡或許可以得到更多:她說她能提供給我人類無法想象的力量。然而我不想走更遠了。畢竟我已經如此瘋癲了:我可是為她毀滅了一個王國。

她很美,但我對她毫無欲望,一刻也沒有。因為在她甜蜜的陷阱中,隱藏著的是邪惡,純粹的邪惡,想要毀滅人性的邪惡。任何人都不應碰觸,否則他的骨肉會腐爛。

她是致命的毒藥,她是一個女巫。

我後來也跟她徹底斷絕了關系,再也不會回頭。

然而命運弄人,我無法逃出這一切。她終究給帶來了我的毀滅,我還是陷入了她劇毒的掌控之中。最終,如同我毀滅了Hornburg一般,守衛著Hornburg的最後的騎士,也將我毀滅。

Boss戰對話

(最終,隊伍面對Lyblac)

Lyblac:你們很固執嘛。

你們是不是想問,Kit在哪裡?

他就在這裡。就站在你們眼前。

第13位神,墮落者Galdera,他和Kit現在已經融為一體。

Finis之門是為了將Galdera封印在異世界。

Crossford家族,你們看到了,這支古老的血脈帶著黑暗之神的遺產。

多年前,我讓Graham,也就是Kit的父親,來到了你們所在的地方。

我告訴他,到了這裡他就能讓所愛之人回到生者的世界。當然,這是一個謊言。但這是他一定願意相信的謊言。

本來一切都在計劃之中,但結果我還是小看了那個男人靈魂的力量。

儀式失敗了,Graham逃走了,雖然他可能沒法找回自我了。

然而這次不同。這次我不會失敗。

最後的最後,Galdera將再次崛起,整個世界將感受他的憤怒。

你們,在這歷史性的時刻也有一個重要的角色:你們的肉體,你們的鮮血,你們的靈魂,將給予黑暗之神力量!

(Lyblac轉向深淵)

Lyblac:父親,父親,你能聽到我嗎?你的女兒在呼喚你!

噢,父親,憐憫這些可憐的靈魂吧。

Galdera:我聽到了,我的女兒。

Lyblac(狂笑):父親,最終……我們團聚了!

Galdera:我的女兒,你完成了你的使命。我將賜予你永恒的沉睡。

(Lyblac消失)

Galdera:勇敢的靈魂們,你們也將得到同樣的獎賞。

那麼,讓我們吞噬整個世界所有的生命,吞噬神祇吧!

從今以至永遠,這世界上將只有我們,將只有Galdera!

(開始兩階段戰鬥,全遊戲唯一戰鬥音樂)

Galdera(被擊敗):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不,我是永恒的,我不會回到黑暗中,我不會!

(Kit醒來)

Kit:我在哪兒?

Kit:我明白了。謝謝你們,我的朋友。

她告訴我在這裡可以與我的父親相見,然而這只是一個謊言。

(神秘聲音):Kit

(Graham和妻子的幻影出現)

Kit:父親,母親?

Graham:Kit,你長大了。

Graham(轉向旅行者):沒人能知道,命運會將他帶向何方。

這麼多年,我以為自己的旅行毫無意義。

現在我才明白並非如此,一切皆因有你們的存在。

你們來到這裡不僅找到了自己生命的意義,還封印了黑暗,將光明帶給Orsterra。對此,我向你們表示感激。

(轉向Kit):為了我們,活下去。

(Graham和妻子消失):活著,堅強地活著。

因為生命就是一場旅行。你所行之處,所做之事,所成之人,每條路都是你自己的選擇。

旅行吧,我的朋友。在這個我們生活著的偉大世界中,尋找你自己的冒險吧。

(真結局結束)

從頭梳理一下遊戲劇情

1. 在 Orsterra的大地上有13位神明。其中有一位叫做 Galdera的墮落之神,我們能在大陸上找到八路軍和新四軍總計12座祠堂。而唯獨找不到有人敬畏Galdera的蛛絲馬跡。那是因為不知什麼原因,Galdera墮落成了邪神,成為了黑暗的化身。

2. 傳奇的大法師 Odin Crossford用強大的法力將Galdera封印在了Finis之門中。封印的鑰匙化作了龍之石。龍之石則交給了Hornburg的國王Beowulf保管。偉大國王Beowulf則將龍之石賜予了自己最為信任的領主 :Ravus家族的一代目。從此,守衛龍之石成為了Ravus家族的職責。(由此引發盜賊線尋找龍之石的故事)

3. 墮落之神Galdera在被封印之時創造了一位化身人形的代言人留在世間,也就是自己的女兒: /*奧妮克希亞*/ Lyblac 。Lyblac 化身人形在Orsterra大地上不斷尋找能夠打開Finis之門的方法。她處心積慮,只為一朝能為父親帶來新生。她知道,要打開這一封印,最為關鍵的就是Odin Crossford的血脈。她需要大法師的後代作為儀式的祭品,才能打開封印。

4. 因此,她將目光放在了現在Crossford家族的傳人,Graham Crossford身上。Graham的愛妻身患絕症,始作俑者很可能便是Lyblac。Graham作為一名藥師,自然會起身尋找能治好妻子的藥方。可惜事不遂人願,最終Graham的妻子還是離他而去。Graham在收集藥方的時候將日記交給了船長Leon作為船費。(而這本日記開啟了商人的主線故事)。

Lyblac乘虛而入,用能夠將其妻子復活的謊言意欲誆騙Graham,讓他配合自己的開門儀式。Graham為了保護自己的兒子Kit,同時又懷著萬分之一復活愛妻可能的希望,便答應了Lyblac的請求,啟程開始幫助Lyblac尋找Finis之門,和開啟它的方法。

5. 在旅途上,Graham治好了了藥師村的小男孩Alfyn的絕症。因為Alfyn罹患的疾病正和自己的妻子一樣,因此Graham用本應給妻子用的藥治好了Alfyn。Alfyn從此有志於成為一名偉大的藥師。(由此引發了藥師線的故事)

6. 在這期間,Lyblac為了尋找和控制Finis之門,希望能夠讓Hornburg王國陷於崩潰狀態。因此她賄賂了傭兵Werner,利用他的野心開始了摧毀王國的計劃。詳細的行動計劃參見資料。(由此引發了劍士線的故事)

7. 同時,Lyblac黑暗儀式的另一部分是獲取黑暗之火的力量,並抑製聖火教會的力量,從而增加儀式順利進行的成功率。她早早地便在北方扶植了詛咒之火的先知,邪教頭子Mattias。Lyblac許諾給了他永恒的生命,讓他除掉了主教Josef,並利用主教的女兒Lianna作為黑暗之火的容器。當然,Lianna的姬友,主角Ophilia代替了Lianna傳火,從而也從中利用自己與Lianna的羈絆粉碎了她的這一計劃。(神官線的故事)。當然這都是很久之後的事情了,Lyblac很久之前就已經從黑暗之火中收集到了足夠開啟第一次儀式的力量。

8. 邪教頭子Mattias的助手Simeon的組織黑曜石則在Azelhart領主的地盤策劃了另一起慘案。為了讓邪教更好地滲透,他們決定除去正在調查此事的Azelhart領主。這讓領主的唯一女兒Primrose成了孤兒。(由此引發了舞女線的故事)

9. 為了能夠順利進行黑暗儀式,Lyblac需要Orsterra古代典籍的知識。她說服學者Yvon幹掉了現任皇家學院的校長並取而代之,希望從Yvon的研究中獲取血晶石相應的知識。同時為了事成之後除掉Yvon本人,又招募了Lucia作為助手,潛伏在Yvon的身旁。他們為Lyblac提供了大量關於血晶石和祭品的知識。當然,之後用借刀殺人之計乾淨利落地除掉了Yvon和Lucia二人,就是很久之後的故事了(學者主線的故事)

10. 還記得尋找Finis之門的Graham吧,他終於有了收獲,而他也將迎來自己的終結。Lyblac萬事俱備開始用Graham的血作為祭品,用之前得到的龍之石作為鑰匙,利用黑暗之火的力量開啟Finis之門,召喚邪神Galdera。然而她萬萬沒想到的是Graham的靈魂是如此堅韌,竟然賺脫了她的控制,開始向她襲擊。最終儀式失敗,Graham化身成怪獸赤眼逃走,在大陸中遊蕩。(由此引發了獵人的主線故事)

失敗的Lyblac並不甘心,她將目光鎖定到了Graham的兒子Kit身上。由此引發了最終的支線,以及最終的真結局。

可以說,每個人的故事的淵源都可以追溯到Lyblac第一次開啟黑暗之門的各種嘗試與陰謀中,最終又都收束到Lyblac第二次開啟黑暗之門,主角們團結一致戰勝並再次封印了邪神的結局。結構上來說還是非常完整的。

以上就是歧路旅人真結局全譯及劇情分析的詳細分享,希望對大家了解遊戲中的真結局及boss戰對話有幫助。

image

攻略子目錄

- 分享出去 ・*・:≡( ε:) -
- 追蹤/訂閱蝦米攻略 -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
請不要吝嗇的按下讚/喜歡追蹤我們吧!✧*。٩(ˊᗜˋ*)و✧*。
里歐

里歐這個人很懶,什麼都沒留下。因為他又去抽FGO了

- 追蹤/訂閱蝦米攻略 -
蝦米攻略網
Copied title and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