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路旅人 全劇情對話翻譯匯總 遊戲劇情講了什嗎?

image 攻略子目錄

來源:遊俠網

歧路旅人 全劇情對話翻譯匯總 遊戲劇情講了什嗎?,歧路旅人劇情講了什麼?作為JRPG劇情是相當重要的,很多英語可能是日語不怎麼好的想整體了解劇情有一定的困難,有玩家邊玩邊翻譯了相關的劇情對話,下面一起來看下玩家“火拳小貝”翻譯的歧路旅人全劇情對話翻譯匯總吧。

歧路旅人 全劇情對話翻譯匯總 遊戲劇情講了什嗎?

全劇情對話翻譯匯總

一. 學者線

學者: Cyrus Albright

技能: 調查

天賦: 洞悉弱點

你的名字叫Cyrus,你是一名學者。

你在Atlasdam的皇家學院執教,並且你有很多的崇拜者,你唯一真正的熱情就是追求知識。

“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去學習!”

有一天, 你發現皇家圖書館的一本無價古籍消失不見了,這刺激到了你不滿足的好奇心……

第一章

Cyrus: …所以Atlasdam被發現於兩個世紀以前. 沒錯,我們美麗的城邦位是矗立在Orsterra大路上最久的。但是僅在八年前,有一座和我們一樣擁有長久榮耀歷史的城邦悲劇性的毀滅了。現在,誰能告訴我它的名字? 你知道麼,Therese?

Therese: 我,嗯…我認為它是…

Cyrus: 現在你一點也不必慌張。不知道一個問題的答案並沒有什麼可恥的,只要你有求知欲望。答案就在你的課本裡,現在看一看。

Therese:好的,教授。讓我看看…我想它叫作…Hornburg?

Cyrus: 正確! Hornburg的毀滅歸功於一個古老且被遺忘很久的牧師宗教後裔的貴族。另一方面,我們美麗的Atlasdam是被一個居住在Flatlan

ds的原始部族發現的。誰可以告訴我當時共有多少部族生活在Flatlands? 公主陛下?

Mary公主: 歷史記載那時一共有八個部族生活在Flatlands。

Cyrus: 非常正確,我的公主陛下!當時在這片Flatlands上發生了巨大的沖突,八個部族發動了長久又悲慘的戰爭。大概兩個世紀以前,Grandport軍隊的入侵改變了這個狀態。那時,Grandport的統治者想要統治整片內陸。然而諷刺的是,這迫使那些在戰鬥中的部族不得不拋開他們的矛盾並聯合起來抵抗外敵。…噢,看看幾點了! 我們下次再繼續講。 不要忘記在我們下次的文化課之前讀完第三章和第四章的內容…並且準備好回答任何相關的問題。

Therese: 好的,教授。

Mary公主: 感謝你又上了一堂精彩的文化課,Albright教授。

守衛: 啊,Albright教授。 皇家圖書館的Mercedes曾給您帶來了消息。看來今天是您的幸運日。您被授予了進入特殊檔案館的許可。

Cyrus: 太棒了! 我終於可以開始我的研究了。(圖書館就在宮殿外面,我最好抓緊時間。)

Therese: 教授~!

Mary公主: Albright教授!噢,感謝上蒼你還在這裡。 我以為我錯過你了。

Cyrus: 我能為您做些什麼,我的公主陛下?

Mary公主: 如果你能騰出一點時間,我有一些關於今天學習內容方面的問題想問你。

Cyrus: 那是當然了, 公主陛下。 回答您的任何問題都是我的榮幸。 總而言之, 做您的導師是我在研究中最重要的角色。 不幸的是,我並沒有太多富裕的時間,您想問一個很快的問題嗎?

Mary公主: 是的教授,不會太久。 我只是在想關於Horburg的那個古老宗教,請你告訴我,他們信奉的是什麼?

Cyrus: 非常精明的問題,公主陛下。不過,我恐怕幾乎所有關於那個宗教細節的文本,全部隨著Hornburg的淪陷而燒毀和遺失了。

Mary公主: 我明白了。這真是可恥。

Cyrus: 不過,我有一個自己的推測。 我相信那個Hornburg的貴族家族被一種古老的力量守護著…注意,這並不是一個無稽之談,我的推測是在一個實際基礎的………

Mary公主: 我們改天再繼續討論,很抱歉留了你這麼久,教授。

Cyrus: 無需抱歉,這是我的榮幸,公主陛下。能提出這樣的問題,說明您有一顆敏銳而又充滿好奇的心。

Mary公主:你關於王國歷史的文化課是最讓我著迷的。 如果我不學習我們國家的過去,我又如何期待領導我的人民走向一個美好的未來?

Cyrus: 多麼令人欽佩的哲理啊,公主陛下。 這片土地的人民多麼幸運能擁有一位像您這樣睿智又仁慈的領袖。 就像我真的很幸運可以有機會在一些微不足道的方面可以服侍您。

Mary公主: 你真的太客氣了, Albright教授。 我身為你的學生倍感榮幸。

Cyrus: 哦親愛的,我要遲到了。 希望您不要忘記您的功課,公主陛下。

Mary:當然了,教授。

Cyrus: 噢,你好Therese。 你也有問題要問我嗎?

Therese: 我…我,沒有。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教授。

Cyrus:你好,Mercedes。我是Cyrus Albright,前來查閱特殊檔案。

Mercedes:噢,Albright教授,你今天看上去非常的心急。

Cyrus:當我聽說《聖焰教堂:全史》的原稿被捐贈到了我們的檔案館,我真希望我是第一個看到它的。

Mercedes:你比我還要熱衷於我們的收藏,快在這登記吧……

Cyrus: 非常榮幸。

Mercedes:嘿!

Cyrus:嗯? 我漏掉了什麼嗎?

Mercedes:某位被人們認為是皇家學院最聰明的人,當提起書時仿佛像是一個激動得暈頭轉向的小孩子呢。

Cyrus: 哈哈,如果你這麼說的話,的確。 就像是一個小孩子著迷於他的新玩具……能夠探求學到新知識讓我感到非常的刺激。

Mercedes:沒錯,你的表情詮釋了一切。 總之,一切看起來都辦妥了。 享受你的知識探索吧,教授。

Cyrus:非常感謝,親愛的!我必然會樂在其中的。

Cyrus:(真奇怪,古籍為什麼不見了。 難道是有人還書的時候放錯了架子? 嗯,也不在這裡……這些檔案都是嚴加廝守的,它到底會去哪呢?)

Mercedes: Albright教授,校長想要見你。

Cyrus:總是這樣……哦對了,我可以請你幫個忙嗎?

Mercedes: 有什麼我能幫忙的?

Cyrus:我之前提到的那本古籍看上去不在這裡,你能幫我找到它嗎?

Mercedes:不在這裡?啊,我現在就去找,教授。

Cyrus:非常感謝,親愛的。

image

Cyrus:Cyrus Albright,赴邀前來,先生。

Yvon校長:進來。我很抱歉如此匆忙的召你過來。

Cyrus:有什麼我可以幫助的嗎,校長?

Yvon校長:你發表的那篇關於神秘研究的論文,你認為那個神明叫什麼名字?

Cyrus:先生?我覺得我已經把我的假設講述的很明確了……

Yvon校長:我沒有在談論你的假設!你試圖去引用我們特殊檔案中的文本,儲藏在那些古籍中的知識是皇家學院最寶貴的財富。不能因你一時興起把它們公之於眾。決不能讓那些內容出現在你那些愚蠢的文章裡面!

Cyrus:我非常明白這些古籍的價值,校長。這就是我為什麼要把它分享給我的同僚們的原因……

Yvon校長:你不能分享任何東西! 這些智慧屬於學院,只屬於學院!

Cyrus:但這是非常不對的……

Yvon校長:夠了,Cyrus!

Cyrus:(就算我有再好的論點也是只是對牛彈琴。校長把知識當作獎牌可能寶石,一些只能被合法擁有他的人享有的東西。知識就是力量,但是力量卻要被封藏,這種想法實在是太不幸了。)我深表歉意,校長,這絕對不會再次發生了。您還需要我做什麼嗎?

Yvon校長:沒有了,你可以走了……等一下,還有一件事。

Cyrus:請說?

Yvon校長:我聽說特殊檔案館今天會提早關門,如果你還有研究要做,我建議你快一點。

Cyrus:(上帝啊,看起來他希望看到我遭殃。)多謝您的關心,校長。這樣的話,我要抓緊時間做我的事了。

Yvon校長:進來!

???:打擾了,校長。

Yvon校長: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Therese?

Therese:……是…是有關Albright教授的,先生……

Mercedes:噢,Albright教授。

Cyrus:你可曾有幸找到了那本古籍?

Mercedes:我恐怕沒有……

Cyrus:好吧,這是最不幸的。可以認為書是被偷了。

Mercedes:可是教授,將書籍從這檔案室帶走是嚴厲禁止的。 並且你也知道,通過保險庫的鑰匙只授予了極少數的人。 不誇張地說,這比偷走國王頭上的皇冠還要困難。

Cyrus:無堅不摧的保險庫,消失不見的古籍…看起來我們碰到了格外離奇的事件,但是世上任何離奇的事件都是要被解決的!…或者這是我身為一名學者的看法,你有什麼其他的見解嗎?

Mercedes:如果它真的被偷了,我認為要交給警衛來處理…但我認為你不會善罷甘休,除非你能“破案”,就象往常一樣。

Cyrus:哈哈,你知道的。當然,看來這是我無法戒掉的習慣。如果有一個謎團擺在我面前,不解開它我是絕不可能休息的。

Mercedes:好吧,在這方面我是一點忙都幫不上了。 想要成為一個天才一定是很艱難的。

Cyrus:哈哈,我不否認,不必擔心,古籍一定會很快回到他的架子上面去的。

Mercedes:好,謝謝你。祝你調查順利。

Cyrus:(…好戲開始了!)

Cyrus:那麼,現在我要從哪裡開始調查呢? 我認為應該問一問Mercedes圖書館的鑰匙保管在什麼地方。前門的守衛應該知道誰最近經常出入圖書館。 可能是和我同事的其他學者… 然後,也許我還要再去拜訪一下校長了…

Cyrus:這應該是破案所需要的全部訊息了。 當然,這樣一切就說得通了! 只有兩把鑰匙能夠進入檔案室—一把屬於校長,另一把在守衛那裡。校長的鑰匙被安全的鎖在他的辦公室裡。此外,他今天也沒有去過圖書館。另一方面,守衛的遲到很可疑,他甚至還在當班的時候睡著了。如果這個人只需要將自己的鑰匙舉起來那簡直再簡單不過了。所以有沒有可能守衛就是犯人?不…他沒有任何動機。罪犯肯定是一個知道古籍真正價值的人。那就要說說,我那個同事了,而且極有可能,一個還欠有巨額賭債的人,把他們總結在一起,我們的嫌疑人就是…毫無疑問,就是詭計多端的學者,Russell!是的,我認為我的邏輯萬無一失。現在,剩下的就是找到犯人並讓他認罪。

Cyrus:(推辭說他這幾天在進行地下的研究,我看來是時候親自出馬了!)

Russell:Albright教授!? 難道你一直有闖入你正在工作的同事的辦公室的嗜好!?

Cyrus:我很抱歉。我應該先敲門的,但是我並沒有看到門。 順便一提,估計有你所耳聞,關於某本古籍被人從檔案室偷走了的事。

Russell:…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Cyrus:得了吧,Russel。你繼續犯蠢的話對我們兩個都沒有好處。所以我們開門見山地說吧,你就是那個小偷,我可以證明。

Russell:你…你說什麼?不可能!Cyrus:你真是不走運,恰好在你偷鑰匙的時候,你那守衛朋友也剛好從他的美夢中醒過來了。

Russell:這…這不可能! 他睡著了,我明明已經…哎呀!

Cyrus:你明明已經讓我們的朋友睡著了,沒錯吧,我的老朋友?

Russell:那只是一個口誤!我告訴你,我對那該死的書一無所知!

Cyrus:我想你已經說的夠多了。接下來你應該隨我一起回學院了吧?當然,是為了去證明你的“清白”。

Russell:全都見鬼去吧!這本是一個完美的計劃!要不是你該死的出來幹涉,它已經屬於我了!

Russell:我發誓,我並不想偷那本書…我只是很需要錢…

Cyrus:那本古籍確實能讓你發一筆小財。之後呢,你難道不曾想過它會帶來什麼後果麼?偷了那本古籍,也就相當於你從我們的學生們那裡偷走了比王國內任何財富都要貴重的東西。金無足赤,人無完人,不過如果是一個自稱學者的人犯下那樣的錯將會是不可原諒的。

Mercedes:好吧,我就知道,你真的把偷書的案子破了!

Cyrus:我確實做到了。不過我怕我們的朋友不僅僅是偷竊了這一本書。

Mercedes:Russell已經對他的全部罪行供認不諱了…並且它還揭露了向他買書的人的名字。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查清這些書的下落,並把它們買回來。我會和警衛們談一談加倍檔案館的防衛。

Cyrus:這是什麼?這裡提到還有一本查不到下落的書。那個卑鄙的學者還偷了這本書嗎?

Mercedes:啊,《地獄之間》。不,我可以向你保證他沒有偷這本書。這本書已經遺失了十五年了。而Russell在兩年前才開始有目的性的借書。

Cyrus:我知道了,這本書在這很久之前就丟了…可能是被偷了。

Mercedes:是這樣的,教授。

Cyrus:告訴我更多有關於《地獄之間》這本書的事。

Mercedes:根據我們的記錄,這本書講的應該是關於一個消失已久的古老魔法儀式。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應該是貯藏在我們檔案館中最為古老的一本書。多說無益,這真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Cyrus:哇哦! 於是又多了一件離奇的事。看來……

校長秘書:Albright教授,校長現在要和你談談。

Cyrus:又來?這次又是什麼事?

Mercedes:大概他打算對你抓到圖書館竊賊這一事進行表彰。

Cyrus:我對榮譽什麼的沒興趣。但是他要是堅持的話…

校長秘書:我奉命帶來了Albright教授,先生。

Yvon校長:好的,進來吧。謝謝你Lucia。

Cyrus:校長先生,我能為您做些什麼呢?

Yvon校長:哎……

Cyrus:(直覺告訴我它並不是要稱讚我)

Yvon校長:Albright教授。一個令人不安的對你的控訴傳到了我的耳朵。

Cyrus:控訴?先生?

Yvon:有人匿名控訴,你濫用你在學院的威望與公主陛下進入了不正當的關系。

Cyrus:這?!所以你相信這控訴嗎?先生?

Yvon校長:如果這是假的,你當然會這麼說。

Cyrus:為什麼,這是根本無稽之談。這是毫無根據的誣陷對至高皇權的褻瀆!

Yvon校長:我很希望相信你的一面之詞,教授。但恐怕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一個關於皇室的謠言,就算是想這樣毫無根據的,那也一定很快的散播出去的。如果我們不快點采取措施的話,Mary公主的名聲將會永遠的受到玷污。這可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事情,我想你可以理解吧。

Cyrus:所以你到底想讓我怎麼樣呢?先生?

Yvon校長:這是一個很艱難的決定。如果讓你馬上離開這裡,無異於讓你承認了這項罪名…

校長秘書:請允許我大膽的建議,校長…您覺得學術休假聽起來如何?我們可以讓Albright教授延長休假,同時官方可以解釋為他在邊遠的地區進行戶外調查研究。

Yvon校長:你意下如何,Cyrus?這可以使學院和你個人的名譽都不受到任何影響。

Cyrus:我的…名譽?

Yvon校長:有什麼問題麼,教授?

Cyrus:沒有任何問題,校長。正相反,我覺得這可能是給我提供了一個絕佳的機會。

Yvon校長:機會?什麼樣的機會?

Cyrus:事實上,最近有件事情激起了我的興趣。我正在想我什麼時候能有空到外面去做一些調查呢。我認為我應該踏上這旅途…(調查有關那本消失了十五年的古籍。而且,如果我得不到能將我的學習成果分享給同僚和公眾的許可,那我繼續在這裡研究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Yvon校長:是這樣嗎。告訴我,教授。你究竟打算調查些什麼事情?

Cyrus:和一本古籍有關。現在,請允許我離開,我必須馬上為我的旅程收拾好行李了。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校長。

Yvon校長:真是個捉摸不透的人…

Therese:教授!

Cyrus:噢,Therese,怎麼了?

Therese:我…我聽說你要離開學院了。

Cyrus:你聽說的沒錯。Therese:教…教授,我很抱歉!

Cyrus:…我懂了,原來你就是那個造謠的人。

Therese:你…你已經知道了?

Cyrus:剛剛知道,就在你跟我道歉的時候。不過,我實在想不出你的動機是什麼。你為什麼要撒這麼離譜的謊?

Therese:你一直幫助公主陛下,解答她的一切問題。我只是希望你…能更多的關注一下我。

Cyrus:這就是你去找校長的原因?

Therese:是…是,但是我…我只想給你製造一點小小的麻煩…我沒想到他們會…我真的很抱歉,教授,你還能原諒我嗎?

Cyrus:恐怕沒有這個必要,親愛的。正巧它給了我一個好的理由去踏上我的旅途。

Therese:你本來就想…?

Cyrus:我最近常常想要去外面轉一轉,看看在這圍牆之外我能學到些什麼。我想這時機真的是再好不過了。你看,我已經等不及去研究這些事了。所以不要煩惱了,我的孩子,如果非要說些什麼,那你就欠我一個人情吧。另外,對這件事我也並不是完全沒有錯。的確,我沒有給你應得的關注。如果我早點發現你真實的想法,也就不會有現在的狀況了。

Therese:教授!無論你做什麼…

Cyrus:如果我早點發現你是多麼熱衷於你的學業,我親愛的孩子!

Therese:我的…學業。

Cyrus:我一直力求對我每一個學生都平等。所以,公主陛下一直積極的提問,我當然也應當積極的解答。這麼做的結果導致我給人一種幫助她會比你以及其他人都要多的印象。這不是我的本意,但是我還是錯了。是的,如果我早點看出你是一個熱情又好學的年輕學者就好了!

Therese:啊,教授。可能你的思維沒有我想象的那麼敏銳…Cyrus:是嗎?

Therese:哎,算了吧。

Cyrus:就這樣吧,我該走了。祈禱你不要荒廢了學業,孩子!

Therese:好的教授,我…我還會再見到你嗎?Cyrus:為什麼不呢,只要我們都還活著。

Cyrus:(現在,我必須找到一切有關《地獄之間》的線索,我那老同事Odette是據我所知對奧秘學術了解最多的人。上次聽說她停留在Quarrycrest,是時候開始我在那裡的旅程了。)

於是,Cyrus離開了學院,展開了對那本遺失的古籍的調查。 《地獄之間》 到底描述了怎樣黑暗的秘密? 只有天知道。

image

未完待續!~

攻略子目錄

- 分享出去 ・*・:≡( ε:) -
- 追蹤/訂閱蝦米攻略 -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
請不要吝嗇的按下讚/喜歡追蹤我們吧!✧*。٩(ˊᗜˋ*)و✧*。
里歐

里歐這個人很懶,什麼都沒留下。因為他又去抽FGO了

- 追蹤/訂閱蝦米攻略 -
蝦米攻略網
Copied title and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