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戰魂 三大陣營背景資料介紹

榮耀戰魂 三大陣營背景資料介紹 ,《榮耀戰魂》有維京、騎士、武士三大陣營,但是其歷史背景各位玩家真的了解嗎?他們各自的起源是什嗎?為什麼今天沒有了?下面就為大家帶來《榮耀戰魂》三大陣營背景資料介紹,希望大家喜歡。

榮耀戰魂 三大陣營背景資料介紹

維京

一、什麼是維京人?

Viking,意是「來自峽灣的人」。維京人今天通常泛指生活於公元800年—1066年之間所有的斯堪的納維亞人。他們是從公元8世紀到11世紀侵擾並殖民歐洲沿海和英國島嶼的探險家,武士,商人和海盜。其足跡遍及從歐洲大陸至北極廣闊疆域,歐洲這一時期被稱為「維京時期」(Viking Age),維京的老家是挪威、瑞典和丹麥。

維京人從他們在斯堪的那維亞的老家散布開來,他們會以龍船(因為在這種小船的船頭和船尾雕上龍頭而得到這個稱號)橫渡海洋並突然作出攻擊。他們會先作出突襲然後洗掠,在任何龐大的抗抵部隊能作出攻擊之前就會自行撤退,不過他們的行徑卻逐漸變得更為大膽。到了後來,他們甚至佔領並定居在歐洲重要的地區。身為異教徒的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殺害教士和掠奪教會的財產。一般人都會懼怕於他們的無情和殘暴,他們就像來自地獄的魔鬼。在當時,他們是卓越的工匠、水手、探險家和商人。維京的老家是挪威、瑞典和丹麥。他們和後代曾一度控制了大部份的波羅的海沿岸、俄羅斯的內陸、法國的諾曼底、英國、西西里、意大利南部和巴勒斯坦的部分地區。

與人們的刻板印象不同,維京人在經常被刻畫為身披獸皮、頭戴角盔的野蠻人,事實卻並非如此。據歷史學家考證,角盔其實是一種祭祀儀式上才戴的,除此之外就是少數德高望重德軍事領袖才會戴一下。而開始的時候身披獸皮則是無奈之舉,沒有資源嘛,不穿獸皮穿什嗎?難道還能不穿衣服?事實上,維京人極其講究外貌和裝飾,維京人最初廣泛的海外貿易就是用各種優質毛皮和海象雕刻來換取白銀和阿拉伯人的玻璃珠,之後通過搶掠得到了大量的黃金和寶石,要這些東西來干什麼呢??很遺憾,主要並非作為流通品,而僅僅是裝飾品。維京婦女以擁有這些精美的裝飾品為豪,用以顯示自己的身份高貴和有品味

維京人的社會體系包括三個階層:

Jarl:王侯,多為大領主(lord),世襲的貴族;

Karl:自由人,軍隊(army)的主力,武士階層;

Thralls:則是最底層的奴隸。但這種劃分不絕對,一個自由人可以變成奴隸,如果他喪失了所有自己的份地;一個奴隸也能變成自由人,忠誠侍奉主人,就會得到贖身的機會。

貴族與自由人定期開會,決定重大事件,解決爭端,他們稱這種會議為Thing。

維京人是強悍的戰士,他們的人數較少,於是就得依靠周密的策劃與出其不意的突襲。在戰鬥中他們又表現的異乎尋常的狂熱,悍不畏死,於是人們談海盜色變。

他們的突擊常分成兩節:先在遠距離上投擲長矛;然後用劍和戰斧做近距離的了斷。

在海上相遇時,海盜遵守古老的傳統,一聲不吭的將船系一起。在船頭搭上跳板,然後依次上場單挑,每個走上跳板的人都面臨這樣的命運:或者將對方統統殺光,或者自己戰死,由後面的同伴替自己復仇。如果感到害怕,可以轉身跳進海里,沒有人會追殺逃兵,但放棄戰鬥資格的人與死者無異,從此連家人都會忽視他的存在。

因此排在船頭第一個上陣的,通常是最精銳的戰士,他們在戰鬥中赤裸上身,發著粗野的吼聲,忘情的享受戰鬥的酣暢。他們知道,腳下的跳板浸透著祖輩的鮮血,自己的後代也會落腳在同一個地方。憤怒使維京海盜顯得強大而駭人,這種戰士即被稱為狂戰士(Berserker)。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這種原始的戰鬥會激發出這麼驚人的人類本性,狂戰士的故事被代代相傳。

這也就是遊戲中 狂戰士 這一角色的由來。

榮耀戰魂 三大陣營背景資料介紹

榮耀戰魂 三大陣營背景資料介紹

二、維京人的信仰與榮耀

維京人所信仰的北歐神話自成體系,充滿了趣味。非常推薦各位進行深入的了解

在此將主要說明神話中關於英靈殿Valhalla,即戰士榮耀的部分。

北歐神話中存在一個終點,當其到來時,世界樹將會枯萎,諸神皆當死去。這是註定的命運,每個神都已被預言了將如何死去,包括至高無上的主神奧丁。這便是諸神的黃昏。主神奧丁為了反抗註定的命運,建立了英靈殿瓦爾哈拉。在人間奮戰至死的勇士與英雄將會被女武神瓦爾基里引導,進入英靈殿,享受永久的美酒,沐浴與歡樂,每日里進行無盡的搏殺,就算死去也會馬上復原,日復一日,直至諸神黃昏的來臨。待到那時,勇士們將會跟隨奧丁的神槍踏上與惡狼和巨人的戰場,這即是維京人的至高榮譽。

遊戲中女武神的來源便是英靈殿中的瓦爾基里Valkyrie。她們一般是來自地上國王的女兒,可能是奧丁自己的女兒,可能是發誓侍神而被諸神選中上天的處女戰士。他們被稱為奧丁的侍女,但他們都應該是處女神。她們在戰場上賜與戰死者美妙的一吻並引領他們帶往英靈殿Valhalla。

她們的形象是∶戴著金盔可能銀盔穿血紅色的緊身戰袍,頭上戴著以羽毛裝飾可能鳥翼型的頭盔,拿著發光的矛和盾騎小巧精悍的白馬。一般相信她們是霧可能雲的人格化,而她們騎的白馬人們想像馬的鬃毛間能夠落下霜和露。因此這些馬也受到人們尊敬。在北歐人看來瓦爾基里們和她們的馬都是有惠於人類的,而北極光Northern Light, Aurora Borealis有時亦被認為是瓦爾基里們驅馬在夜空中奔馳時鎧甲閃耀的光芒

瓦爾基里們不單在陸地的戰場上挑選勇敢的戰死者,她們也到海上從沉沒的大龍船里挑選將死的勇敢的維京人。在英靈殿Valhalla服侍這些戰士的靈魂也是女武神的任務之一。

三、北歐神話 諸神的黃昏節選

因為巴德爾(光神)的死亡,世間失去了光明,黑暗籠罩的大地便迎來了三個漫長的冬天,「風的冬、劍的冬、狼的冬」,總稱為芬布爾之冬(Fimbulwinter),此時有無法數清的戰亂,兄弟將會互相殘殺。所謂的Winter is coming !這就是諸神的黃昏的前兆。

諸神的黃昏(Ragnarök)包含了一系列的劫難,寒風從四處颳起,曠野飢餓的野獸為了尋找食物四處徘徊,人們彼此不再寬諒互助,手足相殘、父子成仇,在醜陋的競爭中互相殘殺,整個世界變得非常不安,罪惡如瘟疫般蔓延。所有施了法術的魔煉和詛咒的束縛也都消失了。

毒龍掏空了世界之樹的樹根,世界之樹已經枯萎。芬里爾(噬天的巨狼)賺脫了束縛,他的兩個兒子則完全吞噬了太陽和月亮。用死者的指甲建造的大船納吉爾法(Naglfar)已經完工,敘爾特和洛基駕著這船前往與諸神決戰,在路上遇到了尤蒙剛德,便帶上了巨蛇。霜巨人赫列姆(Hrym)駕駛另一艘船載著霜巨人和赫爾的僕從前往戰場。洛基和火巨人先到達了決戰的地方,位於米德加爾特的維格利德(Vigrid,暴戰曠野),芬里爾和霜巨人們隨後趕到。而大戰的另一方,奧丁和阿薩諸神們帶著恩赫里亞也趕到了戰場。

在戰鬥的前夕,奧丁曾經前往諸諾恩處,但是見到的只是凄涼的枯樹和破掉的命運之網,於是轉身前往密米爾的頭顱處,向密米爾交代了幾句密語。

在戰場上,奧丁對上的是巨狼芬里爾,索爾對上了宿敵大蛇尤蒙剛德,洛基則是老對頭海姆達爾,弗雷則與敘爾特交戰,提爾對陣赫爾的守門犬加姆。其他不計其數的戰士與巨人們廝殺在一起。

激戰中,提爾與加姆同歸於盡,弗雷被敘爾特所殺。海姆達爾斬下了洛基的頭顱,但是洛基的頭顱掉落到地上之後又彈起,撞亞洲區姆達爾的胸口將其帶走。百發百中的雷神之錘被尤蒙剛德躲過三次,最終索爾用他的鎚子擊殺了尤蒙剛德,但是自己也中了大蛇的毒而死。

至於眾神之王奧丁,被芬里爾咬死了。但是他的兒子維達用穿著鐵鞋的腳踩住巨狼的下顎,再用手用力扯開上顎,把芬里爾撕裂,然後撿起父親的神槍,一槍從巨狼的喉嚨刺進心臟,殺死了芬里爾。

直到幾乎無人站立在戰場上,敘爾特將自己的炎之魔劍投向天空,將米德加爾特化為一片火海,並且烈火貫穿宇宙,將支撐宇宙的世界之樹吞沒燒毀,整個宇宙因此轟然毀滅。

星辰從蒼穹中落下,時間也已不復存在,焦黑的地面搖晃著沉入波濤洶湧的海底,觸目所及的只有滔天巨浪,宇宙間只剩下一片死寂的大沉默和永劫的黑暗。

榮耀戰魂 三大陣營背景資料介紹

榮耀戰魂 三大陣營背景資料介紹

騎士

一、何為騎士

騎士(Knight、Cavalier) 是歐洲中世紀時受過正式的軍事訓練的騎兵,後來演變為一種榮譽稱號用於表示一個社會階層。在此階段的紛亂局勢中,國王和貴族都需要一些在戰爭上具有壓倒性優勢的兵種,因此具有優於步兵的機動力的騎士就成為戰爭中的主力,並逐漸成為貴族階級中的一部分。騎士此一頭銜與領主身份有所差異,並不是繼承而來的,而是來自另一位騎士可能是高階領主的冊封,除了和領主一樣能夠從君主那獲得封地之外,騎士必須在領主的軍隊中服役,並在戰爭時自備武器與馬匹。

騎士實際上是戰場中的極少數的精英兵種,一般由一個騎士及其侍從組成一個作戰單位。騎士在戰場上的優勢來源於馬匹與常人經濟無法承擔的全身重甲。給騎士穿盔甲是件很耗時的工作。隨著盔甲變得越來越重,設計也越來越複雜,後來的騎士已經沒辦法自己穿戴盔甲了。他必須坐著,讓他的扈從們幫他把褲子拉上–褲子是用鐵條加固的;然後,他還要站著讓扈從們把鎧甲的各個部分在自己身上用帶子和搭扣拼裝起來。首先穿上身的是一件貼身襯衣,通常由毛氈可能是棉布縫製而成,外面再罩上一層鎧甲–這就是早期的鎖子甲。鎖子甲的外形其實就是一件衣服,長度常常過腰,甚至還有過膝的。鎖子甲由無數的小鐵環鉚接而成,如果製作精良的話,應該是柔韌而有彈性的。儘管鎖甲的強度還算不錯,它還是無法抵擋猛力一擊。另外一個問題就是鎖甲很容易生鏽。當時的一種除銹方法是在一個皮口袋裡裝上浸過醋的沙子,然後把鎖甲塞進去。鎧甲被不斷地改進,越來越繁複,逐漸出現了保護頭頸的護帽,護肘,護膝,還有護脛。為了保護容易受傷的面部,頭盔的重量不斷增加,保護的面積也越來越大,最後把整個頭部都保護了起來,只在眼睛面前留下幾道狹縫。當然,要獲得這種強大的防護也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在戴上頭盔之前,騎士必須把自己的頭包好,否則一旦摔倒就很容易腦震蕩。

在遊戲中,真正稱得上是穿著騎士重甲的角色只有仲裁者一個。

榮耀戰魂 三大陣營背景資料介紹

二、作為騎士的榮耀

騎士首先是職業的武裝階層,但僅僅如此並不能成為我們心目中的騎士。很多時候,判斷一個戰士是否是騎士,往往依據他是否具有騎士精神來評判。

騎士精神體現在:

1.戰爭行為方面。一個騎士在俘獲另一個騎士之後,不再給後者戴上鐐銬、將他投入地牢,而須禮貌相待;不久形成一個慣例:抓到俘虜後,若他不能支付贖金、但承諾一旦湊齊便送來,這個俘虜便會被放回。

封建時代的騎士,往往頂盔貫甲,但這身裝束在夏天讓人頗感難受。因此有的騎士出行時會卸去盔甲。但是,根據新的騎士精神,攻擊一個未佩戴盔甲的騎士是不體面的,他應該等對手披掛整齊之後才可發起攻擊。

2.榮譽感。實際上,這種作戰風範背後的意識是騎士的榮譽感。趁人之危獲取勝利是不光彩的。到12世紀末,很多騎士甚至認為他們不是為了利益而戰,而僅僅是為榮譽而戰:為了在同伴之中獲得威望、為了後代的聲名。當然,這種論調自然有偏頗的一面,騎士們的軍事行為往往是有利益盤算的。

3.教會的教化。這一點十分重要,它甚至是十字軍運動的重要起因。從日耳曼人皈依之日起,教會就一直耐心地向這些粗暴的武士灌輸教會道德。教會始終反對并力圖抑制封建戰爭。它宣揚為掠奪財物而戰鬥是罪孽的。11世紀起,一些地方教務會議努力宣揚」上帝的和平與休戰「,儘管未能徹底實施,但至少起了一定的緩解作用。從教理上說,整個中世紀中,教會的理想與封建上層的本能傾向一直是對立的。教會宣揚和平的信仰,而封建上層誕生於戰爭的需要,它的行為道德植根於對戰爭的崇尚。從某種意義上說,十字軍行動正好將騎士好戰的能量引向了教會的敵人。

4. 對婦女的新態度。雖然教會教導說,婦女要臣服於丈夫,但它也要求尊重婦女、對婦女要溫文爾雅。12-13世紀,教士們持之以恆的說教可能大大改善了婦女的社會地位。這在婚姻和性行為領域內表現得最為明顯。中世紀初期,封建貴族喜新厭舊、休妻再娶的現象司空見慣,而且人們沒有任何愧疚感。到12世紀,教會法之下的婚姻關係得以穩固下來。

不過,人們通常說的騎士愛情(courtly love),跟教會的教導有些距離,雖然它顯然受到後者的影響。騎士愛情的原則是,如果某位騎士忠實並獻身於某位貴婦(通常已婚),對她仰慕愛護備至,這位騎士便會獲得聲譽。提出這個奇特見解的是法國南部的某些抒情詩人,而將它傳播到北方的則是兩位偉大的女性:阿基坦的埃莉諾和香檳的瑪麗。封建上層的這種新情愛觀可能也是婦女地位改變的一個標誌。據說,13世紀的騎士若要勾引某位女性,需要的手法之複雜是11世紀的粗魯騎士所不能設想的。婦女應該獲得了更多的體貼。而且,這時領主也接受寡婦作為封地繼承者向他效忠,這在11世紀幾乎是不存在的。

以上的精神,總結為騎士八德:

謙卑(Hamility )榮譽(Honor)犧牲(Sacrifice)英勇(Valor)憐憫(Compassion)

精神(Spirituality)誠實(Honesty)公正(Justice)

這些是騎士在冊封典禮上要說的誓詞,前半段由領主,主教或者將被冊封者的父親來說,

Be without fear in the face of your enemies. Be brave and upright that God may love thee. Speak the truth even if it leads to your death. Safeguard the helpless. That is your oath. And that so you remember it. Rise a knight! 強敵當前,無畏不懼! 果敢忠義,無愧上帝! 耿正直言,寧死不誑! 保護弱者,無怪天理! 這是你的誓詞,牢牢記住!冊封為騎士!

下面由受封者說:

I will be kind to the weak.——我將仁慈地對待弱者

I will be brave against the strong. ——我將勇敢地面對強敵

I will fight all who do wrong. ——我將毫無保留地對抗罪人

I will fight for those who cannot fight. ——我將為不能戰鬥者而戰

I will help those who call me for help. ——我將幫助那些需要我幫助的人

I will harm no woman. ——我將不傷害婦孺

I will help my brother knight. ——我將幫助我的騎士兄弟

I will be true to my friends. ——我將忠實地對待朋友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我將真誠地對待愛情

可以看出,一個真正的騎士是聖潔而高貴的。他們有著無與倫比的意志與虔誠,同時具有著悲天伶人的寬廣心胸。

三、十字軍東征與騎士的沒落

1.說到騎士,就必須提起十字軍東征。這是騎士精神最為輝煌的一段時間。騎士首先是上帝的騎士,為了維護主的權威與榮光,虔誠的騎士們開赴東方與異教徒決一死戰。

以下為十字軍東征的簡介,非常推薦各位去進行深入的了解

伊斯蘭世界稱為法蘭克人入侵;1096年-1291年)是一系列在羅馬天主教教宗的准許下,由西歐的封建領主和騎士對他們認為是異教徒的國家(地中海東岸)發動了持續近200年的宗教戰爭,前後共計有八次。東正教徒也參加了其中幾次十字軍。

參加這場戰爭的士兵佩有十字標誌,因此稱為十字軍。十字軍主要是羅馬天主教勢力對穆斯林統治的西亞地區作佔領並建了一些基督教國家,因而也被形象的比喻為「十字架反對弓月」;但也涉及對「基督教異端」、其他異教徒和對其他天主教會及封建領主的「敵對勢力」的征服,如第四次十字軍東征將矛頭指向了東正教的拜占庭帝國。

天主教徒相信,十字軍的最初目的是收復被穆斯林統治的聖地耶路撒冷。當塞爾柱土耳其的穆斯林在安納托利亞對基督教的拜占庭帝國取得軍事勝利時,十字軍的戰役為響應拜占庭的求助而被點燃了。

曠日持久的戰役斷斷續續在黎凡特地區展開,戰爭中敵友雙方界線不完全是按宗教劃定,例如第五次東征時基督徒們與羅姆蘇丹國結盟。十字軍雖然以捍衛宗教、解放聖地為口號,但實際上是以政治、社會與經濟等目的為主,伴隨著一定程度上的劫掠。

參加東征的各個集團都有自己的目的,甚至在1204年的第四次十字軍東征劫掠了天主教兄弟東正教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所以,美國學者朱迪斯·M·本內特在他的著作《歐洲中世紀史》里寫道,「十字軍遠征聚合了當時的三大時代熱潮:宗教、戰爭和貪慾」。到1291年,基督教世界在敘利亞海岸最後一個橋頭堡——阿卡被攻陷,十字軍國家的命運告終。

十字軍東征對西方基督教世界造成了深遠的社會、經濟和政治影響,其中有些痕迹至今尚存。

武士

與維京,騎士相比,查閱武士的資料顯得困難了一些。很多的相關文章中帶著主觀的偏見,也有不少張口就來的部分。就連百度百科中關於武士道的說明都是充滿著批判與否定。

在此我希望能夠盡量中立的將所查閱到的資料轉述給各位。

一、何為武士

日文中,武士一詞其本意是侍者,貼身隨從。武士要遵守不畏艱難,忠於職守,精幹勇猛。

榮耀戰魂 三大陣營背景資料介紹

武士的起源:

武士的雛形是在日本平安時代律令制下產生的武官,最初是日本桓武天皇為了鞏固政權而設立的。在平安時代以前,除了奴隸,所有的自由人男子都有責任和義務成為被天皇募兵的對象。然而這些士兵必須自行補給和養活自己,很多人因此不能回到自己的家鄉,而是選擇在當地定居。人們可以通過交重稅來免除兵役,這種主要由農民組成的士兵在日本統稱為防人。由於防人士兵的不正規性,且又給農民帶來了巨大的負擔,在平安時代初期被桓武天皇所廢止。這種形式的士兵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武士。12世紀末,武士首領源賴朝出任「征夷大將軍」,創立幕府,統帥天下軍政,標誌著武士時代的來臨。爾後的軍事領袖多半襲用「征夷大將軍」之官位,實施統治。由1192年開始,大部分幕府勢力握有日本實際政權,直到1868年明治維新,江戶幕府交出政權給天皇為止。

日本武士理論上必須是文武雙全的人,除了要擅長劍道、馬術、射箭等武藝,也須讀書、習漢文、練書法、做文章;尤其兵法、韜略更是所須精通。品行、操守、勇氣也都是被評鑒的範圍,武士的道德被稱為武士道。武士小學年紀就需現場參觀死刑的執行,甚至上戰場作戰,日本戰國時代,失去君主的武士會變成浪人。

榮耀戰魂 三大陣營背景資料介紹

二、武士的榮耀

武士道

一個西方人以旁觀者的眼光這樣描述武士道:「為榮譽而殺戮,對受懲者和失敗者寬大,對卑鄙和營利的人毫不留情,主要欣賞生活中人為的詩 情畫意的藝術美和死後冥府的月光般的清幽世界,這就是武士道。」

武士道的淵源可以追溯到日本的國家神道和神道教、佛教。它是日本武士階級必須嚴格遵守的原則。

武士道,或者武士道精神,是日本封建社會中武士階層的道德規範以及哲學。武士道是基於一些美德如義、勇、仁、禮、誠、名譽、忠義、克己的精神信仰。只有通過履行這些美德,一個武士才能夠保持其榮譽,喪失了榮譽的武士不得不進行切腹自殺。

新渡戶稻造認為,對武士來說,最重要的是背負責任和完成責任,死亡不過是盡責任的一種手段而已,倒在其次。如果沒有完成責任所規定的事務,簡直比死還可怕。認為切腹是武士唯一謝罪的方法的觀點是錯誤的。浪人指的是武士畏罪逃亡可能效忠的君主可能國家滅亡卻畏懼死亡的人。

武士道重視的是君臣戒律,「君不君」(君暴虐無道)也不可「臣不臣」(臣不盡臣道)。亞洲區的原始儒學是以孝為本,盡孝才是絕對的價值。如果「父有過」,子「三諫而不聽,則號泣而隨之」,但是如果「君有過」,臣「三諫而不聽,則逃之」。武士道論者認為,儒家的「士道論」乃在粉飾貪生怕死的私心,慎於人倫而注重主君的道德如何,才選擇生死,則面對死卻不幹脆去死。唯有純粹徹底的覺悟死,才是武士道強人之處。武士道徹底的覺悟「死」了,他的容貌、言語、起居動作,也就與眾不同。武士道的要求最主要有幾個方面:義、勇、仁、禮、誠、名譽、忠義、克己。

「義」是武士準則中最嚴格的教誨,要求武士必須遵守義理和道德。

「勇」要求武士具備敢作敢為、堅忍不拔的精神,同時要有高強的武藝。

「仁」使武士不至成為黷武主義的武夫,而要具有寬容、愛心、同情、憐憫的美德。

「禮」不僅僅是風度,更是對他人的情感和關懷的外在表現。

「誠」要求武士保持誠實,同時要擺脫來自諸如商人階層之類的誘惑。

「名譽」的意識包含著人格的尊嚴及對價值明確的自覺,它要求武士為了名譽而願意付出一切,又要具有分清是非保持忍耐和堅忍的品行。

「忠義」具有至高無上的重要性,它是存在於各種境遇中的人們關係的紐帶,忠於自己的主人是武士必須恪守的信條。

「克己」要求武士克制自己的私慾,不能被慾望左右信念,這樣才能侍奉君主,保護領國領民。

日本人認為櫻花最美的時候並非是盛開的時候,而是凋謝的時候,櫻花花期不長,但凋謝的特點就是一夜之間滿山的櫻花全部凋謝,沒有一朵花留戀枝頭。這是日本武士崇尚的精神境界,在片刻耀眼的美麗中達到自己人生的頂峰、發揮自己最大的價值,之後毫無留戀的結束自己的生命。武士自殺並非因為輸不起,也不是因為失敗而感到羞恥才因屈辱而自殺,武士並沒有這麼脆弱,自殺是因為感到自己已經盡到最大的努力了,自己的心愿已經了結,自己的一生已經不可能有更大的輝煌了,此時此刻就應該像櫻花一樣毫無留戀的凋謝。

戰名將們的辭世詩便是這種美學的體現,摘錄部分在此。

明智光秀 順逆無二道,大道貫心源, 五十五年夢,醒時歸一眠。

石田三成 吾身就如築摩江蘆間點點燈火,隨之消逝而去

上杉謙信 極樂地獄之端必有光明,雲霧皆散心中唯有明月。四十九年繁華一夢,榮花一期酒一盅

織田信長

人間五十年 下天のうちをくらぶれば

夢幻の如くなり 一度生を享け

滅つせぬ者のあるべきか

人間五十年,與天相比,不過渺小一物。看世事,夢幻似水。任人生一度,入滅隨即當前。此即為菩提之種,懊惱之情,滿懷於心胸。汝此刻即上京都,若見敦盛卿之首級!放眼天下,海天之內,豈有長生不滅者……

所謂武士的榮耀,便是如櫻花般綻放,而後凋零。

三、切腹專題

日本武士的自殺並非求速解脫,其本質是用來表明自己的忠誠、勇敢、堅貞、不屈、名譽,是武士道精神的體現。

切腹最早誕生於1000多年前,橫向歷史時間差不多是北宋初期可能五代十國,當時,日本藤原家族出了一個強盜叫藤原義,這貨武功高強,人格分裂;白天錦衣玉食,夜晚殺人越貨。最後被官府給團團包圍住,藤原義自知多行不義,難逃一死,他做了一套令後世武士敬畏的舉止:橫刀抹腹,挑出內臟,人當場死去。

經常看影視劇的乎友應該會看到類似的情節:某些人被敵人追的走投無路可能犯錯愧疚,寧願自戧,也不願受辱,狼牙山五壯士和項羽都是類似的例子。

可藤原義切腹這事兒對日本武士們影響太大了,他們紛紛讚嘆藤原義:真牛逼啊!真英雄啊!這特麼才是真漢子啊!這才是真正的武士道精神啊!藤原義死去一百多年後,切腹漸成為很多失敗武士在戰敗、盡忠、示勇、犯錯時自戧的流行手法。

日本江戶時代的切腹過程

切腹自殺者穿著莊重服裝,用來切腹的刀放在他正前方。刀可能用特別的布料墊著。武士會作死亡的心理準備,例如寫作稱為辭世之句的詩歌,準備就緒後,切腹者會揭開身穿的和服,拿起刀,捅進自己腹部。切腹者首先從左至右的切割,然後作稍微向上的第二刀,讓其腸臟溢出。

切腹到這一步後,會有事先找好的介錯人,將切腹者斬首,減輕切腹者痛苦。

切腹中還有更加殘忍的十字切法。手法大約是先用刀從左腹拉開,再從上到下拉一刀,切成十字型。也有橫刀後,再刺心臟拉下的,都屬於十字切…….這種殘忍的切腹行為出現在日本戰國時期和江戶時代以前。

同樣是個死,有人願意暴烈地死去;有人則死的畏畏縮縮。相比其它直擊死穴的死法,切腹過程殘忍和疼痛指數極高,如果不是意志堅強,具有武士道精神的人,誰敢橫刀切腹?死也要有尊嚴,死也要令人敬重,日本人選擇切腹這種殘忍的自殺方式,正是因為對武士道精神的崇拜和對自身榮耀感的看重。

在日本,切腹現象出現在很多情境里,犯獵,切;表忠,切;進諫,切;失敗,切;有污名,切;為了樹牌坊,切…….簡直到了無切不用其極的地步。甚至有一名鑄刀師(忘了名字),為了證明自己的刀是一流的,把自己橫腰切了…….

說到這裡,你大概也知道了。切腹是日本文化的重要符號, 是大和民族長期被武士道精神薰陶導致的行為現象。雖然從現代人角度看切腹行為已經不符人道主義,可日本人對於光榮的崇拜,值得尊敬。對於我們了解日本人的行為原則也有啟發。

四、武士的末路

榮耀戰魂 三大陣營背景資料介紹

1853年,美國艦隊駛入江戶灣。艦隊司令馬修·佩里(Matthew Perry)帶來了美國總統米勒德·菲爾莫爾(Millard Fillmore)致日本天皇書(天皇當時仍是日本的首腦,儘管有名無實,而實權由將軍掌控)。菲爾莫爾希望日本開埠通商,能讓遭遇海難的美國水手能夠在日本受到良好的治療,並且希望日本成為美國艦隊的給養基地。佩里交完信後便離開了日本。臨走前聲稱數月之後他將重訪日本。

佩里離開後,日本內部就此問題出現了嚴重分歧。一些人認為,日本應該拒絕美國的要求,維持鎖國政策,從而保持古老的傳統。然而,另一些人意識到日本無法抵禦西方先進的技術。他們主張廢除鎖國政策,開放日本,積極學習美國的一切先進之處,將日本打造成世界強國。最終,幕府決定開放日本港口作為美國艦隊的給養基地,並且稍後開埠通商。

而天皇拒絕簽署相關條約。但由於天皇的權力被架空,因此幕府最終簽署了條約。有幾幫反叛的武士希望日本維持原狀,於是他們組成了「尊王派」,並與幕府勢力展開內戰。「尊王派」出人意料地推翻了將軍的統治,終結了德川時代,恢復了天皇的實權。下層武士掌握了領導權,在初登皇位年幼的明治天皇背後操縱政府。這一事件稱為明治維新。

大名的權力也隨即被剝奪,因為政府沒收了他們的領地。為了解決武士的生存問題,政府決定根據其等級向他們支付俸祿。儘管這一舉措對不同等級的武士造成的影響程度不同,但卻殊途同歸——每個等級的武士可能是用俸祿購買土地可能是投資商業,再可能是意識到微薄的收入不足以糊口,於是下田種地可能入城務工。於是武士的角色漸漸淡出人們的視線。

1876年,天皇最終廢止了武士隨身帶劍的權利。此舉推動了常備軍的建立。武士的暮鐘敲響——武士階層消亡了。儘管邊遠省份的武士進行過反抗,但是隨著整個日本進入工業時代,最終,所有武士都接受了自己在日本社會中的新角色。

強烈推薦電影 最後的武士

來源:gamersky

更多《榮耀戰魂》實用攻略:

玩家討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