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爾 自動人形 格式塔(Gestalt)計劃關聯事件年表

尼爾 自動人形 格式塔(Gestalt)計劃關聯事件年表 ,格式塔(Gestalt)計劃是《尼爾 自動人形》中一項抽出人類靈魂的實驗計劃,了解格式塔計劃的背景對理解遊戲劇情會很有幫助,下面為大家帶來《尼爾 自動人形》格式塔計劃關聯事件年表,希望對各位有用。

尼爾 自動人形 格式塔(Gestalt)計劃關聯事件年表

尼爾 自動人形 格式塔(Gestalt)計劃關聯事件年表

2003 6月12日,謎之巨人及紅龍出現
【6.12】事件發生
2003年6月12日15時許。在新宿突然出現巨大的白色人像(以下簡稱「巨人」)。
同一時間,疑似紅色龍的生命體(以下簡稱「龍」)出現,與巨人交戰。其攻擊原理及效果不明。
關於攻擊龍和巨人的方法,自衛隊內部展開緊急討論。內閣設立緊急對策室。
同日16時許。在與龍的交戰中,巨人崩壞。另外,巨人倒下時沒有從其身上觀測到質量,對地面造成的傷害比較輕微。
巨人崩壞後,「航空自衛隊 第6航空團 第303飛行隊:Scarface機」把龍擊落。龍的屍骸被政府秘密送往研究設施。
之後該事件被稱為【6.12】。事件中有56人死亡,重傷、輕傷者320名,造成經濟損失超過600億日元。
政府對【6.12】中無法解釋的現象下封口令,但消息很快就在網路等媒體上擴散。出現恐怖襲擊和他國陰謀論等說法,引起大混亂。
9月,召開首腦會議 事件發生3個月後,針對【6.12】的首腦會議召開(參加國有日本、美國、亞洲區、俄羅斯)。
美國認為這是恐怖襲擊,對假想敵國表現出強硬姿勢(向日本政府暗示應考慮大幅增加軍費)。
12月,怪病感染者出現 在日本東京新宿區爆發怪病。患者全身慢慢白鹽化。致死率100%。
針對怪病的研究開始(一開始被認為是只在特定條件下才發病的罕見病,持樂觀態度)。
2004 2月,因怪病而死亡的人數激增 怪病感染者增加。感染者尤其集中在新宿。
4月,因患怪病而性格凶暴化的人類出現 在感染者中出現性格凶暴化的人。死者和凶暴化患者集中在新宿,新宿功能癱瘓。
世界各國對日本施壓,要求其查明病因。
5月,凶暴化患者在新宿蔓延 新宿的感染者不斷增加。根據研究,明確了感染者分為「凶暴化的人」和「最終死亡的人」。
6月,怪病被命名為「白鹽化症候群」 自2003年12月開始進行研究的醫生隊伍進行發表。雖然關於「凶暴化」和「死亡」仍原因不明,但認為兩者是同一種病。
東京都政府遷移。同時,提議遷移永田町(國會地點)及皇宮,遭宮內廳否決。
永田町議員席出現空缺,剩下的議員表示連任。
7月,新宿危機級別升至4級 新宿區危機級別到達最高級,交通停運,簡易封鎖道路。
9月,「新宿封鎖計劃」發表 日本政府聽取感染途徑的報告,宣布暫時對新宿進行物理上的封鎖。
人道主義組織表示反對,爆發示威遊行。從新聞調查來看,最初社會上多數人反對(但網上讚成意見居多)。
某要人在新宿被凶暴化的白鹽化症候群暴徒襲擊死亡。在傳媒煽動下,輿論一致傾向讚成封鎖新宿區。
10月,「新宿封鎖計劃」實行
設定「耶利哥之壁」
在新宿周圍設定巨大牆壁,進行物理上的封鎖。後來這被稱為「耶利哥之壁」
發表聲明,繼續鎮壓白鹽化症候群的凶暴化患者(世界各國發生示威遊行。各國對日本的指責聲音四起)。
12月,牆壁內側的最後影像流出 有新聞記者特意留在新宿區報道,最後發來的是某段影像。
影像中出現巨大白色生物,伴隨著悲鳴中斷。影像沒有被播放(但在網上流出)。
2005 12月,「白鹽化症候群」的感染情況暫時緩和 自衛隊、自警團繼續驅逐凶暴化患者。凶暴化人出現減少趨勢。
日本政府表示白鹽化症候群的感染情況暫時緩和(繼續進行對該病的研究)。
2006 5月,明確關於「白鹽化症候群」的事實 白鹽化症候群的癥狀發病時,是「死」還是「凶暴化」由遺傳因子的水平決定。此研究結果提交給了政府。
(認為部分染色體有輕度異常的人凶暴化可能性較高)
研究結果沒有發表,但更加秘密地進行了調查(後來明確了該研究結果是根據捏造的數據而得出的錯誤結論)。
某月,放有「龍」屍骸的研究所被襲 龍屍骸被襲事件發生。警備隊、警察、自衛隊平息了事件。
雖然守住了龍屍骸,但有傳言說事件背後有宗教團體、北美國家在操控。此事件後,自衛隊的行動開始過激化。
2007 10月,新宿的衛星照片出現異變 新宿的衛星照片上出現不可思議的黑點(雖然報告了但沒有得到重視,更沒有被報道)。
2008 2月,「耶利哥之壁」崩壞
確認「Legion」和「Red eye」的存在
自衛隊開始進行「Legion驅逐作戰」
新宿的耶利哥之壁從內部被破壞(牆壁被破壞時,確認出現了與【6.12】的巨人發出的聲音一樣的鳴響)。
從耶利哥之壁內側出現了大量白色的凶暴怪物(以下稱為「Legion」)。無差別地攻擊人類,殺戮慘劇重複上演。
有人目擊到Legion中出現了秩序,率領它們的是紅色眼睛的怪物(以下稱為「Red eye」)。
自衛隊以Legion和Red eye作為對象,展開「Legion驅逐作戰」。
在Red eye的指揮下,Legion的行動有了組織性,驅逐作戰變得非常困難。
5月,「白鹽化症候群」繼續蔓延 以東京(新宿)為中心,感染向關東圈擴散。
8月,「龍」的研究所秘密轉移 研究龍屍骸的研究所秘密搬離日本。沒有公布新址(一般認為是搬到了美國)。
9月,政府機關和皇室遷往九州 政府機關及皇室搬離東京,遷往災情較輕的九州。
10月,日本本州全面戰場化 患病死亡人數,以及Legion化的人數增加。Legion與自衛隊的交戰使本州陷入混亂,呈內戰狀態。
以九州、北海道為目的地的逃亡者增加。也有人逃往國外,但各國實施拒絕日本入境者的政策。
混亂之中罪案頻發。來自海外社會的干涉與日俱增。日本政府陷入困窘狀態。
美國提出簽訂軍事協議,但內容對日本十分不利(其他國家表示反對)。
2009 1月,「日美共同戰線宣言」發表 日本政府對物資和軍備缺乏感到不安,決定與美國結成共同戰線。
美國把Legion的屍體以及捕獲者一同帶回國,用作軍事目的。此為美國參加戰線的理由。
美軍登陸日本。與自衛隊協力,擴大對Legion的戰線。人類一方佔據優勢。
3月,決定實行「新宿毀滅作戰」 為解決從新宿不斷湧出Legion的問題,決定實行「新宿毀滅作戰」。
向新宿同時進行炮擊,但Legion的數量幾乎沒有減少。
在美國的Legion研究雖在進行,但不明確有效對抗手段。
4月,決定對新宿進行核攻擊 美國向日本政府提議對新宿實行核攻擊作戰。討論的結果是,決定使用核攻擊。
公布核攻擊作戰。在國內既有讚成也有反對,但國際輿論偏向讚成。
8月,以新宿為中心投下核彈 8月6日,對新宿發動核攻擊。巧合的是連日期也是同一天,所以這也被稱為「廣島悲劇的再現」。
以新宿為開端,真正開始核攻擊。日本全國逐步淪為焦土。
新宿毀滅。被稱為「Ground Zero」。
11月,確認日本國內全部「Red eye」被消滅 以科學驗證為首,通過各種方法,最終確認全部Legion被消滅。
2010 2月,在亞洲區出現「Legion化」的人 Legion在亞洲區出現。凶暴化患者襲擊人類的事件(首次在日本國外)發生。
3月,「百鹽化症候群」在世界各地出現 確認白鹽化症候群在世界各地發病。各國進行不同程度的研究。
4月,確認「Red eye」仍然生存 世界各地「死亡」和「Legion化」的人增多。世界規模的混亂加速。
被以為已經消滅的「Red eye」確認生存。
6月,根據對「龍」的研究,證實「多元世界說」 根據秘密進行的龍屍骸研究,在別的空間存在平行世界,支援異世界存在的「多元世界說」得到證實。
對來自異世界的末端干擾進行研究,發現了本來在這個世界不可能存在的粒子。
該粒子是【6.12】的巨人崩壞時身體上的粒子。此後,該粒子被稱為「魔素」。
公布研究結果,白鹽化症候群的起因就是這種魔素。
熱、核等物理攻擊手段無法消滅因魔素而出現的白鹽化。
(諷刺的是,因為核攻擊的衝擊而造成魔素在全世界擴散,世界規模的白鹽化症候群蔓延)
該病的感染途徑為體液和排泄物。作為感染源的魔素可以藏在咳嗽和唾液之中,等同於可通過空氣傳播。
繼續進行多元世界的研究,「所有多元世界一起,能量可被保存」的假說得到證實。
2011 10月,「研究所被襲事件」爆發 收藏龍屍骸的研究所遭襲。犯人不明。研究所被毀壞。
龍屍骸遺失,事件背後有宗教團體和北美國家在操縱的謠言出現(純屬推測)。
結果只有含糊不清的報道,而關於事件的情報更是完全沒被報道。
2014 3月,「Gestalt計劃」啟動 為防止感染白鹽化症候群,啟動「Gestalt計劃」。研究抽出人類靈魂的「Gestalt化」技術。
Gestalt化的人體實驗成功。同一時期,讓Gestalt化的人返回原本身體的實驗也成功了。
5月,繼續對「魔法」的研究 通過魔素,從多元世界吸取能量,「無中生有技術」確立。此後,該技術被稱為「魔法」。
(但是,能夠使用魔法的,僅限於擁有龍的培養組織、得到了跨越分隔多元世界壁障的力量的Gestalt)
11月,利用「魔法」實行「Legion毀滅作戰」 在Gestalt之中,挑選使用魔法能力優秀的進行訓練。開始嘗試與Legion戰鬥,但幾乎以失敗告終。
參加了作戰的Gestalt自我責備過度而精神崩潰。
(他們認為Legion本來是人類,跟靈魂受到干擾的自己境遇相似)
2015 某月,「Gestalt化」未得到普及 Gestalt化技術遭到人類嫌惡,因而處於停滯狀態。
研究本身仍在繼續,進入新階段,研究如何解決Gestalt化靈魂失去肉體的問題。
2016 2月,「Luciferase」完成 抑制白鹽化症候群的藥物「Luciferase」完成。
5月,「Luciferase軍」結成 對經過精選的人投用Luciferase。然後結成軍隊。
軍隊對Legion實行驅逐作戰,取得成功。之後此舉被世界各地仿效。
以殲滅Legion為目的的「第1次十字軍」被派往巴西。在與Legion的交戰中全員壯烈犧牲。
12月,「Hameln機關」開始活動 明確了Luciferase在年輕人群中效果顯著的事實。對身體能力強的孩子優先投藥。
組織「第5次十字軍」,成員幾乎是十幾歲的孩子。
國際組織「Hameln機關」成立,從世界各地挑選身體能力強的孩子,作為戰鬥機器來培育。
2018 「國立兵器研究所」成立 日本國政府要求國際組織Hameln機關強化軍事力量。
「國立兵器研究所」成立(主要目的是製造經由人體實驗而強化的人),進行魔素的基本研究及魔素在兵器上的使用實驗。
研究所的存在被列為機密事項。在政府內的代號為「紫」。
2019 「Legion」與「十字軍」的交戰呈膠著狀態 Legion與十字軍的交戰呈膠著狀態,沒有進一步的成效。
(但是在沒有更好對策的情況下,只能繼續派遣十字軍)
孩子占人口多數的國家在Hameln機關內有更大發言權。
日本經濟變弱,殘存的人多數以九州為中心生活。
2023 貧富差距拉大,世界陷入恐慌 與Legion接二連三的戰鬥,造成全世界貧富懸殊變大,全世界陷入恐慌(世界各地貧民窟增加)。
2025 1月,確立「Replicant化」技術 為Gestalt化的人準備一個「容器」,Gestalt成功地進入該容器。
從Gestalt化人的身體抽取訊息,以此為基礎造出的容器,被稱為「Replicant」。
關於Replicant化的技術,被作為「Gestalt計劃」的一環而繼續研究。
2026 6月,「國立兵器研究所」發生新型兵器暴走事故 在國立兵器研究所研發的「實驗兵器6號」暴走。緊急實行「實驗兵器7號」封印作戰,
明確了魔素對人體實驗造成的危險,研究受挫。研究所規模大幅縮小。
2030 「Legion」的領袖「Red eye」全滅 第13次十字軍隊長在耶路撒冷殺死了統率Legion的最後一隻Red eye。
因為擁有意識的Red eye全滅,Legion的行動失去統一管理。
十字軍隊長在與Red eye的戰鬥中負傷,後死亡。
2031 「白鹽化症候群」繼續蔓延 由於Red eye全滅,Legion物理上的威脅得以排除。然而白鹽化症候群依然在世界各地蔓延。
2032 「Replicant化」技術公開 Gestalt化和Replicant化技術雙雙向一般民眾公開(一部分上流階層人已經Gestalt化,被保護中)。
「Gestalt計劃」進入最終階段 多數人樂觀看待Gestalt化。
把人類Gestalt化,然後製造出Replicant。建立名為「Replicant System」的系統,半永久地重複以上工作。
成功向無意識的Replicant灌輸了討伐Legion和維持Replicant System這兩個活動目的。
Gestalt計劃進入最終階段。把討伐Legion的任務交給Replicant,在怪病從世界上消失之前一直沉睡。
作為Replicant System的管理者、能半永久持續行動的「Android」被配備到世界各地。
Replicant聽從Android的指示,收集魔素。收集的魔素作為Android司祭的原料,在名為「祭」的儀式中放出到異世界。
因為費用高昂,這時候能Gestalt化的只有一部分上流社會人士。
2033 「黑之書計劃」開始 得益於多元世界的技術,成功向書一樣的容器中編入Gestalt。以「黑之書」和「白之書」為首,造出了13本「封印之書」。
利用黑之書和白之書同時起動所產生的巨大能量,讓Gestalt強行回到Replicant之中。此為「黑之書計劃」。
計劃是,當Legion和白鹽化症候群從世界上消失後,利用這個系統,讓Gestalt回到Replicant之中。
2049
2053
Nier(父)和Yonah Gestalt化
Nier(兄)和Yonah Gestalt化
Gestalt化後的靈魂,經過一定時間後,有很大幾率失去自我繼而凶暴化(以下稱為「崩壞體」)。再經過一定時間,必定死亡。
根據分析結果,如要使Gestalt化的靈魂安定,則需要從Gestalt化後仍能維持安定的個體中抽取魔素。
世界凈化機關為了找出安定個體,把「黑之書」的特殊克隆本派給窮人們。增加Gestalt,從中尋找不會崩壞的個體。
(計劃由「Hameln機關」實施)
過著貧窮生活的Nier,為了治好Yonah的病而被騙去參加實驗。然而看到周圍的人相繼變成崩壞體後,感覺到了實驗的危險性,於是逃離Hameln機關的設施。
Nier和Yonah在逃亡中,在新宿的超市裡被崩壞體襲擊。Nier為打開困局,反而主動選擇Gestalt化。
Nier保有了自我意識,Gestalt化成功。
Yonah也因事故而Gestalt化,開始變成崩壞體。
Hameln機關接觸Nier。以「只要冷凍Yonah,1000年後病就會從世界上消失了」來說服Nier。免費讓Yonah冷凍1000年,與之交換的是Nier提供魔素(使Gestalt化的靈魂保持自我的魔素)。
Nier答應世界凈化機關提出的條件,作為「Original Gestalt」提供魔素。
2764 「Replicant」萌發意識 保持系統執行以及持續回收魔素的Replicant,逐漸萌發了意識。
最初是像小孩般的意識,但迅速發展,變成接近大人的思考方式。
3000
前後
「Replicant」形成文化 幾乎全部Replicant都有了意識。與原本的Gestalt人格無關,只受環境影響而成長。
居住的土地已經改變,文化和文明飛速發展(比中世紀稍先進,基本上依靠過去的遺留物生活)。
3276 「Red eye」復活 Replicant進行著世界凈化。就在Legion數量大幅減少時,一個年輕的Replicant闖入了禁地「耶路撒冷」。
年輕人的目的是「讓死去的戀人(Replicant)復活」。如他所願,從最後一個Red eye那白繭般的屍骸中,戀人突然復活了。
復活的戀人有一雙紅眼,幾乎失去了自我意識,以壓倒性的力量把年輕人當場殺死。此後,作為新的Red eye統領Legion。
3287 「Legion」被殲滅 因為Red eye復活,Legion再次成為威脅。Replicant一直守護的世界瀕臨滅亡。
某個Android和4個Replicant一起挑戰Red eye,後者戰敗。消滅全部Legion,把魔素歸還到異世界。確認世界被凈化。
3288 Gestalt化的人蘇醒 由於世界得到凈化,Gestalt覺醒。但是產生了自我意識的Replicant把他們稱為「魔物」,視為要奪走自己的肉體的敵人。
Replicant和Gestalt的交戰開始(在Android支配力量教強的一部分地方,Replicant聽從了接受Gestalt的指示,後者成功變回人類)。
3300
前後
Replicant和Gestalt形成對立 Gestalt為了返回Replicant的身體,把希望放在黑之書計劃中的「復活儀式」上。
在此期間,即使吸收了Nier的魔素,Gestalt中也開始出現凶暴化崩壞體。
這時,1000多年來持續提供魔素的Gestalt Nier開始發覺到如此下去Yonah不會復活的事實。
3361
3465
Replicant Nier(父)得到白之書
Replicant Nier(兄)得到白之書
Gestalt Nier為了讓Yonah回歸Replicant的肉體,取得了原始的黑之書。
「Android」Devola和Popola,按照「世界凈化機關」設定的程式,認定Gestalt Nier是Gestalt的救世主,給予其輔助。
在Devola和Popola的引導下,「Replicant Nier」得到白之書。Devola和Popola讓他收集「Sealed Verses」,通過與黑之書融合來實現黑之書計劃。
Gestalt Nier不再相信黑之書計劃,強奪Replicant Yonah,打算讓Gestalt Yonah和自己分別回歸Replicant的身體。
在「魔王之城」,Replicant Nier與Gestalt Nier正面交鋒。Replicant Nier擊敗Gestalt Nier,也因為Gestalt Yonah自願消失,Replicant Yonah得以恢復意識。
作為Original Gestalt的Gestalt Nier死亡,Gestalt計劃不得不停頓。人類滅亡在所難免。

「Gestalt計劃」的失敗及今後世界的走向

雖然存在若干不安定因素,但「Gestalt計劃」仍算進行順利。但是,「Gestalt的崩壞體化」這樣的致命缺陷,加上「Replicant產生意識」這樣的偶然,就註定了計劃會失敗。因為「Original Gestalt」的Gestalt Nier死亡,所有「Gestalt」都將變成崩壞體,死亡在所難免。「Replicant」沒有生殖機能,肉體再生必須依靠複製Gestalt的數據。也可以確定他們將在這一世代消失。殺死了Gestalt Nier的Replicant Nier把世界毀滅和Yonah放在了天秤上,不知道他是否明白選擇了Yonah最終會帶來什麼後果。但是,只要新的Original Gestalt一天不出現,人類就逃不過在不遠的未來滅絕的命運。

「崩壞體」

Gestalt化的靈魂經過一定時間就會精神崩壞,暴走。然後變成崩壞體,攻擊Replicant。要阻止其變成崩壞體,就必須持續注入Gestalt化後仍保留自我意識的「Original Gestalt」的魔素。在世界凈化機關的計劃下,判明了Nier擁有這種特異魔素。Nier為了保護要變成崩壞體的Yonah,與世界凈化機關交易,把自身的魔素提供給其餘的Gestalt。然而經過了1000年,感覺到Yonah不會因此而得救,他對計劃產生了懷疑,開始獨自行動。同時,吸收了Nier魔素的Gestalt也開始崩壞化,Gestalt計劃發生了意料之外的錯誤。Devola和Popola推測,Nier的思想變化加快了Gestalt的崩壞體化。於是提早發動「黑之書計劃」,讓Gestalt和Replicant儘快融合。然而,根據另一說法,是負責Gestalt計劃的程式員的故意失誤造成了錯誤發生(他認為應該由Replicant來統治世界)。

「Replicant System」

從Gestalt化人類的肉體抽取數據,以此為基礎製造出與本體擁有相同機能的容器「Replicant」。該系統指揮擬似人格管理這些容器。Gestalt進入Replicant裡面就能變回人類。最初,擬似人格並沒有自主意識。然而,在「死亡後抽取Gestalt的數據,然後復活」這樣的輪迴中,突然萌發了自我意識。再者,侵蝕Replicant的「黑文病」會在Gestalt變成「崩壞體」時發病,也是計算外的錯誤。

來源:gamersky

更多《尼爾 自動人形》實用攻略:

玩家討論版